阿根廷的法國菜廚師和他的中國經書(圖)


【明慧網2006年4月21日】埃克索﹒保吉亞(Axel Borgia)今年26歲,是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愛利斯一家五星級旅館餐飲部的法菜廚師。埃克索長得清瘦修長,乍看起來,實在不像一個廚師,因為在一般人的印象裏,大廚都是圓圓的、胖胖的,像他這麼瘦的廚師好像不太符合職業的「規範」,或者說是我們一般人認為的規範。但埃克索確實是一個非常優秀的廚師,法國菜、意大利菜,當然還有阿根廷菜,他都非常的拿手。

高精度圖片
埃克索﹒保吉亞在自家的廚房裏小試牛刀

採訪這個阿根廷年輕人的緣由,還不是他烹調的蝸牛或者奶油菜花有多麼好吃,而是一個華人朋友的介紹。把他介紹給我的朋友告訴說,這個年輕人跟中國極其有緣,別看他不講中文,也聽不懂漢語,但他可以捧著厚厚的中文經書看上幾個小時,還全部都看懂了,你說奇不奇?友人囑咐說一定要把他的故事好好寫一寫,告訴全世界的華人。

高精度圖片
埃克索﹒保吉亞在煉法輪功

埃克索全家都是土生土長的布宜諾斯愛利斯人,爸爸是工業工程師,媽媽是計算機工程師兼網絡技術經理。他還有一個妹妹,是英語和意大利語的教師。埃克索一家都在天主教的家庭環境中長大,他上的是天主教的小學、天主教的中學,大學在阿根廷的國家科技大學,學的是父親的專業 - 工業工程。

讀啊讀,等埃克索讀到大學三年級的時候,他突然發現自己並不是非常的喜歡工程學,他倒是對美食烹調突然發生了強烈的興趣,於是他就轉學烹飪。他把工程學的嚴謹和鑽研轉移到了烹飪學校,又讀了兩年,就畢業了。學而有成的埃克索學會了阿根廷菜、法國菜和意大利菜,包括主菜、甜食等一整套手藝。這其中他最喜歡做、也最拿手的是法國菜。

我問他說,我們一般人只管在酒店裏吃飯,從來沒多想想那飯菜是怎麼來的,那酒店裏的廚房到底是怎麼運作的呢?埃克索說,他們的餐館隸屬於旅館,總負責的是一個行政總廚,還有一個副總廚協助工作,下面就指揮著他們五、六個大廚。廚師們分兩隊、有兩個大廚房,一個是甜食廚房,一個是主菜(Entree)廚房。客人的訂單來了,他們就做菜就是了。筆者問到,他試不試他做出的菜餚呢?他認真的說,試的,每做一個菜他都試吃一點,以保證味道不走樣。我說,那你一天下來是不是都吃飽了,不用再吃飯了。他笑了笑,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

阿根廷是一個非常自由自在、優哉游哉的國度。作為一個廚師,有一個蠻好的、旱澇保收的工作,埃克索的生活也在悠閒之中帶有豐富的色彩。他們的酒店最主要的業務,就是一些特別活動,比方婚禮、宴會之類的。所以他一般每天不用很早上班,中午去就可以了。以前,他的一天通常是這樣過的:早上起來,約朋友們去電影院、舞廳玩,找找女孩子。過午以後,就去幹他的工作直到晚上。他喜歡他的工作,可以說非常的喜歡,覺的很有意思。工作之外,埃克索也沒有甚麼其它的業餘愛好。對遙遠的中國,他基本上覺得就是在另外一個星球上。沒想到,「另外一個星球」上的中國和中國文化,有一天突然跟他結下了不淺的緣份。

故事還是從他當年的女朋友說起。幾年前,埃克索的女友去了布宜諾斯愛利斯的一個公園,看到裏面有人教太極,要收錢的;也有人教法輪功,是免費的,她就學了法輪功。2001年的一天,女友叫埃克索也去公園學功,他卻不是很想去。但是呢,他心裏有一種感覺,這種感覺在告訴他,你要去、一定要去。結果他就不太情願的跟著女朋友去了。

第一天跟女友去公園,到了煉功點上,埃克索就在旁邊站著,靜靜的觀察著,看著女友和其他一群人在煉這種來自中國的功法。第一天過去了,他甚麼都沒有做,就這麼看了一天。

第二天,他又去了,跟輔導員說他也要學功。輔導員就開始教他,他很快就學會了五套功法。然後他跟輔導員談了許久,談著談著,他猛然意識到,這就是他要找的東西,是他已經找了很久都沒有找到的東西。

埃克索讀的中國經書,就是《轉法輪》,那本指導全世界70多個國家和地區法輪功學員修煉的書。幾年下來,埃克索已經熟讀了《轉法輪》的西班牙文版,但他就是想讀原版的《轉法輪》。開始學西班牙語文本時,他就有一種十分強烈的感覺,想讀中文的經文原文,因為他覺得那樣比較自然。

他的這一念頭一出,奇妙的事情就發生了。埃克索的啟蒙中文教育呢,就是一個中國學員帶他讀了《轉法輪》的前言 - 「論語」,然後教了他《轉法輪》第一講、第一段的標題「真正往高層次上帶人」。就這些了,三頁書不到,這就是埃克索「中文教育」的全部。連教他的中國學員也沒有想到,他自己居然就這樣繼續讀了下去,一直讀完了全部300多頁的全書。

看著我半信半疑的樣子,他解釋說,其實也不那麼難。有時他用計算機上的字典來幫助自己。讀不出來的時候,他就回想他讀過的西班牙語的譯文。就這樣,他發現他可以讀下去了,也完全能理解了。他就這樣讀了起來。現在,閱讀中文的《轉法輪》是他每天的必修課,他反而覺得讀西班牙語的《轉法輪》好像不是那麼自然了。但直到今天,他仍然不會說漢語,也聽不懂漢語,也看不懂《轉法輪》以外的其它中文書刊。

我問他,以他家族天主教的背景,對於法輪功這樣東方的修煉,能夠接受嗎?他回答說,非常容易,他覺得書中的教誨非常熟悉,他也根本不需要理解中國文化才能理解這本書。

埃克索剛開始修煉,就將其當作一件非常嚴肅的事情,一些超自然的現象也發生在他的身上。那次,他去墨西哥抗議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在中領館前發正念時,忽然覺得自己的元神離體,順著走廊飛進中領館去了,在四處尋找、清除邪惡的勢力。還有一次,他在打坐時,看見一個中國人穿著古老的裝束,留著古裝戲裏一樣的鬍子,穿著棕色的褲子,在他面前盤腿打坐。等他打坐結束後,睜開眼睛,發現他前面有一個同修,也穿著一樣的棕色褲子,但他卻是一個阿根廷學員。修煉的玄妙無比,埃克索說,真是無以言狀。

埃克索還說,煉功以前,他總是感到困,每天睡覺要10小時。現在呢,每天睡3-4小時,最多也就5-6個小時,還感覺精力充沛、能量很強。另外,雖然出身於天主教的家庭,他覺得現在對耶穌基督、基督教、天主教的理解反而更加清晰、深刻了,這也是他原來所沒有想到的。

在布宜諾斯愛利斯的中國城,在包子攤、禮品店、中國鞋帽之間穿行的埃克索,就是想跟中國人說,法輪功非常好,他是神給中國人和世界人民的禮物,中國人有那樣得天獨厚的優勢首先擁有了他,應該格外珍惜,應該知道真相。埃克索看著我,藍藍的眼睛裏透著純真,「請告訴全世界的中國人,請睜開您的眼睛吧。」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