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在白馬壟勞教所慘遭迫害 母親向國際社會求救

【明慧網2006年4月2日】(明慧記者李靜菲採訪報導)54歲的毛香桃因女兒劉丹被非法關押在白馬壟勞教所,近日和湖南省上千名法輪功修煉者家屬一道,聯名寫信給聯合國,請求國際社會幫助制止中共邪黨暴政下的白馬壟女子勞教所的暴行,無條件釋放所有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大法修煉者。

2005年5月下旬,湖南省岳陽市法輪大法弟子28歲的劉丹在株洲外出時,向當地人發法輪功真相資料,遭到株洲市蘆淞公安分局非法抓捕,當時和她在一起的丈夫也被抓。半個月以後,蘆淞公安分局沒有任何法律程序就把劉丹送到株洲市白馬壟女子勞教所。剛剛結婚不到半年的劉丹和丈夫分別被判三年和兩年半勞教。

劉丹的家人聞訊趕到蘆淞公安分局,才知道劉丹已被送到勞教所,他們質問公安分局為甚麼家人沒有收到判決書,為甚麼不履行法律程序,公安分局才給他們出了份判決書。

劉丹的母親54歲的毛香桃起初每個月都去白馬壟勞教所看劉丹。後來長達四、五個月不讓家屬探視。

她們每次見面時間只有一個小時,毛香桃聽劉丹講述了她在勞教所裏的一些受迫害的經歷:長期不讓睡覺,長時間罰站,兩隻腳腫的很厲害,還遭到毆打,被灌麻醉藥物,曾經被折磨的暈倒。後來,她被扒光衣服,用刷子刷遍全身上下,鮮血直流,還出現了肺炎症狀,高燒20天不退。

毛香桃說,「劉丹只是煉功祛病健身,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沒有犯任何罪。」

據劉丹的母親毛香桃說,劉丹從小體弱,在修煉法輪功以前被腎病折磨得全身浮腫,經常從鄉下到岳陽市治病,一去就是半個月、一個月。後來由於身體不好,不得不放棄了繼續求學的機會。

自從1997年劉丹開始修煉法輪功以來,所有的病症不翼而飛,這些年來劉丹從來都沒吃過藥。毛香桃說,周圍的人都從劉丹身體的變化看到了法輪大法的神奇。

談到女兒的為人,毛香桃說,「劉丹學了法輪功,嚴格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所有跟她打過交道的人都說她是個很好的女孩。」

自從1999年江氏邪惡集團迫害法輪功以來,很多人受中共的謊言矇蔽,不明法輪功真相,劉丹堅持向世人發法輪功真相資料,她說法輪功好,她要告訴不明真相的人,她要救人。

毛香桃說,「白馬壟勞教所這樣整她,整的她很苦,我很擔心,我在國內沒有辦法幫助她,現在唯一希望只能向國際社會求救,幫助營救劉丹。」

2005年9月1日,毛香桃和湖南省法輪功學員家屬共535人聯名寫信給國際人權組織,揭露發生在白馬壟女子勞教所對法輪功修煉人的迫害。今年3月,又有一些法輪功學員的家屬加入進來,共計1072人聯名致信聯合國,再次向國際社會求救。呼籲全社會來譴責、抵制、制止在中共邪黨暴政下的白馬壟女子勞教所的暴行,並要求無條件釋放所有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大法修煉者。

他們在公開信中說,「我們的親人,原來絕大多數患有多種疾病,修煉了法輪功後,普遍的都身心健康。中共邪黨要‘教育轉化’她們,把她們綁架到勞教所。面對殘酷的迫害,她們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以難以想像的大善大忍之心向暴徒們講真相,結果招來了棍棒錘,打耳光,搧嘴巴,拽著頭髮往牆上地上撞,打得皮開肉綻鼻青臉腫頭部變形。用火燒,用電棍電得皮焦肉爛。手指甲插鋼針,坐丁字椅、老虎凳,站四寸小板凳,晝夜吊銬成幾十種姿勢,一吊銬連續就是數十天。夏天40度的烈日曝曬,冬天赤腳站在廁所的水泥地上。野蠻灌食,撬掉牙齒撕爛嘴,用吸管捅爛氣管搞爛肺。私設密室,布滿張牙舞爪的爛鬼惡怪來恐嚇……真是罄竹難書。」

據這些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家屬說,「白馬壟勞教所從2001年以來,連年被評為迫害法輪功的所謂的‘先進文明單位’。原中共邪黨黨魁江澤民下撥數千萬給勞教所蓋起了數棟樓房供惡警辦公住宿,又像刺激動物一樣規定:‘轉化’一個法輪功學員獎勞教所一萬元,勞教所再從中拿出一千元獎勵給迫害修煉者最厲害的惡警。

惡警們踏著修煉者的累累血痕加官進爵,惡黨對最狠的惡棍還另加獎勵出國遊玩。惡警們為了滿足自己的私慾徹底沖毀了做人的最低底線,已經人性全無。白馬壟勞教所的惡警們經常說,‘用不著打死,就是打得生不如死才是恰到好處。’」

明慧網報導,自2001年以來,至少12名法輪功學員被白馬壟勞教所迫害致死,至少300多人遭受毒打、吊銬、老虎凳、強迫灌食、注射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等折磨,致使100多人精神失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