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輪迴我是誰?


【明慧網2006年4月2日】如果我註定要在千年輪迴中沉淪,那數千年輪迴中的人還是我嗎?我生生苦苦追求、世世癡癡等待的真情,為甚麼一次又一次對我造成傷害?多少個夜深人靜時我無語問蒼天。我渴望父母疼愛,卻自幼父母離異,使幼小的心靈飽受寄人籬下、厭惡多嫌的傷害,冷箭暗算;我渴望朋友肝膽相照,最知心的朋友卻對你背後插刀;我渴望夫妻恩愛,白頭到老,卻誰知……。我的心千瘡百孔,我恨自己卻又無能為力,老天爺,為甚麼你慷慨地給了我一顆多情而又善感的心,卻又吝嗇地收回了我渴望的真情。我祈求上蒼告訴我為甚麼?

直到有一天我走進大法中修煉,我才明白了人生的真諦──吃盡世上萬般苦,只為今天得法度。

一、紅顏禍水──春秋戰國一皇妃的悲慘命運

春秋戰國時期,我是一個小國國王的愛妃,在一次慶功宴上被當時的護國大將軍看到,宴會後護國大將軍多次糾纏都被我巧言拒絕。惱羞成怒的大將軍一氣之下投敵叛國,帶領敵國的軍隊兵臨城下。我和國王站在城牆上視察軍情,護國大將軍威脅國王讓出王妃,否則片甲不存、血洗王城。夫妻情深的國王決不退讓,下令死守。最後還是城破、國亡。國亡後的我,隨著國王的死亡也心如死水了。我一個人逃到了深山中,開始了我青燈古佛孤苦伶仃的修煉生涯。

二、唐朝結緣

在太平盛世的貞觀之治期間,我、丈夫、兒子我們一家三口從印度來到大唐長安。我的名字叫輪度,因不能生育過繼了夫家的姪子為子,當時我的丈夫在皇宮太醫院任太醫官。若干年後,丈夫病重,想念當朝的聖上。我受丈夫囑託,來到皇宮,拜見了當朝太宗皇帝李世民。當得知我也是從印度來到東土大唐時,唐太宗哈哈大笑說:「我當皇帝不是目的,我是為了埋線,埋緣份這根線。」

三、未婚夫落發出家

大概是在宋朝的時候,我出生江浙一帶。從小訂下娃娃親的未婚夫因父母雙亡而家道敗落。員外父親聽說後就把他接回家中廂房讀書,以備來年應考。

從小喜讀佛經、一心向佛的未婚夫有一天被窗外木魚聲吸引,然後打開房門隨著木魚聲進入寺院落發出家。

得知情由的我穿街過巷,滿世界的尋找,只要有寺院的地方,就有我的身影。幾個月過去了,鞋子破了,頭髮亂了,臉黑了,終於在杭州城外的一個寺院附近我看到了做和尚的未婚夫。

我一路緊跟來到寺院門口,大門「叭」的一聲關上了。我在門外拍門大哭,懇求住持開門一見。半天後一個大和尚打開大門,告訴我寺中並無此人。我說我親眼見他進的這個門,你讓他出來見見我,他肯定會跟我回家的。和尚見勸說無效,怒道:「你一個大姑娘家,滿街亂跑找男人,你還知不知道羞恥?要不要臉面?你看看你現在的樣子,實話告訴你,他是在寺院中,但是他就是不願見你,你快走吧。」

滿腹心酸和委屈,又遇上和尚的一番羞辱,到家後的當天,我就用三尺白綾結束了自己年輕的生命。

四、道台府中的二夫人

明朝年間,我出生在一個清貧的秀才家中。十七、八歲的時候被當地道台大人看中美貌,娶回家中作了二房夫人。

嫁入道台府後得知,大夫人婚後二十年來未育,又生性刁鑽、毒辣。僕人們做錯事時,輕者破口大罵,重者棍棒毒打,所以我在府中也如履薄冰,謹小慎微,一時倒也相安無事。但看到身邊的僕人遭受委屈、生活有困難時,我總是私下好言寬慰、拿出私房錢幫助他們渡過難關。

一年多後,我懷上身孕,老年無子的道台驚喜萬分,對我倍加寵愛。使得大夫人記恨在心,無後為大的古訓為我遭來了殺身之禍。懷孕七個多月時,道台大人到外地辦案,害怕母以子貴的大夫人就命令僕人下毒藥害死我。手捧藥碗的僕人看到我沉重的身子想起了我對他重病母親的多次幫助,一時心軟,告訴了我實情。

大驚失聲的我雙腿跪地,淚流滿面地苦苦哀求讓他想方設法放我一條生路,並承諾遠離道台府,奔走他鄉,保證不讓道台大人和大夫人知道我的蹤跡。經過再三苦苦哀求,好心的僕人用蒙汗藥換下了毒藥。我喝下了蒙汗藥裝死被僕人送出了道台府。

不知過了多久,一陣震耳欲聾的雷聲和巨痛使昏迷中的我醒了過來。九死一生的我在城外亂草墳中早產了。在電閃雷鳴、風雨交加中,我懷抱一個多月的早產兒離開了家鄉。

五、民國初年──沖喜小姐的陪嫁丫頭

在山西某地,病危的新郎沒有因新婚的喜慶留住性命,沖喜未成的小姐成了年輕的寡婦。與小姐情同手足的我作為陪嫁丫頭成了小姐的管家。

一晃兩年過去了,家庭富裕、年輕貌美的小姐被鎮上做糧食生意的米行老闆看上。米行老闆40多歲,老婆死後留下一對兒女。因年齡相差二十多歲,老闆多次提親被小姐嚴厲拒絕。提親不成決定硬搶。在一個漆黑的夜晚,破門而入的糧食老闆手舉大刀,對身後的無賴揚言,他只要一人,家中的金銀、丫頭、家私,誰搶著誰得。一時間人喊馬叫雞飛狗跳,慌忙中小姐打通了軍官表哥的求救電話。

假扮小姐的我衝出家門,打鬥中身上多處被刀砍傷。我忍痛向前狂奔。終因失血過多我昏死過去。三天後我在一個破舊的寺院中醒來。我抓把香灰按在傷口上。

在返家途中,聽路人講我心儀的戀人聽說我已死亡而投河自盡。站在戀人死亡的小橋上,我也萌生死意,殉情而死。

六、任勞任怨的老奶奶

當我兒子呱呱落地的時候,正是婆家多事之秋,婆婆要帶二弟的女兒,還要張羅三弟的婚事、五妹的學習。產假快要結束了,忙得腰酸背痛的我正在為無人看孩子發愁的時候,73歲的小腳婆奶奶來到了我家。

時光流逝,轉眼六年過去了,文弱的兒子被老奶奶照顧的活潑可愛。面對任勞任怨、無私付出的老奶奶我的心中充滿了感激之情,我不知該如何去回報她。我每天都在感恩中渡過。97年的一天,經師父點化,我終於明白了我與婆奶奶的因果關係──

在許久以前,多年守寡的我終於將三個兒子養大成人。大兒子是木材經銷商,長年在外奔波勞累,掙得萬貫家業;二兒子飽讀詩書,在京城翰林院作翰林;三兒子考取功名,千里外為官。我一個頭髮花白的寡居老嫗跟著長媳一起生活。因年邁體弱兒媳對我日漸生厭,加之大兒子長年在外做生意不在家,最後兒媳將我趕到一個久無人住、四下透風的小木屋中。吃飯是從門口送過來一碗。此事被回老家辦事的二兒子發現時,正是雪花紛飛的冬天,當身穿貂皮大衣的兒子用顫抖的手翻開千瘡百孔的破棉絮時,看到的是鋪著薄稻草下露著木頭的光板床和凍得渾身發抖的老母親。氣憤的三兄弟最後一致同意老大休妻。

被休的長媳跪在我房門外哀求我饒恕她的罪過,讓我勸兒子收回成命,如果她被休掉,她也沒臉再活人世,並發誓以後一定痛改前非,好好對我,今生報答不盡,下生當牛做馬來年報答。三天三夜後,我打開房門,扶起兒媳,讓兒子燒掉了休書。故事中的長媳就是我今生的婆奶奶。

此外,在輪迴轉世中,我十多世為僧為尼,一世為印地安女酋長,倍感親切的女同修是我前世的親手足,言語中肯的老年男同修竟是我許多世的老丈夫,上文提到的唐朝太醫官和姪子是我今世的丈夫和兒子,出家的未婚夫、兇惡的米行老闆和青梅竹馬的戀人是我今世的同修。現在看來真是一場戲呀。那樣的癡迷,為情生,為情死,現在看來真是可笑。

輪迴轉世數千年,情癡癡情苦難言。
歷盡紅塵萬般苦,只為等待法來度。
今朝得法破心結,方知一切都是緣。
苦海無邊意志堅。斬斷情絲出凡度。
發誓助師世間行,修己度人了大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