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冀東監獄迫害大法學員的種種手段


【明慧網2006年4月15日】我是河北一名大法弟子,98年得法修煉。在99年7.20迫害開始後,被江氏流氓集團綁架到河北省冀東監獄進行迫害。現在我拿起筆來,如實的揭露大法學員在冀東監獄遭受的種種迫害(這只是我所知道的部份情況)

一、關禁閉

幾天幾夜不間斷的折磨,身心受到嚴重的摧殘。所有的學員被非法關進監獄後,惡警不間斷的找學員「談話」、施壓、和洗腦,給學員灌輸中共流氓集團蓄意編造的種種謊言。過一段時間後,一看達不到它們的企圖,就撕下偽裝,露出猙獰的面目,強行將學員關進禁閉室(在監獄裏,只有罪犯在嚴重違反了監規紀律的情況下才關禁閉室)。夏天遭受悶熱、潮濕、蚊蟲的叮咬;冬天遭受凜冽寒風的侵襲,無任何取暖設備。在禁閉室,它們強迫大法學員學念誣陷、誹謗大法的黑材料,稍有不從,惡警就指使罪犯對大法學員進行毆打。

如被非法關押在冀東監獄二支隊的大法學員張強,就被二支隊獄偵科副科長陳開強行關進禁閉室,因張強不放棄信仰,陳開就指使罪犯馬俊等人對張強拳打腳踢。另外,它們幾天幾夜都不讓學員睡覺,我知道最長的四天四夜不讓學員睡覺。而所有的這一切卑鄙行徑,最終目的就是要摧毀學員的修煉意志,放棄修煉,背離大法。

二、身體上折磨大法學員

有些惡警對於堅信大法,不配合邪惡要求的學員,就安排他們幹最重最累的活,從身體上折磨大法學員,藉此發洩自己的私憤。

三、限制大法學員交談

眾所周知,說話是人的最基本權利,就如同呼吸空氣一樣。但是在冀東監獄普遍存在著惡警不讓大法學員和其他人交談的情況,就是一些家常話,它們也不允許說。當問及它們理由時,回答是:「這是上邊規定的。」

四、接見、通訊、通信受到嚴格限制

從根本上講,邪惡搞的這場從上到下的對大法修煉者的迫害決對是非法的。是大法及大法弟子不承認的,是見不得人的,也是最怕曝光的。作為在監獄被迫害的大法學員,他們已經被非法剝奪了人身自由。但實際情況遠不止如此,惡警為了達到它們毀掉大法學員的目地,不讓學員接收到任何外界信息,尤其是關於大法修煉方面的信息。為此,它們就採取了對堅持信仰的學員不讓接見親屬,或縮短接見時間,限制談話內容等無賴手段。

同時,它們也非法剝奪了學員與親屬電話交談的權利,那些真正的罪犯們隨時都可以打電話與親屬交談,而對於被迫害的大法學員,它們卻常常以各種藉口不讓學員給親屬打電話。另外,更為惡劣的是,它們經常無辜扣壓大法學員給家屬的信或家屬寫來的信,儘管信中並沒有發現它們所禁忌的話語,並且扣壓了信件也不承認。

五、從外邊找來猶大誤導、欺騙學員

惡警為了達到從根本上摧毀學員對大法的正信正念,它們不但開辦各種洗腦班,給學員灌輸各種毒素,同時它們還從外邊找來幾個過去是學員後來成為猶大的人。這些人抓住學員渴求學到師父經文、講法的心理,斷章取義大法內容。由於學員看不到師父完整的講法,再加上他們刻意的邪悟引導,致使不少學員一時也邪悟了,背離了大法,辜負了師父的慈悲苦度。儘管這些人有的後來又從新回到大法中來了,但畢竟給大法造成了很大損失。而這些猶大起到的都是惡警想起都起不到的作用。

也許有人要問:「惡人究竟要把大法學員‘轉化’到哪兒呢?答案是:要把學員轉化到抽煙、喝酒、說髒話、舉止不端上去。可想而知,順從惡人將會走向多麼可怕的深淵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