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及網路講真相的體會


【明慧網2006年4月15日】先前在各處證實法的過程中,有許多讓人印象深刻的小插曲,提出來讓同修參考。

*曼哈頓證實法

我今年五十多歲了,是屬於甚麼外國語言都不會說的人,但我抱著一顆為世人好的心去海外洪法;來到紐約曼哈頓後,我們小組出去街頭派發傳單時,我自然是得心應手的踴躍派發。而當時同行中有一位一樣來自台灣,在大學院校擔當教授職務的同修,他是負責幫忙安排人力調度的小組長,他看我的年齡跟知識程度後,就主張要我將大法資料交給另一位會說英文的同修去派發,而我只要負責拿展板就可以了。

我知道不管在那個位置都是一樣的,所以我聽從了這個安排去拿展板,並在舉展板時高密度的發著正念。這樣一兩次之後,那位教授同修發現大法資料散發的不如預期,於是又要我再回去發送資料看看,我很樂意如此,資料也就在我手中篇篇轉交到有緣人的手裏。

有一位外國年輕人,他拿了我的資料之後滿臉笑容的蹲下來學我在街邊發資料的樣子,因為他把我學的又矮又胖又跑動著遞發傳單的樣子實在太逗趣了,還引發了路人一陣大笑。一位外國老太太,她非常的堅持一定要拿五十美元幫助我們,我們一直不拿,她就硬塞,最後我們送她大法弟子摺的小蓮花,還跟她比手畫腳的溝通我們不能拿錢的立場之後,她最後是高興滿足的離開了。

到了傍晚我發的很快,因此起了歡喜心,眼看著我先生懷抱中的資料還是很多,我乾脆將它們全部接手過來自己發,就這樣大量的資料放在我胸口,要供未來一星期乘坐用的地鐵卡給壓壞了。那天渾然不覺的我就這樣到了車站,眼看每個同修都進站了,我的地鐵卡卻屢刷不過,弄到最後只剩下我一個人還在外邊,進站的同修中有一位組長要我自己過去機器那邊再買一張,她在裏面用說的,我在外面想辦法操作,也因為完全不明瞭那些英文標示,難免有點忐忑緊張……幸虧到了後來,還是順利辦好了。

這件事情喚醒了我,大家今天都經過地鐵「過關」了,可是我並沒有。大法弟子人人都有他自己的責任與使命,人人也都有他自己的學習與領悟;然而今天我卻因為發資料而升起了歡喜心,這是甚麼心態啊。難怪我沒有「過關」呀!

後來有個機會,與那位教授同修一起坐在地鐵站裏休息,因此得以交流。也因為這些日子以來大家相處的比較熟了,所以我們彼此互吐心聲;當我感慨的提到有一位台灣同修曾經到中國大陸參加師尊親自授課的學習班,當時卻遭到一位同修直指出來:「你怎麼幾年來也沒有提高?豈不是白修了?」一時,這位教授同修好像受到了很大的震動;他仿佛突然明白了甚麼事情一般,之後,再見到我們這些「歐巴桑」型的同修時,真是前後判若兩人,態度變的處處謙遜有禮,似乎一下子就提高上去了。

*撿到美金一萬元*

在我返回台北的客機上,我竟撿到了一萬元美金;說真的,今天如果不是因為有大法的法理指導我的修煉,那麼這中間的過程跟結果,可能就截然不同了。

那趟航程我在洗手間的地板上看到一包用塑膠袋套住的東西,我一看這東西包的嚴實,恐怕不是尋常的重要物品……當時我並沒有拆開,只在心裏猜測著有可能是毒品之類的,於是我就伸手將那包東西撿起,並直接置入廁所的垃圾桶裏。等回座後我也沒多想,……不久時間後,我注意到我們前排有一位大約中年的白人婦女正在哭泣,只見她來來回回的走了四、五趟走道,都一臉焦急哭喪的樣子,後來她走回自己的位子,哭著跟她同座的人說她掉了錢,我當然不知道她在哭些甚麼。

又過了一會兒,機長開始廣播這件事,而空服員也開始很認真的來幫她搜索起走道,這時我才從廣播內容中明白發生了甚麼事;也終於反應過來,原來在廁所裏撿到的那一包「白粉」,……恐怕就是這位女士所遺失的美金了。……我看她哭成那樣,心裏想說我是大法弟子,撿到東西沒有打開看就隨意處置,而且又反應很慢,覺得心裏很過意不去;所以我直接跟空服員說明了這件事,並請他們處理。後來這筆錢失而復得,那女士的眼淚卻反而更多,尤其對方的先生一再的上來跟我握手、敬禮、道謝不已,……我真的覺得很不好意思,只好請空服員再度幫我轉達歉意──我說:「真是很對不起,因為我的處置不當跟反應慢,而讓你哭泣了這麼久。」

*退黨中心講真相

由於我曾經是一位長年氣喘、貧血、高血壓、心絞痛、子宮肌瘤及嚴重乳癌病患,也就是大家所說的危重病人,一個命在旦夕的人。今天我能夠健康無病的自在修煉,我比誰都知道師尊幫我做了甚麼,不論有形或無形的,我看的到或我看不到的,我都知道師尊為了度我,幫我在各個空間善解了不知多少的冤業……

經過在大法中的實修,我真實體會到這是一個多麼殊勝的正法大道,可是面對千萬受中共謊言毒害的大陸同胞的毀謗、不理解,我是打從心裏為他們著急。如果他們能夠知道法輪大法的真相,說不定也能像我一樣,從中重建身心,改變他們的人生。

為了這個願望,得法一年多時,我開始去學電腦聊天方法。因為我基礎不好,甚麼都不懂,眼看當時電腦班裏其他一整個梯次的人都會了,卻只有我不會,我就是記不住也不明白到底要按哪個鍵,實在讓我苦惱。……但我有問題就問,絕不放棄學習,漸漸的漸漸的……我也會上網路講真相了!前兩年我只要一提到「法輪功好」就會被網民罵的很慘,而現在則是網友常常在了解真相之後,都自發的想退出共黨組織。我在退黨中心當義工時,甚至還遇到一位為了感謝我幫他連結上退黨登記的網站,堅持要送我一百元人民幣當謝禮的網友。(後來就解釋給他了解,為何我們是純義務的原因)

尤其是現在的正法情勢一直在加速的往前推進,既然我們有這樣殊勝的機會得到這樣的宇宙大法,我真的覺的得到大法不容易,就要堅持修煉下去!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