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學善被迫害致死一年,曝光更多迫害事實(圖)


程學善
【明慧網2006年4月13日】2005年4月5日,黑龍江省同江市金川鄉金川村大法弟子程學善,在散發真相資料時被撫遠縣濃橋鄉惡警非法抓捕。7天後的4月12日,被撫遠縣公安局看守所惡警酷刑迫害致死。在程學善被迫害致死一年之際,我們了解到程學善在此期間被迫害的情況,在這裏給邪惡之徒曝光,驚醒世人。

程學善,男,1940年11月9日生人,原籍山東沂南縣庫溝鄉程家村。1996年底開始修煉法輪大法,99年以後曾多次被非法關押,還曾勞教一年,關押在佳木斯勞教所。

*堅修大法 屢遭邪惡迫害

程學善是金川村普通農民,原籍山東沂南,1958年考入沂水師範學校,1960年畢業參加工作,文革期間被打成右派,後來的幾年中生活貧困,1972年被迫離家來到黑龍江。1976年搬到同江市樂業鎮萬發二隊,在村學校任教。1979年在同江東四鄉的金川綜合廠工作。後來養過蜜蜂、當過瓦匠、生活中經歷許多坎坷。生活中的程學善是一個道德品質高尚,工作認真負責的人。從不幹有損良心的事,每當發生矛盾爭執不下時,都是因為堅持真理不屈從對方。總是以理服人,同情弱者,心直口快,多是被人欺負,還被人指責不識時務。在個人利益受到損失時經常感嘆人生苦多,活的很累,一直想尋求人生解脫的真理。幾經周折,1996年底開始修煉法輪大法。

程學善修煉法輪功,煉功一上來就雙盤腿。疼的滿頭大汗也是堅持,心性上嚴格用大法衡量自己。還引導自己的家人修煉法輪功。不僅身心健康了,家庭更和睦了。到1999年冬天以後,程學善和他的長子被非法關押在同江看守所。還有程學善的妻子也曾兩次被非法關押。多次被抄家,很多大法書籍,錄音機、放像機、講法帶、煉功帶等被抄走。

在同江市看守所,一名潘姓所長誹謗大法,說撫遠看守所所長的愛人,煉穿牆壁等,程學善當面揭露謊言,被潘所長帶上48斤重的鐵鐐和手捧。上下連著直不起腰,一直帶此刑具58天。在惡黨召開的公審大會上,程學善和幾個大法弟子在走廊一邊走一邊大聲喊:法輪大法好。被潘所長左右打耳光,被上大刑。第三次把程學善送往佳木斯勞教所,在同江方面的賄賂下,佳木斯勞教所才把程學善和其他幾位法輪功學員收下。

在佳木斯勞教所,程學善先被關了7天禁閉,寒冷的冬天躺在水泥地面上,凍的沒有知覺了,全身浮腫,小便也腫了,排便帶血。身體極度虛弱,全身膿血疥瘡,除了臉部,全身潰爛,不能自理,勞教所不敢再留,2003年5月程學善正念闖出佳木斯勞教所回家。

回家以後,通過煉功學法,程學善身體很快恢復正常,又投入到正法洪流中,抓緊時間做好三件事。特別是講真相,程學善常常騎自行車上別的村子講真相、撒資料、有時面對面講。有一次騎自行車往回趕,天黑迷路了,扛著自行車過水溝,橫穿地壟溝走了好幾個小時才走上大道。遇上趕集的時候,在集市上散發真相資料,面對面講,喊法輪大法好。出門坐車,走親串友利用一切機會跟人講真相,救度著眾生。

*遭抓捕後 一週被迫害致死

2005年農曆年過後,金川鄉政府政法書記趙憲智得知程學善出門,就追到佳木斯抓捕,程學善正念走脫,回家了。到家以後餓著肚子,飯也沒吃一口,得知派出所和幾個政府人員要到家抓捕,馬上走了。當時邪惡用了十幾個小車追趕,有的車在路口亮燈照著,有的車封鎖路口,有的車順著方面追。程學善再次走脫。

到了2005年4月5日程學善再次出去散發真相資料,準備當天下午回家。結果在當天上午就在撫遠縣濃橋鄉被惡警抓捕。這一去就再也沒有回來。直到4月12 日家屬接到通知說程學善「死於心肌梗死」。死亡時間是4月12日9點30分。歷時7天。

4月5日當天下午,程學善被抓後,金川派出所王偉華帶了4個人(共五人,外地惡警一人)拿了電棍、膠棍闖到程學善家,按住程學善的妻子、長子到處亂翻。後來同江市的幾個惡人也趕來了,穿著鞋上炕一陣亂翻,把打印機、錄音機、VCD、MP3、手機等物品都搶走了。把所有大法書籍,新經文給翻走了。還要把程學善的長子帶走迫害。折騰了一下午,天傍黑,邪惡之徒才離去。當天晚上10點多鐘,撫遠的邪惡伙同白天那幫傢伙,又開始叫門。程學善的妻子和長子沒有給開,告訴他們有甚麼事明天再說。同江市610的莫亞樸裝出偽善的樣子喊程學善長子:老同學,能不能給個面子開開門?程學善的長子沒有給開,而是用力頂著掛著的門。邪惡之徒見一計不得逞,就動手砸起窗戶、門來。打壞了玻璃,把程學善長子的臉上、身上弄的到處都是血。最後把門手拽折了,把門撞開,把程學善的長子按倒在地,一頓橫踢亂卷,要把他帶走。這時程學善的妻子出來緊抱著自己的孩子,邪惡之徒還是不停的母子倆一起打。連70歲的老太太和一個沒有雙手的殘疾人都不放過。最後,邪惡又一氣亂翻,抱走了家裏的彩電。派出所的王偉華自己去撕板條上的釘子,釘子掉下來把他的腳給紮了,紮的挺深。

事後幾天,家屬找派出所要給程學善送行李,惡人耍橫,也不說程學善到底被關在哪裏?程學善的長子說:那幾天我們猜不到父親在哪裏?認為有可能在同江,也有可能在撫遠,再一個覺的出去要求放人也不容易,還怕把自己也帶走,沒有了正念,就麻木的等著,家裏的常人二弟、三弟他們也不管。直到一個星期以後,二弟來告訴消息說父親已經不在人世了。噩耗傳來,程學善的妻子和長子一行人趕赴撫遠,撫遠有個姓徐的副局長磨蹭著拖時間,拿出醫院的死亡證明,掩蓋事實。一直拖延時間不讓馬上見遺體。

一直到了晚上五、六點鐘才被領著去了太平間。當時程學善被放在冰櫃裏,只給露了上半身。程學善的長子在《回憶我的父親》一文中寫道:「父親腦袋仰殼懸著,笑著臉,閉著眼睛,躺在冰櫃裏,鼻子左側皮膚破裂。我用右胳膊把父親腦袋抱起來,我心裏說:爹呀!您被打死了,怎麼還樂呢?剛抱起腦袋來,父親雙眼慢慢睜開一半,又合上了。我們看到了,我說爹沒死,爹沒死啊!」、「不到兩分鐘時間,我們就被拖開拉走了,不讓看啦!我掙扎著不走,要陪父親,四五個惡警把我拖走,送到旅館。當時要打開冰櫃,檢查身體都不可能。」

4月13日下午,邪惡之徒把程學善的家人叫到看守所,擺出一大堆法律書、醫院證明書,說以事實為根據,一會佳木斯法醫來做解剖鑑定。家人不同意,說只要求得全屍回家安葬。就算打死白打死了。那也不行,邪惡又拿出甚麼條款說,在家屬不同意的情況下可以強行解剖,不說打死了人要負責任的問題,說散發法輪功資料違法。逼家裏人簽字畫押。僵持一下午,家人要求完屍回家安葬。最後惡人說不解剖可以,但必須拉到同江火化。邪惡是擺明了要焚屍滅跡。程學善的長子說:「由於在冰櫃裏凍的時間久了,分不清是打成的紫紅色還是凍的。只發現兩個手腕三分之二處都是青紫傷痕,正胸膛偏右一點有一個大包,用手摸來回滾動。其它部位無法看出傷痕有無內傷也沒法說。」這還是程學善的長子硬闖進停屍間給父親穿壽衣時發現的。買棺材、骨灰盒、火化等一切費用近萬元,都是邪惡在做了壞事之後也許是為了不讓家屬上訴,也許是自知理虧才花的。

短短一個星期時間,健壯的程學善變成了一把骨灰,甚麼也沒留下,全家人的面一個也沒見到就走了。程先生的妻子悲傷不已:‘你們給留口氣回家死了也行啊!太狠了。幾天功夫就被活活打死了。」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13/1250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