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世良被牡丹江監獄迫害致死詳情補充

【明慧網2006年3月7日】黑龍江省海林市大法弟子杜世良於2006年1月被牡丹江監獄迫害致死。

杜世良修煉大法以前有嚴重心臟病和胃息肉(胃癌前期)多年,被病痛折磨得苦不堪言,是多年的藥罐子,昂貴的醫療費使本不寬裕的家庭更加貧困。危難之時幸得大法,幾個月的時間頑疾病症痊癒,扔掉了多年的藥罐子,沐浴在身心昇華中。

99年7.20風雲突變,杜世良從此走上了一條堅忍的正法之路。

2002年1月末,海林市國保大隊大隊長宋玉敏、惡警姜雲濤、金海珠強行入室,以家中存放做真相資料的器材為由非法綁架杜世良夫妻後,被非法關押在海林市看守所。2002年7月海林市人民法院首次開庭非法審理法輪功案件,杜世良因在法庭上講真相並表示堅修大法,以審判長為首的惡警們把預計非法判三年的刑期翻手改為6年。

2002年9月末,海林市看守所把杜世良等4名大法弟子強行綁架到牡丹江監獄。

在獄中面對不明真相的惡警、惡犯的威逼利誘、殘忍迫害,杜世良表現出了大法弟子無比的堅定大忍和慈悲,自始至終沒向邪惡寫過任何形式的「保證」,並利用一切機會講真相。

2002-2003年間,牡丹江監獄三監區的邪惡之徒為達到強制轉化杜世良的目地,白天強制超負荷勞動,夜間不讓睡覺,其中惡犯沈福政多次參與毒打折磨,手段卑劣、邪惡至極。後因杜世良向監區幹警王永福教導員揭露迫害講真相,才制止了迫害。

2005年4月,三監區強迫6名大法弟子參加手工勞動,由於勞動強度大,天氣炎熱,杜世良出現了嚴重高血壓症狀,高壓達220,休息了一週後,又被強迫清倒垃圾和運水,尤其運水特別苦累,每天上午要把全監區在押人員的生活用水從監舍用推車運到車間,每次都累的氣喘,渾身是汗。直至去世,杜世良一直是被強迫從事超負荷的勞動,對於長期不能煉功、學法且年近6旬的老人來說,是何等的艱難。三監區中隊長惡警蓋覆、指導員侯健,更是變本加厲, 一切強加的勞動迫害都是這兩個人布置的。

2006年1月13日,家人接見了杜世良。2006年1月20日突接噩耗,杜世良於2006年1月20日21時突發急症去世。

在家屬去牡丹江監獄認領杜世良遺體時,牡丹江以610為首的政法委、公檢法、獄方表現出了空前的緊張。

二三十個部門各種制服的人員把家屬圍個水泄不通,直到家屬強烈抗議,才逐漸讓出空隙。在家屬要求領回遺體時,獄警科科長李向東等人邪惡的講:因杜世良還在服刑期間,死了也得服刑,不能領回。幾天交涉毫無結果,後在海林市公安局國保科惡警姜雲濤、那永生的參與下強行火化,並強制每一個到場的家屬簽字。表現出了惡警的邪惡和心虛。

自99年7.20以來,海林市幾乎每一個被迫害的大法弟子都經過國保科科長宋玉敏(女)、惡警姜雲濤的手;每一位被非法判刑的大法弟子都經過畢旭的筆;每一位被非法抓捕的大法弟子都經過海林市公安局局長趙華江的簽字。強迫大法弟子勞動的現象存在於整個牡丹江監獄所有監區的所有大法弟子身上,如果拒絕勞動就會被關小號、毒打、捆綁等迫害。2006年初,黑龍江省監獄局局長楊文學提出「千萬監獄、百萬監區」的口號,顯露出中共惡黨的極度貪婪、腐敗、滅絕人性的醜惡本質。蓋覆、侯健兩個惡警是直接參與策劃迫害大法弟子的中共惡黨爪牙,在多次處理大法弟子被犯人毆打事件中, 公然偏袒打人惡犯,並叫囂:「我們就是執行共產黨的政策,就是要鎮壓你們,你們去告呀…… 」

人都是有理智和思想的,人也都會在面對是非時作出自己的選擇。每個人也都會為自己的選擇負責,也必須為自己的罪行承擔責任。善惡有報絕非戲言,佛法慈悲威嚴同在。如若繼續邪惡的迫害,等待它們的將是真正人間正義的審判。惡黨已是惡貫滿盈,八百萬人退黨,天滅中共在即。那些還在迫害大法弟子的人,不要做惡黨的陪葬品,毀了自己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