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高蓉蓉、劉季芝到蘇家屯,中共惡貫滿盈、在劫難逃


【明慧網2006年3月31日】去年三月,邪惡羅幹下令綁架被瀋陽龍山教養院惡警電擊毀容的高蓉蓉,接下來又暗藏殺機的密令「處理好」,僅僅100天的時間,高蓉蓉即被中共惡黨邪徒謀殺。天地為之震怒,暴雨夾著冰雹猛烈錘擊當時6月的瀋陽。

今年3月7日,遭河北涿州東城坊鎮惡警何雪健強姦的劉季芝,被北京市國家安全局和河北省公安廳,在北京海澱區的空軍研究院裝備部大院門口強行綁架,一同遭綁架的還有劉季芝19歲的女兒魏美玲。3月10日,涿州天氣渾黃,夜間狂風掀起沙塵,席捲涿州大地;3月11日上午,又下起了歷史同期從未有過的罕見的鵝毛大雪,歷時四個多小時,給本已是春意盎然的涿州城增添了無限悲涼。

劉季芝、高蓉蓉兩位羸弱的女子,何以讓中共惡黨江羅集團如此興師動眾、大動干戈呢?原因很明瞭,因為她們是億萬大法修煉者中的一員,在惡黨血腥迫害、暴戾摧殘下她們對真、善、忍堅定信念不動,並勇於向全世界揭露邪徒的殘暴惡行,揭露惡黨迫害法輪功的真相。就是這大真、大善的所為觸動了惡黨狠毒、陰險、怕見光的神經。

於是,在高蓉蓉被成功營救後,羅幹親自督陣,遼寧省政法委書記於鳳升牽頭掛帥,以「26號大案」為名,對高蓉蓉的蓄意謀殺在國際社會眾目之下公然發生。

於是,劉季芝在被強暴之後,中共惡黨610懸賞10萬元通緝她,河北省保定市公安叫囂要「殺人滅口」,做到「死無對證」。

這次中共惡黨羅幹之流對劉季芝母女的綁架迫害手段更是流氓氣十足,光天化日之下做惡卻死不承認,劉季芝母女被綁架後,下落不明,音訊杳無。

可憐劉季芝和她的女兒魏美玲,只能躲避追殺,在逃亡的日子裏,除卻承受被強暴後精神上、肉體上的雙重痛苦,又在可能被隨時尾隨而至的邪惡之徒綁架的恐懼威脅中,劉季芝一度精神恍惚。劉季芝19歲的女兒魏美玲,花季的女孩兒也承負著本不該有的殘酷,這次同她母親一起遭綁架,她們會面臨怎樣的摧殘和威脅?一直令無數關注她們的人們擔憂。

近來,媒體揭露了中共惡黨在遼寧省瀋陽市蘇家屯地區的遼寧省血栓中西結合醫院設立納粹式秘密集中營,活體割取法輪功學員器官販賣並焚屍滅跡的慘案。6000餘名法輪功學員被秘密關押,成為惡黨在迫害的同時賺錢的活體器官供給源。幾年來,中共對信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輪功學員的迫害無所不用其極,其邪惡已經登峰造極、罪惡滔天,人神共憤。

高蓉蓉被迫害致死了,劉季芝母女在人們的視線中消失了,中共惡黨江羅邪徒以為這樣即可遮起世人耳目,即可將迫害真、善、忍信仰者的血跡抹乾。這個能營建起蘇家屯秘密集中營的惡黨,這個在歷史上虐殺8000萬中國人的邪魔,是甚麼泯滅天良之事都幹得出來的。

高蓉蓉清純美麗的笑顏和被電擊燒毀的容貌,以及她被謀殺的淒慘遭遇,依然牽動世界民眾的心,依然揭露著中共惡黨的罪惡。劉季芝清白無濁的良家婦人,被強暴摧殘後遍體的傷痕和心中永遠的痛楚,以及被秘密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的未完故事,一定會喚醒更多世人的良知,也一定會有更多的世人聲援,聲援眾多在中共惡黨迫害中的法輪功學員。

在退惡黨人數直奔一千萬的今天,惡黨被人神共棄、連根拔起,有一點確是不爭的事實:惡黨機關算盡,難逃滅頂之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