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國安、河北省公安廳合伙綁架了劉季芝母女(圖)

劉季芝母女失蹤案追蹤報導之一

【明慧網2006年3月28日】3月7日上午11點左右,北京市國家安全局、河北省公安廳出動兩台警車,警力十餘人,在北京海澱區西三旗附近的空軍研究院裝備部大院門口合伙綁架了河北強暴案受害人之一劉季芝及其19歲的女兒魏美玲。

去年11月25日發生在涿州的河北強暴案曝光後,中共惡黨流氓集團不僅延遲審判惡警何雪健,犯罪主要領導責任人至今逍遙法外,而且對站出來勇敢揭露邪惡迫害的劉季芝等人進行懸賞抓捕、秘密追殺。今年2月23日,保定市在涿州召開邪惡會議,部署在審判惡警何雪健之前抓住受害人劉季芝、韓玉芝,揚言要「殺人滅口」,做到「死無對證」,妄圖推翻此案。其流氓本性,可見一斑。

劉季芝被迫流離失所,無家可歸。在巨大的肉體和精神的雙重壓力下,劉季芝曾經一度精神恍惚。為照料劉季芝的生活,就讀於涿州市地質局中學今年面臨高考的大女兒魏美玲在開學前一天被迫輟學,與母親一道外出打工,過起了隱姓埋名的生活。劉季芝化名為「善玉珍」。

空軍研究院洗衣房,劉季芝母女在此打工。


母女倆遭綁架失蹤兩天後,
洗衣房關門走人,不知去向。

2月16日母女倆來到位於北京海澱區西三旗附近的空軍研究院內一私人承包的洗衣房打工。她們和另外兩人共同操作一台熨燙機,劉季芝負責送單子,魏美玲負責疊單子。每天工作八、九個小時,除了幹活就是吃飯睡覺,足不出戶。但是,她們萬萬沒有料到案發四個月來邪惡從未放鬆過對她們的跟蹤監控,時刻虎視眈眈的張著血盆大口尋找著目標。由於女兒使用手機不慎,最終釀成大禍。

3月7日上午8點,母女倆下班,照常洗漱、吃飯、睡覺。這時,在空軍大院門前開闊的場地上,悄悄開來兩輛警車。車牌照顯示,是國家安全局和石家莊來的。據目擊證人講,來者一行十餘人,個個氣勢非凡,官氣十足,表情十分嚴肅,如臨大敵。出入過往的行人明顯的感覺到一種緊張窒息的氣氛,斷定這裏一定發生著甚麼大事。果然,整個空軍大院被攪的雞犬不寧。大院內所有的超市、小賣店、電話亭、洗衣房等凡是有外來人口的地方全面無漏的開始排查一遍。負責排查洗衣房的是空軍大院治安辦的兩名軍官。其中一個瘦高個,一個稍矮偏胖操四川口音,兩人都戴著眼鏡。承包該洗衣房的老闆姓張,四十出頭,北京人。

上午10點左右,他們三人來到洗衣房,老闆叫醒正在宿舍睡覺的女工,對大家說:「沒事,給新來的兩個人登記一下。」有人問:「我們上次不是登記過了嗎?」老闆說:「登記過的就沒事了,主要是小魏(美玲)她們娘兒倆。」老闆找到魏美玲床前問:「小魏,你有身份證嗎?」魏美玲說:「有。」接著老闆又問劉季芝有沒有身份證,劉季芝說:「我沒有。」治安辦的追問道:「你沒有身份證,你是哪兒的人?叫甚麼名?」劉季芝說:「我是河北人,叫善玉珍。」治安辦的又問:「那你的身份證呢?」劉季芝重複說:「我沒有身份證」,後來老闆說:「你們倆起來一下(指穿衣服),去辦一下登記手續。」之後他們三人把劉季芝母女帶到了空軍大院門口,母女倆從此再也沒有回來。


劉季芝母女的宿舍

上午11點左右,在空軍大院門口,目擊證人看到這個場面:一個小姑娘死死抱著一個上了年紀的婦女不讓警察帶走,並淒涼的向站在旁邊的一中年男子大聲哭喊著哀求道:「張老闆,您就這樣讓他們把我媽帶走嗎?! 」那男子被眼前發生的一切驚的目瞪口呆不知所措。最後一個長的濃眉大眼的當官的下令把人強制帶走了。警車啟動前,警察把石家莊的牌照全部換上了北京的牌照。目擊者證實說:「光汽車牌照就有這麼大一摞子」。(做手勢,估計有幾十個的樣子)「如此興師動眾,抓的這個女人一定是一個犯了甚麼大案的要犯。」過往行人如是說。

半個小時之後,那個老闆回到洗衣房。前後變化判若兩人,被嚇的面如土色,滿臉都是豆大的汗珠,驚魂未定的說:「這是怎麼回事,這是怎麼回事?」到了下午一兩點鐘的時候,治安辦的兩個人又來了,對大家說:「她們倆(劉季芝母女)沒有身份證,被趕出大院了。」還要求老闆和工人對外不要說母女倆是從大院這裏走的。走時還把劉季芝母女的行李捲走了。兩天之後洗衣房關門走人,不知去向。另據空軍大院內部人講,院裏的兩個將軍也因此事受了處分。

空軍大院的通信地址:北京海澱區安寧莊路11號院 2861信箱

請國內外同修及知情者繼續提供詳細情況、電話等,關注整個事態的進一步發展,揭露邪惡,正念正行,廣傳真相,救度眾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