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家屯罪惡──魔鬼中共的最好寫照

【明慧網2006年3月25日】人們用「驚天內幕」來形容摘取活體器官並焚屍的蘇家屯秘密集中營,既是「驚天」,必然出乎意料,難以置信。

當年美軍走進納粹集中營時,看到成堆的屍體,嚇得目瞪口呆,看到了都不敢相信。但是,如果人們能了解到納粹是如何煽動對猶太人的仇恨,如何讓人們覺得猶太人的生命毫不值錢,如何從野蠻驅趕到隨意射殺,那麼,對於集中營中的暴行就不會覺得不可思議了。

同樣,也許蘇家屯活體器官摘取並不是一開始就有的陰謀,但是,卻是在當權者歇斯底里發洩私憤和參與者們被驅使的發狂的一個可怕但很「自然」的結果。

第一,集中營的出現為大屠殺提供了條件

因為大量抓捕法輪功學員,勞教所和監獄人滿為患,中共甚至提前釋放其他犯人來騰出地方。很多法輪功學員拒絕中共的洗腦轉化,堅持真善忍信仰。許多法輪功學員被抓時警察沒有正當手續,相當多的學員是在住所地之外被抓,家屬根本就不知道人被關在哪裏,就像「失蹤」了一樣。從2001年開始,中共著手籌建要長期關押法輪功學員的設施,號稱關到死為止。如同納粹殺害猶太人,集中關押大量「失蹤」法輪功學員為「蘇家屯集中營」所發生的屠殺創造了最基本的條件。

第二,法輪功學員在勞教所的遭遇如同死刑犯

法輪功是江澤民集團和中共的頭號敵人,原妄想「三個月鏟除法輪功」,但低估了信仰的力量。江氏集團氣急敗壞,步步升級,直到勒令監獄、勞教所「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

第三,中共本來就有一套從勞教所、監獄到醫院的器官交易體系

實際上,從70年代器官移植開始,在大陸就形成了醫院與所在地公安機關進行器官交易的一套程序。中國政府在去年也公開承認過中國大多數移植器官來自於「死刑犯」。

自1999年迫害法輪功以來,數十萬法輪功學員被關押在勞教所遭受殘酷迫害。在死亡案例中,曝光出來的就有多例器官「失蹤」。獄醫也提醒毒打法輪功學員的打手們「不要打腰部,腰子有用。」

這種器官摘取只是過去一套程序的延續,不過是從死刑犯擴大到了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因為勞教所的警察和醫院合作,倒騰器官移植,大家都有大油水可撈。

第四,毫無法律和道義底線的制約

作為中共的頭號敵人,中共要求對法輪功學員不講任何法律。所以,對於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來說,沒有了任何法律上的障礙。其次,中共幾年鋪天蓋地的誹謗宣傳,除了編造栽贓一大堆的「殺人、自殺、發瘋」之類的謊言,羅幹等人還特別製造了天安門「自焚」偽案,把人們對法輪功的仇恨推向了最高潮。法輪功學員被妖魔化成殺人犯、神經病和走火入魔,讓參與迫害的「醫生們」沒有了從活體摘取器官的道德上的障礙。

法輪功學員的生命被認為不值錢,可以隨意處置。這是一個很關鍵的分水嶺。猶太人的厄運就是從被醜化到「生命不值錢」開始的。

第五,巨大的器官市場需求

中國有一個潛在且龐大的器官移植市場。光是尿毒症病人中國目前約有150萬。如果以發達國家腎移植的比例測算,中國腎移植的需求每年為5萬例。還有很多外國患者,趨之若鶩,到中國求醫,中國已成為「全球器官移植中心」。

據衛生部統計數據,1993年至2005年,中國共實施了59540例腎移植、6125例肝移植和248例心臟移植,數量呈逐年增長態勢。僅去年一年的肝移植手術就達到2700多例,腎移植手術近6000例;加之骨髓移植、角膜移植以及其他臟器的移植手術,全年的器官移植手術已近萬例。

第六,強大的金錢利益誘惑

在國內三甲醫院的評定中,有一定數量的器官移植手術成為考核指標之一。所以,器官移植目前在中國若「百舸爭流」──可以施行腎移植的醫院達到368家,其中200多家可以進行肝移植。有些設施簡陋、只能進行一些基本醫療救治的鄉衛生院也躋身其中。數量上遠遠超過醫學技術最發達的美國。

更重要的是,器官移植帶來了巨大的經濟利益。中國國際器官移植網絡服務中心(China International Transplantation Network Assistance Center)在其網站上提供有價目表:

腎移植$62,000 美元
肝移植 $98,000~130,000 美元
肺移植 $150,000~170,000 美元
心臟移植 $130,000~160,000 美元
角膜移植 $30,000美元

很多非本行的醫生也「走穴」去做器官移植撈外快。廣東衛視《社會縱橫》節目就報導過一起非泌尿科的醫生也都操刀換腎的醫療事故。

器官的短缺成為這個暴利行業的瓶頸。中共殘暴迫害法輪功,便把被非法關押的數以千萬計的法輪功學員變成了人體器官的供體,當代最慘無人道的魔鬼「生意」就這樣展開了。

第七,集中營成為活體器官的目標

在以上條件下,本來就有的一套從勞教所、監獄到醫院的器官交易體系,就把眼光放到了集中營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身上。為了錢,人們可以去販賣人口,走私毒品,同樣,金錢在蘇家屯集中營這裏成為根本性的催化劑。不同的是,走私毒品還有點犯罪感,而虐殺法輪功學員,卻正好符合了中共及其江澤民集團想要鏟除法輪功、急於發洩私憤的魔性心理。於是,一個由金錢暴利和暗中殺人相勾結的血腥犯罪系統就形成了。

過去,江澤民集團要用各種株連手法強迫各地警察去迫害法輪功,而蘇家屯活體器官摘取牟取暴利的模式,卻由巨大的經濟利益自動把各個環節聯繫起來,共同殘害法輪功,把「負擔」變成了一本萬利的「搖錢樹」。可以想見,當江、羅「意外」的發現這一模式之後,一定更加主動的要求各方配合。

第八,道德良知的自我麻痺

要維持這個活體器官摘取流程系統,對各個環節的參與者都是巨大的良心挑戰。但是,這裏有一個環節與環節之間的自我麻痺效益來緩衝道德衝擊。比如,對患者來講,求生心切,他不願去打聽器官的供體,有就好,保命要緊;操刀的大夫,也假裝不知器官的來源,不願去承受那良心的拷問,有人把器官弄來,有病人躺在手術台上,做手術就行了;在第一線拿刀摘取器官的醫生,他或者面對的是被折磨的快死的法輪功學員,或者想像是走火入魔者,或者認為是死刑犯,因此,殺一個是殺,殺幾個也是殺;而那些人性喪盡的惡警們,是為了錢甚麼都能做出來的。想想那個河北涿州惡警何雪健,竟當著另一個警察的面強姦跟自己母親年齡一樣大的老人;想想瀋陽的高蓉蓉,美麗的面孔被毀的慘不忍睹,最後還是把她置於了死地……這些被江澤民集團訓練得喪盡天良的惡棍們還有甚麼幹不出來?還有甚麼良心可言?

第九,人們不相信有迫害,蘇家屯集中營就是最好的證據

自迫害開始,法輪功學員就不斷揭露江氏集團慘無人道的暴行,但是,很多人不相信,對這場迫害無動於衷。正是人們的這種「不信」,才加劇和慫恿了中共的人權侵犯,演變到摘取活體器官的駭人聽聞的地步。

如果人們了解了今天共產黨對法輪功的迫害升級過程,了解到監獄勞教所與醫院早就存在的器官交易系統,了解到中共對法輪功的抹黑程度和導致的人們對法輪功學員生命的漠視,了解到中共及其江氏集團的私憤和參與者們對金錢的追求,那麼,蘇家屯活體器官集中營,對人們來說,就並不是「驚天」,而是邪惡之大成的必然結果。

在這場暴行中,中共及其江澤民集團「滿意」了,參與的「醫生」和惡警「發財」了。

然而,人神共憤了!它們的末日不遠了!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25/1236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