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痛無聲 拷問良知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一日】今天明慧網上刊登了證人關於蘇家屯集中營活體割取法輪功學員器官慘案的更多證詞。證人的前夫是一位外科醫生,是集中營活體摘除器官的主刀醫生之一,主要從事眼角膜摘除。法輪功學員被活體割取肝、腎、眼角膜等器官之後,被扔進由鍋爐房改建的焚屍爐內焚屍滅跡。蘇家屯集中營的操作從2001年就已開始,2002年達到高峰。有六千名法輪功學員被秘密關押該地,迄今無人生還。活體器官摘除和焚屍的慘烈,使證人前夫心靈備受煎熬,證人也因此而離婚。回憶此事,證人仍情緒激動,不能自已。

躺在手術台上的法輪功學員被割取器官時,已沒有能力以慘叫表達他們悲慘至極的痛,可是這無聲的痛卻使主刀醫生的良知備受拷問。這一罪惡五年前就已發生,可是罹難的法輪功學員的痛對外界來講卻一直無聲無息,直到如今才被我們知曉,同時也在拷問我們的良知。

對此事表示懷疑的人應該檢視自己的良知。中共歷來的罪惡難道還少嗎?這個邪惡的政權至少造成八千萬中國人的死亡,在歷次政治運動中更是明目張膽的虐殺。惡黨在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中無所不用其極,陳子秀被虐殺、高蓉蓉被毀容,大量的這類慘案在明慧網和其它網站上被報導。中共還要製造多少罪惡才能使你不再對中共抱有幻想?

當證人冒著巨大的風險把消息披露出來後,我們應該做的是立即呼籲國際社會的調查和制止,挽救仍面臨危險的無辜的生命。西方社會中有BURDEN OF PROOF的問題,也就是誰負有舉出證據的責任。以中共的罪惡累累和竭力掩蓋封鎖事實,指控中共的媒體或個人不負有任何道義上或法律上的舉證責任。把舉證責任強加到指控方是故作理性者的智力和道德上的昏昧,客觀上是為中共暴政開脫罪責,助中共殘害民眾。

對此事麻木不仁者應該檢視自己的良知。中國人在中共的統治下,耳聞目睹了太多的不義和暴戾。中共的流氓暴政又使很多人感到無可奈何,進而隨波逐流,趨利避害。在如今的中國,由於中共多年對人心的毒化,凶殘的事情已很難激發人們的義憤,痛苦的遭遇已很難令人產生同情,反而讓苟活者沾沾自喜於自己暫且的安穩。可是不要忘了,對一個人的不公正就是對所有人的不公正。暴政今天施虐於他人,明天就會逞兇於你自己和你的至愛親朋。今天你對別人的遭遇麻木不仁,明天別人對你的痛苦也會視而不見。

證人說,眼角膜活體摘除大都是兩頭──老人和小孩。這些年老人和孩子,難道不是我們的老人和孩子嗎?人溺己溺,人痛我痛。甦醒我們的良知吧,發出我們的聲音吧,為制止這場邪惡的迫害盡自己的一份力吧,為了因信仰而遭難的人,也為了我們所有人自己。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