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97年聆聽師尊講法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3月2日】1997年11月,慈悲偉大的師尊親臨台灣,並在台北、台中兩地講法。剛得法的我和其他學員一樣,都渴望見到師尊並聆聽講法。

當年師尊來台時,為了不驚擾學員,行前非常的低調。據同修轉述,當時台北幾位同修正開會交流,大家靜默等待同修發言的時候,外邊傳來令人興奮的訊息,師尊已來到交流的會場。那時台灣學員尚不多,師尊要在台北三興國小舉辦第一場講法的喜訊很快透過電話傳遞到各縣市,過幾天又在台中霧峰農工學校舉辦第二場講法,我很幸運的連續聽了兩場師尊的講法。

有幸聆聽兩場講法

記得師尊來霧峰農工講法時,已經過午了,聽同來的同修說,師尊為了把握時間,婉拒了學員所提用餐後再來現場的建議,只隨意吃簡單麵食果腹,就趕到會場來。我印象很深的是,師尊穿著很平實,粗衣料的深色西裝雖然已有點舊但整理的平整乾淨,頭髮也整理的很整齊。師尊惦記著給學員講法,持續講法很長時間都沒稍停,也沒喝一口水。學員幾次請師尊休息,都被師尊婉拒說沒關係。中場休息時聽同修說,師尊說那時場還沒正過來,所以不稍停下。

早期師尊在公開場合稱呼學員大都直稱「學員」,到了後些年,學員們對法的認識漸趨成熟,師尊開始稱學員為弟子。這場講法和以往講法一樣,師尊留了時間,讓學員把問題遞上來,當時參加法會的很多是初學者,也有很多是聽聞法會初次來參加的常人朋友,所提問的問題也很雜亂,但師尊都耐心的一一回答。記得那時有張紙條提問,大意是說中國大陸的人得法和台灣人得法有甚麼不一樣的地方,師尊說在大陸沒有神佛概念,所以較難得法,但一旦得法後卻很堅定不移,台灣人甚麼宗教都接受,很容易得法,但也容易不專一,並說以後大法在台灣會洪傳的很好。

師尊慈悲答疑解惑

得法初期還沒有《轉法輪》一書,後來同修有了一本大家就輪著看,稍後有了香港印製藍色封面正體版的轉法輪,書的前封面有一個大的法輪圖和幾個旋轉小法輪圖,後封面有一朵含苞待開的蓮花。幾年後聽到有國外學員說《轉法輪》書背面上的蓮花都開了,回來後把櫃子裏的藍色封面《轉法輪》書拿出來看,蓮花果然開了,當時特別有印象是初次看蓮花時,心中曾經納悶過:蓮花怎麼是含苞未開的?

初期台灣各地還沒有設煉功點,學員間尚未形成集體交流的環境,看書時仍然像以前讀書時的習慣,一邊看一邊劃線,還自以為很認真的看書整理重點,後來慢慢了解到法的殊勝莊嚴時,心裏極大的不安和惶恐。所以就想問師尊怎麼辦。在法會中場休息時,看到師尊沒有往後台休息,而是直接往台下走,就趕緊朝師尊的方向要請示問惑,當時有一種很特別的感受,四週安靜無聲,感覺整個空間場就只有師尊走過來,我向師尊的方向迎去。

當時學法不深,因書上說很多人握著師尊的手不放,所以我到師尊跟前也沒敢和師尊握手,師尊非常慈祥主動伸手過來讓我握手,就在握手的一瞬間,原本感覺只有兩人的空間場,忽然間師尊的四周一下滿擠著學員把師尊拉開,整個場的聲音一下變的很大。因周圍的聲音很大,我向師尊提問題時,師尊聽不見我的問話,就把手放在耳朵旁聽,學員就安靜下來,我問把書畫了線怎麼辦,師尊很慈悲的說:「沒關係,以後別劃就好了。」我這才整個心放下,在場的學員也都一起為我高興。

回想起來,相對個子矮小的我,更顯師尊高大壯偉,但師尊和藹平易,我感受到的是祥和慈悲、殊勝的場而不是壓力,總覺得師尊早已知道弟子心中所慮而慈悲的為弟子解惑。師尊的手掌很渾厚卻柔細,事後回想起來沒珍惜這萬古機緣是很懊悔的,如果能重來,我要兩手好好的握緊師尊的手。

打大手印的神聖超常

印象很特別的是,和往常多次講法一樣,有學員提紙條恭請師尊打大手印,師尊念紙條時,說會後看看有沒有時間,有時間就打。會後師尊要給大家打大手印時,學員都高興的鼓掌,師尊起身先用手壓了一壓桌子的兩邊,試了桌子的穩度後,坐上桌子盤起腿來開始打手印。

師尊打手印非常優美曼妙,崇高神聖令人驚嘆,稍後耳朵開始傳來嗡嗡的鳴響,慢慢變成愈來愈強的轟隆聲,一下子整個體育館轟隆轟隆的作響,當時被這強大的能量震撼著,不自禁的抬起頭來看體育館的上方、四週的震動情景,一直持續數分鐘。當時以為每個人都感受到如此撼動,後來才知道有些人較有感受其他人則沒有。

在這之前煉第五套功法時,從沒有體會過入靜的狀態,在這次師尊打大手印的加持下,當天晚上靜坐時腦海裏一片清靜想不起任何東西,接下來幾天靜的程度就越來越少,過後又和以前一樣達不到入靜的程度。

雖然事隔多年,仍感受到師尊平實、為他人著想的風範歷歷在目,今生有幸與偉大慈悲的師尊同在,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最珍貴的榮耀,幾段追憶片語和讀者分享,願有緣人都能得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