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傲慢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3月17日】回想我參與新年晚會的演出,一路走來總是不太堅定。打從一開始,我就不是主動加入,只是在同修的鼓勵下參與,有很多次都想退下來,只是沒說出口,幾次提了出來,終因同修們的加油打氣而留下來。

在常人中,我有一個特點:在我出現的場合,我很容易變成領頭的人,鍛煉了自己擁有較大的理解力、溝通能力與包容力。我很容易理解每個人的想法、也能夠包容各種不同的意見。當然,同時也不自覺的養成了我的傲慢態度。修煉大法後,這些特質也同時體現出來。

在我參與的演出團體中,我很「自然的」成為聯繫人,在新年晚會演出過程中,常因為耽擱了我另一工作而使我困擾,造成我經常會冒出想離開的念頭。我一直苦惱於無法擺正兩邊的關係,總想便宜行事,不自覺的助長了我在常人中那種權力傲慢的態度,未能尊重同修們的感受。

直到昨天中午同修傳來了一封信,其中寫到「隊長的威信」,我先是生氣、後又靜靜的想著。生氣的想著,覺的這位同修真是把我看扁了:「不管她再怎麼鼓勵我,我再也不當這個隊長了。」隔天我靜靜的想著:師父教我們遇到了矛盾要向內找,我生氣了不就是有矛盾了嗎?我決定靜下心來向內找,並把這過程寫下來。

為甚麼同修來信要我做事時要能讓隊員們「信服」?信中還提到「不在於建立隊長的威信」這幾句話。是啊,常人中熱心公益做了好事就會受到表揚、做了領導就能指揮別人、有了功績就會受到人家的恭維……的確,我在常人中都獲得了這些;可是,這些怎麼是大法弟子做三件事時所能要的東西呢?

《在亞太地區學員會議上的講法》中,師父說:「其實我們只是一個聯繫人,為大家服務的人,沒有權力,沒有權威,協調好大家,這就是你們能夠幫師父在人表面起到的最好作用。」我一直以為我做到了師父的要求,我也確實抱著為大家服務的心在做事呀!其實我為大家服務時卻隱藏著如下的執著心:我希望同修們照我的話做、不要有意見;我希望同修們能看到我做了很多事,讚揚我一下;我做成了重大的協調任務,還希望得到同修的恭維……

感謝慈悲的師父。當我抱著這些隱蔽很深的執著心做事的時候,我不但沒得到同修的配合、讚揚與恭維,反而讓我接連的聽到許多批評,而我幾乎快要被這些批評打敗了,我還不悟,還覺的自己不該把時間花在這裏、應該專心在另一個小組的工作上。直到矛盾越來越大,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我才開始靜下心來向內找,往更深處去挖根。

在一步步刨根去執的過程中,我感到內心平靜而純淨,我不再萌生退出這個演出團體的想法,也更能堅定的繼續參與各項大法工作,因為我體悟到我所做的事都是圓容整體、救度眾生,這是何等的殊榮神聖!「真能這樣提高上來,你們在純淨心態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聖的。」(《再認識》)

感謝師父,感謝同修的指正。

個人層次有限,不足之處請不吝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