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大陸醫院非法臟器移植的一角


【明慧網2006年3月13日】近日看了曝光滅絕人性的蘇家屯集中營的報導,了解中共惡黨對人類的傷害真比當年日本731部隊還殘忍。

中國的非法器官移植由來已久,據曾在鞍鋼鐵西醫院(位於遼寧省鞍山市鐵西區)泌尿外科工作過的胡立民醫生講:1990年前後醫院曾派他去位於瀋陽的陸軍總院學習腎移植技術,後來回到鞍鋼鐵西醫院開展這項工作。

陸軍總院泌尿外科主要開展血液透析和腎移植工作。當時由黎鑑全(音)主持此項工作。陸軍總院第1年開展此項工作時黎鑑全與院裏簽了保證書,保證一年內完成72例腎移植手術,如按時完成,院裏年終按每例1000元獎勵他。可是接近年關時一算還差2例,黎鑑全就讓科裏專門跑腎源的人去法院聯繫,提前判2個配型合適的人死刑,未到年關就斃了,取到了腎,從而完成了1年72例腎移植的任務,拿到了獎金,一炮走紅,從此越幹越大。

當時每提供1名「死刑犯」,醫院給法院3000元,這錢最終還是由患者支付。為了保證腎移植成功還有許多細節要做好,行刑時讓劊子手把槍口抬高一點,不要傷到腦幹,那裏是呼吸、心跳中樞,這樣可以使腎臟熱缺血時間(腎臟仍保持正常體溫,卻失去正常的血液供應的時間)縮短,有利於腎移植成功,因為腎臟是人體對血壓最敏感的地方。並且要劊子手不要用開花彈,那樣會使死者快速失血,未等取腎,血已流光,影響移植手術的成功率。

取腎醫生之間的配合尤為重要,分秒必爭,負責消毒的,負責開腹,負責剝開腸子的,負責準備沖洗設備的,等等都必須配合好。取出的腎必須馬上連上事先準備好的沖洗設備沖洗,一邊沖洗一邊擠壓腎的不同部位,儘快將腎血管中的血沖洗出去,直到取出的腎中的血都沖淨,整個腎臟呈蒼白色才算完成。再把取出的腎放入呈無菌保存液的塑料袋中,置冰水中保存,取出的腎24小時內必須完成移植。待取腎成功便電話告訴醫院,準備患者手術。

一般是雙腎都取,以左腎為好,因左腎血管長,容易進行下步手術。也取右腎是因為以備左腎有病變、損傷、畸形等不能用,或是事先已為另一患者配好了型,一次為兩名患者做腎移植手術,降低醫院的成本。

被取過腎的屍體,心跳、呼吸可能仍正常,直接裝入事先準備好的大塑料袋中,另有專車送火葬場立即火化。有專人監視完成,火化完負責此項工作的人將骨灰存放在火葬場,回來後由專人將骨灰存放收據交給法院,憑此法院還可向死者家人敲取一筆收屍費,至於他們的親人身上少過甚麼零件,將永遠是迷,因為一切證據都銷毀了。

胡大夫從陸軍總院學習完後,在鞍鋼鐵西醫院開展了腎移植工作。第一例手術他請了陸軍總院的大夫來幫忙;第二例手術是由他組織人完成的。當時的院長是馮裕華、書記是畢佐生、泌尿外科主任是徐衍振、泌尿外科副主任是張全保,護士長是張靜,都協力工作。提供腎源的是鞍山法院,「死刑犯」是一名男性,很年輕,20歲左右。他本人並不知道將要被取腎臟,當時醫院檢驗科的人去監獄抽取了多名在押人員的血樣(監獄裏也有拒絕抽血的,那也只好抽讓抽那些人的血了)。回來與患者血配型,當時準備為一男一女兩名患者配型。這兩人家庭經濟能力都較好,由鞍山鋼鐵公司出錢手術。結果女患者(好像叫何玉新)配上了型,男患者沒配上型,只能給女患者手術。那個男患者後來去陸軍總院尋求幫助未果,據說在回鞍山的長途汽車上自殺了。

其實腎移植手術的關鍵在於配型,配型不合,手術註定失敗,因為排異反應決定的,術前配型也不是那麼簡單的,不僅要ABO血型相合,而且要組織相容,也可以說是白細胞型相合,鞍鋼鐵西醫院不能進行這項工作,只好到陸軍總院進行這項試驗。這項試驗是將試管中的血樣加入泛影葡胺後離心,這樣血中的白細胞就浮在紅細胞層,用吸管吸取白細,洗去血漿,計數濃度,將一定量的患者與供者的白細胞混合共同在溫箱中孵育,最後查看有多少白細胞死亡,因主要看淋巴細胞,故此試驗稱「淋巴細胞毒性試驗」,因此項試驗準確性決定腎移植手術成敗關鍵,還需要相當的經驗,不是哪家醫院都做的了的。由此想來,因距離蘇家屯太近,秘密監獄恐怕與陸軍總院的聯繫不能少了,至少得給予配型化驗技術支持,希望國際社會對陸軍總院給以調查。

陸軍總院報女患者淋巴細胞毒性試驗結果為1.5%,也就是白細胞配型相合。可以進行手術。手術那天早晨,鞍鋼鐵西醫院的救護車等在法院門外,看到警察去監獄提人,不一會就回來了,犯人被帶入法院,被宣判死刑後出來時,犯人被反綁雙臂,在法院門口,沒上去刑場的車之前,鞍鋼鐵西醫院的麻醉師陳曉菲(音),透過衣服向犯人臀部注射了一針藥,其中是2支肝素。為的是讓犯人的血液不會凝固,以保證取出腎的質量。鞍鋼鐵西醫院的那名女患者的手術非常成功,術後患者被安排在單獨的無菌間,專人看護,後來順利出院。

大連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也開展許多腎移植手術,1994年在泌尿外科主任高春章主持下,宋希雙大夫主刀,李泉林大夫主管患者就進行了腎移植。供腎的「死刑犯」首先被取了腎,泌尿外科的大夫又取了睪丸去解剖,眼科取去了角膜,骨科取去了骨,燒傷科取去了皮,最後只剩下一團肉,不知所終,因「死刑犯」的家屬無力支付收屍費(據說大陸現在被判死刑的人家屬要替他收骨灰得支付2000多元)。

中國大陸醫院把開展新項目定為科研方向,追求新、奇、特,在名利帶動下,以取屍體臟器無法律禁止為由,在不為人知的情況下幹著侵犯人權的事,這樣的事發展下去每個人的權利都將被侵犯,每個人都將喪失尊嚴,每個人的臟器都可能被盜取,每個人都可能因為更有錢有權的人需要臟器而被冤判死刑。

中華泌尿外科雜誌上發表的陸軍總院關於腎移植文章全都是從「死刑犯」身上取腎移植的經驗總結。其中有個名叫「向軍」的,其實他的真名被省去了姓,因其是高幹子弟,為了避嫌疑。據說好像是姓「任」。究竟幹了多少腎移植,大家可以去查一查中華泌尿外科雜誌看一看他們自己報的數字。

大連友誼醫院也不示弱,從陸軍總院引進人材,開展腎移植,現仍在繼續。因取腎要求嚴格,槍響後3分鐘內必須完成,做取腎工作的醫生都非常羨慕上海的同事,因上海的刑場在地下,取腎的醫務人員可事先進入場地從容的準備好取腎工作,因此取出的腎質量高。

現在蘇家屯秘密集中營就更厲害了,直接就可在活體上取腎了!

聽到有6000多大法弟子被秘密關押在蘇家屯,危在旦夕,我們不能等待,不能坐視。如有必要,屆時我可以站出來為以上的事實做證,為的是制止行惡,挽救生命。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13/1227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