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家屯集中營 血腥黑幕重

facebook google+ email 打印版本

【明慧網2006年3月10日】(明慧記者綜合報導)中國是國際器官買賣的最大交易地。最近國際販賣人體器官的地下公司和一些私人醫院將焦點集中到中國瀋陽蘇家屯。蘇家屯的集中營,已經關押了約6千名從東北等地秘密轉移來的法輪功學員。一些醫生集中在那裏做器官摘除手術,營內設有焚屍爐,法輪功學員屍體在器官摘下後馬上火化。

由於獲得人體器官的渠道越來越少,導致人體器官價格昂貴和等待時間長久。由於中共鎮壓法輪功的特務機構610給全國下達內部命令「對法輪功學員打死算自殺」,並實行「肉體消滅、經濟搞垮、名譽搞臭」的政策,導致被虐死的法輪功學員的器官成為中國器官買賣黑市交易的重要便宜貨源。

中共解體前夕,開始有計劃的滅口

據透露,從各地被秘密轉到蘇家屯集中營的法輪功學員,大都是長年被非法關押而堅決不「轉化」、堅持不向中共惡黨出賣自己的法輪功學員。在多年的非法關押中,這些學員親身經歷、親眼見證以及了解到的黑幕和能識別出的迫害者太多,已經成為一個個控訴中共、審判迫害兇手的最有力的活見證。

蘇家屯秘密集中營曝光兩日來,知情者都說,這是中共在面臨解體的前夕,開始對各種知情者滅口實施滅口計劃的重要一步,而法輪功學員已成為中共肉體滅絕行動的對像。據報導,已有至少6000名信念堅定的法輪功學員被從東北、中國中部、甚至其它地區,投入蘇家屯集中營彙集。中共不但殺人滅口,還從中撈取最後的一筆血腥外快!

一位在蘇家屯集中營工作的人報怨現在工作量越來越大,當局不斷將法輪功學員轉移到此,此監獄遠遠超飽滿,密集得無法想像,完全不是「人能呆的地方」,「不堪入目」。

營內磚頭焚屍爐常徐徐冒白煙

瀋陽蘇家屯集中營設立在一個隱蔽處,四週有叢樹等物遮擋。一位目擊者說:「現在瀋陽一些公路被封,不允許汽車通過,路上有障礙物擋住,通往蘇家屯的路上就設有類似障礙物。一般小車無法接近那裏,為不引起懷疑和找麻煩,我們當時是通過一輛運煤車接近集中營,看到營地內磚頭焚屍爐在徐徐冒白煙,周圍沒有人,氣氛很恐怖。當地人告訴我,每次經過這裏,都看到焚屍爐冒白煙」。

目擊者說,當地人都不願意去那裏,可能擔心被滅口。

參與摘除器官醫生和交易者被騙

據透露,參與購買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商人和醫生被告之,被摘除器官的法輪功學員是「煉功入魔而導致的死亡」或者是「因練功入邪後殺人,被當局判死刑後槍斃的犯人」,所以參與器官摘除的醫生和器官買賣商人不覺得有問題,也沒有道德和良心的譴責,

蘇家屯集中營販賣出去的器官價格便宜,國際器官買賣代理者想辦法接觸到蘇家屯來買賣器官。也有一些海外華人聯絡瀋陽的親戚,希望能到蘇家屯買到便宜的「腎臟」。

據消息透露,瀋陽一些私人醫院和衛生系統的人都知道可通過蘇家屯法輪功集中營可買到沒有注射毒針的人體器官。目擊者表示,當地人提起蘇家屯都很忌諱和警惕,一般人都不提這些事情。

遇難法輪功學員的器官「失蹤」

從過去幾年明慧網發表的大陸報導中,人們陸續看到:一些被折磨致死的法輪功修煉者身上,發現有不明來歷的血洞、刀口;有的則未經家屬同意被解剖;有的死難者體內器官被摘除。據大陸法輪功學員揭露:廣州白雲區戒毒所不法醫生公開「指導」折磨法輪功學員的打手,「不要打腰部,腰子有用」。

2001年2月16日,哈爾濱法輪功學員任鵬武(男,33歲)因散發關於天安門自焚的真象材料被捕,關押於呼蘭縣第二看守所,5天後即2月21日凌晨死亡。警察在未經家屬的同意下,假借法律鑑定的名義,將任鵬武身體從咽喉處至小便處的所有身體器官全部摘除,然後強行火化。

廣州郝潤娟,女,被抓前身體十分健康.在廣州白雲看守所遭受22天殘酷折磨後死亡。在家屬毫不知情的情況下,解剖了屍體。當家屬被通知去認屍時,遺體已面目皆非,還帶有鮮紅的血跡。由於遺體太不像郝潤娟,看過遺體兩次後,家屬都認為那不是郝潤娟。家屬只好把2歲的兒子帶來作檢驗,最後證實那面目皆非的遺體就是郝潤娟。

福建省寧德市孫瑞健,男,29歲,2000年11月進京上訪時被北京公安拘留。12月1日家屬被告知孫在公安押解情況下跳車死亡。家屬要求見遺體,公安方面推三阻四,躲躲閃閃。當孫瑞健的妻子見到遺體時,遺體已被剖腹解剖,死者眼睛異常突出。

一位曾在廣州白雲區戒毒所遭關押的男子透露,有一次他看見幾個「白粉仔」(吸毒犯)在毆打一名法輪功學員,正好被戒毒所的一名醫生看見。醫生說:「不要打腰部,腰子有用。」 他幾次聽到戒毒所的醫生對那些吸毒者說,打那些法輪功要注意不能打腹部和眼睛。

這位男士還表示,他親眼見到幾名和他關押在一起的操北方口音的法輪功青壯年男子,被拉出去後就沒有見他們回來。他說,那些外地法輪功學員家不在廣州,即使失蹤了,也沒有家屬會來查詢。據他觀察,廣州白雲區戒毒所經常指使毒癮發作的吸毒者打遭關押的外地法輪功學員,並要求保持器官完整。

中共官員或迴避或麻木

蘇家屯集中營黑幕曝光後,有媒體記者立刻打電話去瀋陽市核實。蘇家屯人民政府(24-89812520)的人說:那不歸我們管,你去問瀋陽市市政府。瀋陽市監獄管理分局(24-88908324)蘇家屯區政府(24-89812709)電話都是出現嘟嘟聲,不通的。瀋陽市司法局的人說:(這事是真的)「又如何呢?法輪功又能怎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