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三家勞動教養院部份酷刑展示一覽表(一)(圖)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三月一日】誰會忘記那個罪惡的地方,那個把法輪功女學員扒光衣服投入男牢的黑窩,那個令人髮指的使用了一切暴力手段折磨法輪功學員的人間地獄,那個到處都是撕心裂肺的慘叫聲的恐怖集中營。那裏的惡警對法輪功女學員說,「甚麼是『忍』,『忍』就是把你強姦了不允許上告!死刑犯可以上訴,但你們法輪功不可以。」… …

有人說時間可以沖淡一切,但歷史的昨天,人們不會忘記那把基督徒送入獅子口中的羅馬角鬥場,不會忘記那屠殺猶太人的德國納粹集中營,歷史的今天人們更不會忘記強姦、酷刑折磨、虐殺法輪功學員的遼寧馬三家教養院,在未來人類的歷史中,這裏將留下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最血腥、最殘暴、最邪惡、最可恥的一頁。

據明慧網4月23日消息:34歲的法輪功學員張海燕被折磨致瘋,在極度痛苦與恐慌中去世。

張海燕,家住遼寧省黑山縣胡家鎮西尤村王家自然屯。1996年開始學煉法輪功,修煉不久彎曲的右腿恢復正常,身心受益匪淺。2001年9月中旬,張海燕依法去北京上訪遭抓捕,關入黑山看守所,兩個多月後又被送到馬三家勞教2年。期間,馬三家勞教所對她施以吊銬、繩子捆綁、毒打等酷刑。2003年2月份,家人去探望她時,張海燕頭被包紮著,手腫得很厲害,已經不知和家裏人說話。當時勞教所仍堅持不放人。

又過了一個月即2003年3月21日,勞教所通知家屬接人,這時張海燕已經精神失常,生活不能自理。馬三家勞教所卻對家人說:「只放她一個月的假,一個月後我們去接人。」就這樣家裏人把張海燕接回,回來後發現她的頭頸部有3處筷子寬、大約十幾公分長而且很深的傷痕。回來後的10個月時間裏,張海燕從來不敢與人說話,甚至與丈夫、孩子都沒說過話,家裏人從來不敢和她高聲說話,哪怕是一個小孩在她身邊高聲說話都會把她嚇得渾身發抖。張海燕就在這種極度痛苦與恐慌中煎熬著,2004年1月18日含冤離世。

另一名34歲的法輪功女學員李景華,遼寧朝陽市龍城區召都巴鄉李仗子村人,99年10月30日被送到馬三家,2001年被迫害致瘋。2000年10月這裏更是發生了震驚世界的將女性法輪功學員扒光衣服推入男牢的駭聞,其他被馬三家迫害致死的還有王文君、白淑貞、張桂芝、鄒桂榮等。據不完全統計,七年來,由於馬三家教養院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直接導致至少5人死亡、7人精神失常、多人致殘。

馬三家教養院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做盡壞事,當著外國記者面前卻不敢承認其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事實,它們製造假象,妄圖矇騙全世界人民。

然而真相是必須被揭發出來的,不僅僅是為了死去者與承受苦難者的冤屈,也是要給歷史留下一個明證,讓後人永遠記住歷史的今天中共惡黨及其爪牙對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徒所犯下的罪惡。因此根據明慧網報導出來的部份馬三家教養院的迫害事實,我們整理出馬三家教養院慣用的迫害法輪功學員近百種酷刑手段,由於資源、時間有限,我們僅先公布二十種馬三家最常用的酷刑。以下為酷刑迫害展示圖(由真人模擬)。

酷刑名稱


酷刑(一)蹶刑
酷刑(二)臂刑
酷刑(三)倒立
酷刑(四)倒掛
酷刑(五)封嘴
酷刑(六)綁刑
酷刑(七)銬刑
酷刑(八)兩頭扣一頭
酷刑(九)劈腿頭撞地
酷刑(十)坐小板凳
酷刑(十一)坐涼水盆
酷刑(十二)暴打
酷刑(十三)電擊
酷刑(十四)小號內坐鐵椅子
酷刑(十五)「悶罐」 內坐鐵椅子
酷刑(十六)強制灌食
酷刑(十七)強制鼻飼
酷刑(十八)裸銬「死人床」強制鼻飼
酷刑(十九)金龍探海
酷刑(二十)凍刑


酷刑圖片及圖解

酷刑(一):蹶刑


圖 1

圖 2

圖3

此種酷刑即是逼迫法輪功學員上身與下肢呈四十五度角蹶著,腿要繃直,頭朝下,手臂從後向上舉起抻直至最大限度,或向下盡力去摸腳後跟。很多法輪功學員都被強拉到廁所罰蹶。長時間被施此種酷刑會造成手臂、腿部抽筋,酸痛。法輪功學員鄒桂榮(現已被迫害致死)、戈春玲被上過此刑。
酷刑(二)臂刑


圖4

此種酷刑即是強迫法輪功學員雙手臂上舉,不許放下來,24小時不讓睡覺,旁邊有惡警監視。如稍有鬆懈,就會遭致電棍電擊或暴打。惡警還用手掐法輪功學員的身體,法輪功學員身上被掐得青一塊,紫一塊,手臂由於長時間高舉而酸痛乏力,身體哆嗦,大汗淋漓。

酷刑(三)倒立


圖 5

圖6

此種酷刑即是迫使法輪功學員大頭朝下,兩手撐地,兩腿向上伸直,倒戳在牆邊,由包夾或惡警按住腿、腳,然後由惡警用電棍電擊心臟部位,長時間受此酷刑者大多頭暈、眼部充血,在電棍的電擊下心跳加快,呼吸困難。

酷刑(四)倒掛


圖7

圖 8

此種酷刑即是將法輪功學員的兩小腿倒掛在單人床下鋪側面的橫欄上,頭朝下懸著,不著地,兩手臂被反綁。遭受此酷刑的法輪功學員由於頭部倒控、充血,脹得很大,幾分鐘就會感覺頭暈目眩,呼吸急促。惡警王秀菊曾把法輪功學員張秀玲吊掛在床上,指使猶大打她的頭,眼睛被打得青紫,還用點著的紙燒她的臉。

酷刑(五)封嘴


圖9

圖 10

圖 11

此種酷刑即是用膠帶把法輪功學員的嘴、臉、頭部都纏上,只露出兩隻眼睛,將手臂背到後面也用膠帶纏上,然後進行毒打。法輪功學員劉殿琴被惡警任紅讚用衛生紙堵住嘴,再用膠帶一圈圈的纏上,對著劉的耳朵念污衊大法的書。

酷刑(六)綁刑

之一:全身捆綁


圖12

圖 13

圖14

此種酷刑即是使法輪功學員身體直立,用繩子捆綁全身,不許低頭,24小時不許睡覺,稍一打瞌睡,就會遭受電棍電擊脖子、下頜等敏感部位。

之二:綁腿加背銬


圖15

圖 16


圖17

圖18

此種酷刑即是將法輪功學員的雙腿雙盤,用細繩勒緊捆實,雙臂扳向背後,銬上雙手。銬手的姿勢分兩種,如圖17、18.被綁者幾小時或十幾小時不被放開,還經常被逼聞臭鞋、髒物,有的乾脆被封口。此種酷刑是邪惡逼迫法輪功學員轉化時慣用的卑鄙伎倆。2002年12月,在隊長值班室,錦州法輪功學員王芳(40歲左右),被惡警董淑霞指使猶大施以此刑長達四個多小時,放開後致使左腿不能走路,失去知覺,左臂不能正常活動,耷拉著,手銬勒進皮肉裏,至今仍留有疤痕。

之三:「球」型捆綁


圖 19

圖 20


圖21

圖22

此種酷刑即是將法輪功學員的雙手反扣或用粗繩綁上,將腿雙盤踩實、綁緊,再用繩將學員的頭部與腿綁在一起,整個人呈「球」 型。遭受此酷刑者開始是劇痛,後來腿就沒有知覺了,由於血不循環,腿腫脹得很粗,放開時,幾個月內不能走路,幾年內走路都一瘸一拐的,嚴重者雙腿致殘。為了加重法輪功學員的痛苦,有的惡警還毫無人性地坐在法輪功學員的身上,法輪功學員痛苦的呻吟聲它們是充耳不聞。錦州法輪功學員王文君(現已被迫害致死)在2003年12月受過此刑長達9小時。最長受刑者被綁了五天五夜,放開時,雙腿致殘。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