徹底銷毀共產邪靈遺物

記一次深刻的教訓


【明慧網2006年2月9日】2005年10月某天,女兒打電話來:「媽,豆豆(化名)病了三天啦,打吊針,吃藥怎麼也不退燒?」我趕到醫院時,孩子躺著不睜眼。女兒說:「重陽節單位組織退休老黨員到韶山去旅遊,爺爺從韶山帶回兩枚毛賊像章,其中一枚還將豆豆的名字刻在上面,一到家就給孩子掛上,當晚就發燒。」我說是共產邪靈在害人,趕快將賊像拿下,用刻刀劃掉豆豆的名字,將賊像扔到廁所裏了。然後我和三個妹妹圍著昏睡的孩子發正念,豆豆醒後就說:「外婆我要喝水。」女兒非常高興的說:「幾天沒有吃東西,是師父救了豆豆。」母子倆非常虔誠的在法像前磕了頭。

每逢休息,豆豆就到我這裏來,其它時間爺爺奶奶管。午睡前我讀《轉法輪》給他聽,他經常糾正我發音不准的普通話,他只要一看到毛賊的像,就說:「要外婆滅它。」我說:「好,你去滅吧。」他口中念著正法口訣,拿起筆在毛賊像上寫一個滅。我說:「豆豆你平時總要滅毛賊,為甚麼要掛它的像呢?」他說:「爺爺非要我掛,上面有我的名字我才掛的。」孫子口口聲聲滅毛賊,爺爺,奶奶非常擔心,警告過兒子。女兒對我說:「媽,你修煉大法我非常支持,不要叫豆豆說那些話,他還只四歲多。」這次孩子生病後,女兒說:「如果不親眼所見我絕不會相信,難怪你們要滅它。」

爺爺奶奶都是老黨員,退休工資高,因此對惡黨感恩戴德。做他們「三退」工作難度大,遲遲沒有行動。叫女兒以豆豆這次生病為由,先探一下口氣,女兒說:「我一提此事,他們馬上反對,不相信……。」由於自己沒學好法,沒讓他們明白真相被魔鑽了空子,由此引發一系列魔難。

12月上旬,女兒說:「真煩人,爺爺將另一枚賊像又給豆豆掛著,總在追問刻名字的那一枚。掛上後,豆豆就沒精神,嘴唇都發白。爺爺說要買多種維生素營養片給他吃,我說掛了這東西、吃人參燕窩都不管用,爺爺就是不聽。」我說這是共產邪靈操控人在幹。女兒想辦法將賊像拿來,交給我時說:「這一枚不能扔,他們要像時我不好交待。媽,能用師父的法把它鎮住嗎?」由於沒學好法,完全用常人的思維在做事,我在一張白紙上寫好正法口訣,將賊像包起來,扔到廁所的梳妝台下面。由於法理不清一錯再錯,致使女兒也不舒服,她說:「自從賊像扔到梳妝台下面後,背心像潑冷水,乍冷乍寒,渾身沒勁。」我說共產邪靈又害人了,拿到我那裏去吧,我房間供著師尊法像。拿走賊像後女兒不舒服的狀態也消失了。

我將賊像扔到沙發下面,前幾天打掃衛生,我照著賊像踩了一腳。當時沒想到是用正法口訣包著,也踩了正法口訣,當晚好像是感冒的症狀,背心發涼,認為是消業。這個現象持續了幾天,咳得嗓子都啞了,鼻血直流,連水都不想喝。蓋幾床棉被,電熱毯開著,還凍得直哆嗦。老伴無數次勸我到醫院去,我堅決不去。他急了說:「你再不到醫院去,我就將書交到公安局去……。」無論他怎樣軟硬兼施就是不上醫院。

第五天的下午,迷糊之中,夢見我爬到懸崖邊,看見大姐和幾個人站在峭壁旁(都是同修),我想到他們那裏去,就必須翻過一堵石牆,石牆的下面是萬丈深淵,就不敢翻了。往後一看,山坡上到處是羽毛,心想:將羽毛撿回家吧,我就下山撿羽毛。這時看見天空黑壓壓的一片烏鴉,它們看見我在撿羽毛,就拼命撲打著翅膀,羽毛像雪花一樣飄下來,我就拼命的撿。醒後,覺得手臂非常癢一看長了很多蠶豆大小的紅包。第二天渾身上下都長滿了。我不敢對老伴說,打電話給么妹,么妹說:「二姐,這不是消業,是邪惡在迫害呀!你要向內找,你到我這裏來吧,我打電話叫二個姐姐一起圍著你發正念。」我說:「我不想來,你姐夫為我不上醫院,正不高興呢!我能挺得過的。」我問自己那錯了?哪不對?但總認為自己沒錯。

12月31日,到了第七天。老伴拗不過我,吃完飯就出去了。中午發完正念,感覺病更重了,說冷吧,前面身體像在火爐上烤著,口、鼻幹得像冒煙樣;說熱吧,後面身體像躺在冰上,凍得直哆嗦。熱得不行,將手腳伸到外面馬上像抽筋一樣酸痛酸痛的,只好縮回到被窩裏。全身都是包,奇癢。已是下午一點多鐘了,心想:決不承認迫害,要趕緊學法,提高心性堵漏洞。

渾身沒勁,連睜眼都費力,我大聲鼓勵自己,哪怕用雙手撐著眼,我今天也要學法。順手拿起床頭的經文,正好翻倒《道法》那篇,我一句句的背,當背到:「還沒修成的一面怎麼能抑制主思想、抑制已經得了法的一面呢?人為的滋養了邪魔,使其鑽了法的空子。做為弟子,當魔難來時,真能達到坦然不動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層次對你的不同要求,就足已過關了。再要是沒完沒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行為存在其它問題,一定是邪惡的魔在鑽你們放任了的空子。」我越背越清醒,也不覺得癢了。

向內找;從韶山老巢帶回的賊像,作為修煉人,應無條件及時處理掉。我不但沒扔,還用正法口訣包上它亂放,還用腳踩。我這樣做不對呀!是不敬師不敬法的行為。我繼續背著,背到最後一句:「我告訴了你們法的莊嚴、神聖,目地是抹去你們對法的迷惑、誤解。」法敲醒了我,迅速爬起來從沙發下找出包賊像的那張紙,跪在法像前,懺悔著:師父呀!我這是在破壞法呀!常人不可能理解法的內涵,而作為修煉的人做出如此愚蠢的事來,誤導常人懷疑大法的威力。我痛哭流涕,怎麼辦?我決不能趴下,千萬不要再錯過這最後師尊留給我彌補的機緣。

不知不覺已到下午5點多鐘,女兒女婿來看我,一見我都大吃一驚:「哎呀,怎麼病成這個樣子,這一病老了五歲。」女兒看到密密麻麻的紅包,非常緊張,我說就是那枚賊像沒扔掉引起的。她說趕快扔了,救人要緊。我將賊像扔到外面的下水道裏,人感到一身輕。當天晚上就開始寫這段深刻的教訓。快到午夜12點,我的初稿也完成了,在這辭舊迎新之際,發完正念,2006年新的一年開始了。

靜思過去的一年多少次的摔跟頭,慈悲的師尊沒丟下我這不爭氣的人,每次都用心良苦的點化我,在新的一年裏,哪怕從零開始,我一定努力做好三件事、「事事對照,做到是修」(《洪吟﹒實修》)。

將這段教訓寫出來,一是歸正自己,二是引起同修注意,哪怕家中有隻字片語共黨邪靈惡黨的東西,都要銷毀掉,決不讓它有滋養的場所,有喘息的餘地 。至於說人民幣上毛賊的像,我個人認為,一切都在師尊的掌控之中,師父自會有辦法處理。這只是在我這個境界中的認識,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