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老站長的走想到的


【明慧網2006年2月9日】2006年大年初一,老站長被病魔奪走了生命。得知這一噩耗,本地同修感到非常痛惜。少數老年同修悲痛之餘對此困惑不解:老站長為大法做了那麼多,修得那麼好,怎麼說走就走了呢?這裏談一下個人的想法。

這位老學員年屆八旬,因7.20之前長時期擔任本地大法輔導站站長工作,故而本地同修都習慣的叫他「老站長」。無論在7.20之前還是之後,老站長為大法做了很多事情(其實也是為自己做的),在本地同修中享有很高的聲譽。師父洪傳大法不久,老站長就帶領全家人先後參加了幾個講法班,隨後將大法帶回本地洪傳。由於人傳人、心傳心,大法在本地傳的越來越廣,幾年來走入大法修煉的人達數千之眾。7.20邪惡迫害發生後,老站長自然成了本地邪惡迫害的重點,他曾因證實法被非法關押,後來又流離失所了一段時間。自從師父發表《不是搞政治》、《向世間轉輪》等新經文後,老站長就主動走出來做一些協調工作,多次下鄉幫助當地學員成立學法小組。一般情況下,他一天要參加三個學法小組的學習。平時積極推「九評」、勸「三退」。每天四個整點發正念都能按時做到。就是這樣一個看起來三件事樣樣做的都很不錯的老同修,在正法的最後階段突然走了,的確令人深思。

毫無疑問,老站長的走是邪惡迫害造成的,但邪惡為甚麼能夠得手呢?老站長為大法做了很多事情,「大法為甚麼不能保護他呢?」在本地少數學法不深的老年同修的潛意識裏,難免會產生這樣的疑問。(這個問題在《2005年舊金山講法》中師父已經做了明確的解法)

據悉,十多年來老站長雖然為大法做了很多事情,東奔西走,風餐露宿,但他在修煉上卻有一個致命的漏洞,那就是長期放不下人的東西,特別是放不下對兒孫的親情。為此近兩年來老站長過了一個又一個親情關,每次都過的不好,積攢到最後竟成了老站長難以逾越的一個大關。

導致老站長走的表面的直接原因是:農曆新年前夕小女兒打來電話說,她二姐(大法學員)近來病業很重,二姐夫讓妻子上醫院治病,否則會死在家裏;她二姐自己堅決不肯上醫院,寧可自己搬出來住。老站長一聽到這個消息,當時就受不了了,精神受到沉重打擊,很快就出現危重病態。這時,小女兒又打來電話說,她二姐那邊沒事了。可老站長卻從此站不起來了。很明顯,這不就是舊勢力製造的一個魔難嗎?

老站長昏迷不醒後,曾恢復意識,得以在人和神的道路上做出抉擇。然而老站長在關鍵時刻選擇住院治療,結果六天後就被舊勢力奪去了生命。

針對老站長離去的具體情況,我們重溫了師父《2005年舊金山講法》中回答弟子提問時的有關講法,相信上述疑問自會得到解答。師父是這樣回答弟子的:

「弟子問:有些學員全身心的為大法做事,有些遇到了生命危險,這可能是他們忽略了個人修煉,有些關沒過好。但正因為他們還是修煉的人,不可能關關都過好,為甚麼大法不能保護他們?

師:你好像在指問大法為甚麼不保護他們。每個人的情況都是很複雜的,不是說每個關你都要同樣的有那麼一點點正念就能過去。有的就得用相當大的正念過去,有的得用放下生命的執著才能過的去。甚麼是修煉?是要走向神的!師父甚麼都替你承擔了,遇到甚麼危險大法都保護著,你頭上有個保護傘哪?甚麼難都沒有,這修煉多舒服啊,那誰不會修啊?其實情況很複雜。有的學員史前與舊勢力有過協定,他就是要在這時候走怎麼辦?有的學員根本執著一直沒去,這就是根本上是不是大法弟子的問題。常人也能做大法弟子做的事,但卻不能當作大法弟子帶。有的學員被舊勢力鑽了空子,對執著又不願放棄,可是在過關中又很可能是生死大關怎麼辦?有的學員年壽到了而又不精進,還有極少數必須先走一步才行的,等等。千萬別用人心看待修煉哪!

我剛才還在講呢,修煉的人和常人的理是反的,人認為舒服那是好事,大法弟子認為人舒服對提高是壞事,不舒服對提高來講是好事。(鼓掌)這根本觀念你轉變過來沒有?碰到點魔難、碰點甚麼你都過不了,最後積攢到很大的時候就是一大關,那一大關你不放下生命你都過不去,那怎麼辦?甚至於關大的你放下生命都平衡不了,舊勢力不放你過去,而你正念又不足,你說怎麼辦?你叫師父怎麼辦?師父無條件的保護你,你卻不精進,甚至像是個常人一樣!你說我是大法弟子,可是你的思想與行為就是個常人。我今天度的是大法弟子,不能夠無故的去保護一個常人。常人的生老病死是天理,不能無故干預。你們知道今天師父在幹甚麼嗎?我在正宇宙的法,我怎麼正的?我用甚麼正的?我能用不對的做法來正宇宙的法嗎?無條件的保護一個不合格的修煉人就是對你負責?那是正宇宙的法嗎?大法弟子為甚麼要修煉、為甚麼要過關、為甚麼要正念強、為甚麼要吃苦?只有這樣才能算是修煉。其實修煉就是來吃苦來了,不是為了得到在人世間的保護來的。學大法有保護,修大法也要吃苦啊。有的學員說了碰到危險師父會保護,是!正念正行時一定會保護。」

筆者悟到:老站長為大法做的事決不會白做,他會因此得到自己該得到的一切美好。但是從修煉角度來講,卻是非常遺憾的一個結果:也許老站長史前與舊勢力有過約定,也許老站長的根本執著一直沒去,也許老站長被舊勢力鑽了空子,也許老站長的年壽到了……。不論存在上述哪種情況(或幾種情況並存),只要老站長正念足,關鍵時刻表現出的是神念而不是人念,師父一定會幫得了的(這方面的例子在明慧文章中經常見到)。「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師徒恩》)。危急狀態下老站長曾有兩次正念選擇的機會。遺憾的是,關鍵時刻老站長表現的是人念,選擇了人的路、舊勢力安排的路。

老站長的走給本地同修留下了深深的遺憾,也再次給我們敲響了警鐘:大法修煉是極其嚴肅的,來不得半點敷衍和掩飾。正法進程急速推進,時不我待,要求我們在心性的提高上必須緊緊跟上。人的東西要趕緊往下放,這樣才能過好每一關每一難,才能在嚴峻的考驗中讓自己的神的思想和正念主宰一切,才能最後走向神。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