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洪傳歐洲(十)── 童話王國聞佛法(圖)


【明慧網2006年2月8日】一說起丹麥,人們自然會想起美麗的安徒生童話故事:海的女兒,賣火柴的小女孩,醜小鴨,夜鶯,辦事總不會錯的老頭子,皇帝的新衣……二百年來他們的故事被翻譯成一百多種文字,傳遍世界每個角落。

丹麥法輪功學員集體煉功

然而丹麥的地理環境,歷史和今天又是怎樣的呢?

位於歐洲大陸西北端的丹麥東靠波羅的海,西瀕北海,北面隔海峽與挪威、瑞典相望,南部毗連德國。本土由日德蘭半島和菲英、西蘭等483個大小島嶼組成,面積為4.3萬平方公里,人口500多萬,此外還有分別於1979年和1948年自治的格陵蘭島和法羅群島。丹麥是歐洲最古老的君主國之一,君主制度延續了一千多年。這是一個信神的國度,97%的居民信奉基督教,丹麥瑪格麗特女王每年聖誕電視講話中都說:上帝保祐丹麥。

丹麥鄉村的美麗和寧靜,襯以眾多的莊園和古城堡,開闊的鄉間公路旁那如畫圖一般的古老鄉村教堂,使人感受到安徒生美麗童話故事中的意境。民風古樸的丹麥人善良而富於想像力。

在首都哥本哈根長堤公園的海邊,小小的美人魚雕像坐在一塊花崗岩石上,靜靜的回首注視著大海,仿佛在傾聽著那來自藍天和大海,來自生命和宇宙的故事。

大法洪傳 千年古國聞佛法

1998年春天,在遙遠的大西洋彼岸的美國紐約召開的法輪大法心得交流會上,一名學員向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老師問道:「我是從丹麥來的,在加州有幸得法,我是否應該回丹麥弘法?我擔心擔負不起。」老師的回答解除了她心中的疑慮。


揭露中共迫害的反酷刑展

不久這位學員回到了丹麥,和瑞典學員一起,開辦了丹麥第一個法輪大法九天班和煉功點。開始的那段日子裏,曾經參加李洪志老師1995在瑞典哥德堡的講法班的瑞典哥德堡學員斯萬(Sven),不辭勞苦,每兩週一次開車往返數百里到哥本哈根,來煉功點上教功和交流。從此,在哥本哈根風景優美的國王公園,人們經常看到有一群人在那裏煉著一種優美祥和的功法──法輪功。他們中有70多歲的老人,也有幾歲大的小孩。他們迎著初升的太陽,冒著冰雪嚴寒煉功,和大自然溶為一體。

今天,丹麥多個城市都有煉功點,在哥本哈根、奧爾胡斯(Aarhus)、奧登塞(Odense)……在國王公園裏、女王皇宮前、美人魚雕像的海邊、市政廳廣場、新廣場川流不息的人流中,都可以聽到法輪功優美的煉功音樂,可以看到法輪功學員向世人講法輪功在中國受迫害的真相的身影。他們揭穿中共政權的謊言,和平反對中共迫害的行動使人想起安徒生童話故事中,那個家喻戶曉的故事:皇帝的新衣。騙子編造的謊言,騙住了全城的百姓,人們害怕自己被認為是智力低下的人群,即使看到了真相也不敢相信自己,只有那個天真無邪的小男孩講出真話。

這些法輪功學員都是社會中普通的一員,有一份工作或在學校學習,有自己的家庭和親人,同時又是按照「真善忍」去修煉的人。每個煉功人都有屬於自己的故事,鮮為人知,或許能給人以啟迪。

六十春秋歲月去 人生苦短為法來

鮑爾•安德生(Poul Andersen)今年70多歲了,修煉法輪功已有8個年頭,是一位退休的飛機工程師。看到他,使人很容易想起安徒生童話《老頭子辦事總不會錯》中的那個老頭子。他不善言談,特別不喜歡談自己。終於有一天他講了自己的故事。


中使館前和平抗議迫害

法輪功學員鮑爾接受採訪

他小時候身體不好,經常生病。有一次病得很厲害,人神志都不清醒了。經過治療又活了回來。自此以後,冥冥之中,他感到,他來到人世間,不僅僅是為當人而來的,有一件大事在等待著他。就這樣他等啊等,一等就等了60年。1998年從美國來了一位中國女子,是位法輪功學員,在哥本哈根開辦了法輪功九天班。鮑爾•安德生參加了九天班,他發現這就是他苦苦等了60年的大事,現在終於等到了。法輪大法太好了,數十年的期盼終成現實,那種發自生命的喜悅伴隨著他,從此他走上了修煉的路。

開始煉功不久,他煉著煉著就感覺一股熱流通遍全身,問別的學員才知道這是灌頂,回去再讀《轉法輪》,明白了其中很多的道理。煉功後,他身體比以前好了,原來的慢性汞中毒症狀消失了。思想的變化、身體的反應很多都應驗了書中闡述。

在中國的那場對法輪功的迫害發生後,他和其他法輪功學員一道,走到很多國家和地區,向人們講述法輪功無辜被迫害的真相。他每天都精力充沛的騎著自行車去煉功點煉功。從2002年開始,他和別的學員一起每天1小時去中共大使館前和平抗議對法輪功的迫害,風風雨雨走過了4個年頭。他表示要一直堅持到迫害停止。

奇妙的得法緣

今年三十多歲的麥克(Michael)住在哥本哈根,於1994年到印度尼西亞學習和工作,99年在那裏的朋友的一位親戚給了他一本《法輪功》。回丹麥後麥克又參加了法輪功九天講法班。他說:「我看了《法輪功》以後,明白了很多道理,後來看了《轉法輪》,覺得法輪功真善忍原則非常好,就開始了修煉。」


麥克(右)講真相

從此麥克經常到市裏煉功點煉功。他在幼兒園工作,有時小孩吵鬧,打鬧不停,他把這作為修煉的一部份,努力做到不動氣,耐心引導孩子們要真誠、善良和忍讓,做個好孩子。

在加拿大溫哥華法會期間,不少來自世界各地的法輪功學員相聚一起。一天在一位學員家裏,兩位小伙子說著話,突然彼此非常高興的擁抱在一起。其中一位就是丹麥的麥克,另一位是巴西的學員Jan。兩人雖說是第一次見面,但奇妙的得法之緣早在幾年前就把兩人連到了一起。當年麥克在印度尼西亞得到《法輪功》一書後,回到丹麥後開始了修煉。他想:我得到了這麼好的功法,而在印度尼西亞的那位朋友還沒有得到。於是便給朋友寄去一本英文《轉法輪》。後來巴西的這位小伙子旅遊到印度尼西亞,從麥克的那位朋友那裏得到這本《轉法輪》並開始修煉。他是巴西的第一名法輪功學員,後來曾走到了北京天安門抗議中共迫害法輪功。

會多國語言的馬可

馬可(Marco),這位丹麥生丹麥長的小伙子,父親是早年旅居意大利的華人,母親是意大利人。中華民族五千年文化源遠流長,馬可希望能多了解中華文化,於是他來到了中國。在中國他結識了不少朋友,其中一位朋友去了美國,在美國得法修煉。朋友向他講述法輪大法的美好和自己的親身體會,並專程坐飛機來丹麥引導他得法。


馬可在格陵蘭島洪法

馬可在斯德哥爾摩的新聞發布會上發言

馬可得法修煉後,身心變化很大,在工作中以及同事之間相處中心態祥和,所以經常聽到同事說:「他是好人。」原來患有的花粉過敏症和心律不齊現象,也在不知不覺中消失了。

然而這麼好的功法卻遭到中共政權的迫害,對此馬可感到很痛心:「在中國這麼多遵循真善忍原則的好人,被打,被抓進監獄,有的還被打死。怎麼能再這樣下去呢。而我們在民主社會能自由煉功,如果不告訴人們在中國發生的事情,就是不善的行為。」本著這種善念,馬可利用假期去了丹麥各地和世界上很多國家,東到台灣,西至美國、加拿大,北到格陵蘭島。

另外馬可還有一個特長:會講多國語言,丹麥語、英語自不用說,還有瑞典語、漢語、德語、西班牙語,意大利語。在揭露迫害,講清真相中派上了大用場。在巴黎用簡單的法語與路人講,在墨西哥用西班牙語告訴司機發生在中國的迫害情況。

**********

這樣的故事還很多,幾年來隨著法輪功學員的努力,越來越多的丹麥人了解了法輪功,走近法輪功。在這個自由和平的藍天下,大法的煉功音樂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