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連市非法關押場所的酷刑示意圖 【明慧網】

大連市非法關押場所的酷刑示意圖

【明慧網2006年2月25日】

大連市姚家看守所

高精度圖片
地環

脖子上戴著鐵環,兩手腕上戴著手銬,兩腳踝上戴著死刑犯腳鐐,又用鐵鏈把這三部份串起來,人的身體只能向前傾,佝僂著。鎖頭是在連結手和腳之間的鐵鏈上。地環是永久固定在腳前面的鐵塊上。鐵塊嵌在犯人集體大床上。

大法弟子如果喊大法好,就用抹布堵住弟子的嘴,用拖鞋抽打大法弟子。把監牢的門窗全關上,怕參觀的人聽到。

高精度圖片
灌食

惡警迫害大法弟子,並且逼著犯人迫害大法弟子。惡警踩在學員的胸上,喀喀作響。用皮革、拖鞋、皮帶抽打大法弟子。惡警把被褥全拿走,有的大法弟子穿著單衣沒有被褥被迫躺在床上九天九夜,一共躺在床上共五十九天,而犯人此時已蓋好幾床棉被了。

絕大部份大法弟子戴著手銬、腳鐐,大字形綁在床上灌食。有的大法弟子甚至幾個月、半年多被綁在上面,也不放下來。

高精度圖片
大字形鐵鏈示意圖

高精度圖片
戴手銬、腳鐐演示照片

把大法弟子綁在犯人大鋪上,身體成大字形,手戴手銬,腳戴腳鐐,用鐵鏈連結起來,用一把大鎖鎖在腹上。兩手與兩腳的鐵鏈分別固定在樁上。

高精度圖片
搶大法弟子衣服

大法弟子在看守所打掃衛生時,撿到一支筆。穿著自己製作的衣服,惡警拼命的往下扯大法弟子衣服。

大連市教養院

高精度圖片
抻床

把大法弟子架在空鐵床上,只墊三塊木頭板,每塊只有10釐米左右寬,木板上有很多刺,紮在身上很疼。最上面一塊只墊住肩膀和後腦勺,而腦袋大部份還懸在外面很難受。

手和腳用手銬銬上,小臂和小腿全部用黃膠帶纏在床的三角鐵架子上,以此來達到轉化大法弟子的目的。

腳關節正好磕在鐵架上,非常疼痛。長時間架在抻床上,胳膊和腿腫得锃亮。怕學員喊口號用膠帶把嘴封住。

為了達到轉化目的,還往大法弟子身上倒髒水。往嘴裏灌濃醋、蒜汁、蒜塊。還會往大法弟子身上放蟲子,例如二十多個硬殼蟲,往大法弟子嘴裏放大蜘蛛、灌尿。

高精度圖片
關小籠子

小籠子是用白鋼做成的。大法弟子都被迫戴上拳擊帽,戴著手銬,大法弟子光腳站在籠子裏,每天都要站上二十小時左右。有的大法弟子一直被逼站了五天。大法弟子被迫害的雙腳腫大。有的大法弟子被幾種酷刑反覆迫害。以此來達到轉化的目的。

高精度圖片
被綁在小籠子外面示意圖

高精度圖片
被綁在小籠子外面演示照片

把大法弟子先戴上手銬和腳鐐,再渾身纏上塑料,包括頭,只留兩眼和鼻孔幾處窟窿。頭上纏完塑料後又用棉帽戴上,捂得很緊。在膝蓋下方用繩子纏上,後面纏在小籠子上,勒的很痛。

身後已沒有空隙,然後再放一塊上面有很多刺的木板。人經過這樣一折騰,站在木板前只能踮著腳尖,難受程度可想而知。腳上也戴著手銬,勒上一宿,腳和腿便腫得很厲害,只有腳踝骨處很細,踝骨看的很清楚,因是被手銬勒的。

高精度圖片
小燕飛機

一惡人騎在大法弟子的脖子上,雙手用力拽頭髮,一惡人架著胳膊往指甲縫內紮牙籤,一惡人架著胳膊拿拖鞋往臉上打。家人往大法弟子帳上存錢,但坐小號期間不允許用。

高精度圖片
九十度哈腰

大法弟子不轉化,把大法弟子和一個犯人投入小號,分別用手銬銬上,兩人手銬交叉銬著。犯人睡覺,不許大法弟子睡覺,只能九十度哈著腰。

瀋陽大北女子監獄

高精度圖片
關小號

在一個小號內,四個犯人包夾一個大法弟子,身後用一塊板擋著,就是便廁。夏天強迫大法弟子穿上棉襖,為怕大法弟子脫下棉襖,棉襖對襟用機器扎上,手撕不開。因大法弟子不戴監獄管理犯人的小牌,在棉襖上縫上很多犯人小牌。大法弟子手一動,包夾犯人便上來拳打腳踢。犯人還踩大法弟子的腳踝。有的大法弟子穿著棉襖六天六夜被逼不讓睡覺。

大北女子監獄小號和大北女子監獄裏基本都是用殺人犯看管大法弟子與折磨大法弟子。例如2002年白獄長親自上陣率領殺人犯與惡警共同迫害大法弟子。

高精度圖片
踩腳背、坐小板凳

把大法弟子身上綁上繩子,手用繩子綁上,前面有一個犯人踩腳背,並且拽頭髮用力往下摁頭,還有一個犯人等著輪班踩腳背。大法弟子後背有一個犯人把著大法弟子的手不讓動,把大法弟子嘴裏塞上抹布,不讓喊大法好。

高精度圖片
死人床示意圖

高精度圖片
死人床演示照片

用殺人犯看著大法弟子,把大法弟子手腳綁在鐵床上,綁得太緊不通血脈。床上只有身上一塊帶窟窿以方便大小便的木板。大法弟子絕食,給大法弟子灌苞米糊,不知裏面摻了甚麼,大法弟子上吐下瀉。用殺人犯當「醫生」,往大法弟子身上輸毒藥6瓶,共輸了6天6夜。往大法弟子打毒藥,還扣大法弟子帳上的錢。渾身發冷,就像掉就冰窟窿一樣。又抽血,抽不著就往骨頭上紮,扎得直有聲響。心電圖已經顯示不出心跳,跟死人一樣。有的警察和犯人眼裏都含著眼淚。大小便根本沒有人管。有的大法弟子被綁在死人床上迫害20天,有的弟子甚至被綁在死人床上達幾個月。沒有師父加持,死人床根本下不來。

高精度圖片
踩腳踝

大部份由犯人被惡警所逼迫害大法弟子,兩人雙腳踩在大法弟子雙踝上,並且用牙籤到處捅。還有兩人在換班。有的大法弟子三天不給水喝,一天只給一個窩窩頭。小號裏有電子眼,不讓四個犯人睡覺,看著弟子,只要弟子睡覺,就每次罰犯人每人一百元錢,犯人為了不被罰錢,就拼命迫害大法弟子。當有的小號裏的弟子已被迫害死了。而對面小號裏的大法弟子已被迫害了十五天,才被放出小號,而有的大法弟子已是多次進出小號。

高精度圖片
迫害講真相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一講真相,就叫六人抬著大法弟子,也抬不動。這是經常發生的事情,還用抹布把大法弟子的嘴堵上。二百多犯人在那兒觀看。

馬三家教養院

高精度圖片
用抹布勒、手掐

有的大法弟子被迫害的快不行時,幾個惡人就用編織袋做成一塊大布,拖著大法弟子。女惡警一手大拇指頂著大法弟子的下巴頦,一手掐著大法弟子的脖子,獄醫用抹布勒住大法弟子的嘴,不讓講真相。把講真相的大法弟子送入小號。有的大法弟子沒進小號前身體很好,但出來被迫害的昏迷不醒。

高精度圖片
野蠻灌食

大法弟子絕食,七八個警察和惡獄醫共同迫害大法弟子,在地上野蠻灌食。有兩個惡警把大法弟子胳膊拉開踩住大法弟子的兩手,並且用穿皮鞋的腳捻手;有一個惡警用一隻腳往大法弟子的胸口及肚子跺;一個惡警坐在大法弟子腿上;還有的惡警拿著電棍。惡獄醫則蹲在地上快速用小勺灌食,也根本不管大法弟子能否喘上氣來,倒的滿頭滿臉全是灌食的苞米糊,苞米糊不知兌的甚麼。

惡警不講衛生與人道,灌食的管等一切用具都放在廁所裏用一個飯盒裝著,泡上涼水。

大連公安一處

高精度圖片
野蠻照相

大連公安一處到姚家看守所提審大法弟子,大法弟子拒絕回答問題,並且勸善。他們達不到目的,趁著送大法弟子回監室的瞬間,為了達到照相的目的,幾個便衣警察互相一使眼色,四五個警察馬上對大法弟子拳打腳踢,把大法弟子摁在牆上,不管年紀多大。有的揪頭髮,有的捂嘴,有的踢腿,有的把手等。照相的便衣惡警趁機照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