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障礙 到偏遠農村做真相


【明慧網2006年2月24日】我是一名年近六旬的老年大法弟子,因修煉前酗酒、私生活等問題,妻子10年前同自己離婚。目前自己帶著一個弱智女兒生活。女兒雖然20多歲了,但生活不能完全自理,走路不穩,說話也不清楚。

7.20迫害發生以來,自己始終堅持修煉,沒有動搖過。自2000年秋季開始,自己就和周圍同修一起做真相:發真相傳單、掛大法條幅、粘貼不乾膠標語,有機會還面對面講真相。自己雖然一直在做,但由於女兒夜晚離不開人,自己做真相的範圍一直侷限在縣城及周邊地區,偏遠農村從未去過。為此自己始終感到是個缺憾,但由於女兒原因(其實是自己這顆心障礙著),問題一直解決不了。

2005年4月下旬,本地L同修找到我說他們要到我的家鄉發真相資料,讓我做嚮導,問我能不能去。起初我有些猶豫,因為下農村做真相大都在夜間,往往需要一個通宵。我的老家離縣城將近50里,那時有10多個屯子,普遍鋪一次應得用一夜時間。自己趕不回來女兒怎麼辦呢?把她一個人擱在家裏實在不放心啊!可是想到家鄉急待了解真相的父老鄉親,想到自己肩負的神聖使命,自己還猶豫甚麼呢?關鍵時刻大法弟子就應該把正法擺在第一位,把救度眾生擺在第一位,再說有師在有法在,自己還怕甚麼呢?於是我告訴L同修,說去。儘管我是那樣想了,可還是不放心,做真相那天晚上我就請了個女同修到我家照看女兒。那個晚上真相做的非常順利,發了10多個屯子,竟然聽不到一聲狗叫,同修們都說神了。返回時我感覺非常好,渾身輕鬆,沒有一絲睏意,也沒有疲勞感。

不久,L同修又找到我,說他們要到S鄉做真相,問我去不去。我說去。然而做真相那天我卻找不到一個女同修替我照看女兒(找誰誰有事,脫不開身)。我想這不是偶然的。這種情況下去不去?我心一橫,去!當晚出發前我在師父法像前雙手合十,求師父加持女兒9點時入睡,一夜平安無事。誰知到了節骨眼上心就是放不下,雖然相信有師在有法在,女兒不會有事的,可做真相時心長草似的,想穩也穩不下來,和同修說話語氣急躁,不自覺帶著火氣。整個晚上做真相都伴有狗叫,干擾很大。返回時L同修讓大家都找找自己,是甚麼原因造成這麼大的干擾。我也沒往心裏去,一門心思牽掛著獨自在家的女兒。凌晨有三點到家後,見女兒睡的正香,啥事沒有。我再次在師父法像前合十,感謝師父對女兒的加持。同時我也感到很慚愧,覺得自己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如果不是因為自己做真相時心態不好,是不會招來那麼大的干擾,給整體證實法帶來不很必要的麻煩。作為一名大法弟子,嘴上說有師在有法在不怕甚麼,可到了緊要關頭正信卻沒有了,這說明自己信師信法的成度還差得很遠。自己一直認為女兒是自己做真相的障礙,其實真正的障礙是自己的人心,關鍵時刻冒出來干擾正信,影響自己正念正行。認識提高了,我感到渾身像脫了一層殼似的,境界得到了昇華。

這以後,我更加註重學法,不僅每天學《轉法輪》,還要經常學習師父自7.20以來發表的一系列講法和經文,心的容量不斷擴大,信師信法的成度不斷增加。我盡力做好三件事,多次主動的和同修到偏遠農村做真相,每次都把女兒一個人留在家裏,真相做的越來越順利,自己逐漸成為本地學員下農村做真相的骨幹。而女兒也在悄悄發生著變化,我讀法她在一邊聽,我煉動功她也跟著比劃,說話、行動都比過去好多了,還自稱是大法弟子。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師父對她的加持、大法的恩賜。只要弟子做的好,周圍的一切都會向良性轉變,「佛光普照,禮義圓明」!

目前自己在修煉上還存在諸多不足,時而精進,時而鬆懈,特別是煉功堅持的不夠,每天不能把5套功法全部做完。其中雖有一定的客觀原因,但主要原因還是求安逸心在作怪。今後,我一定要以法為師,更努力的去做三件事,學好法修去人心,正念正行,在神的路上精進不止,直至修成大法弟子應該達到的最高境界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