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大法弟子姜兆東經歷的迫害


【明慧網2006年2月20日】姜兆東所經歷的迫害雖然已過去幾年了,而且它無疑只是這場邪惡迫害中的滄海一粟、冰山一角,將它揭露出來,目的不為別的,就是要讓善良人們能真正的看清中共惡黨的法西斯邪惡本質,不要被它的虛假表象所欺騙。

姜兆東,今年33歲,是長春鐵路系統的職工,96年畢業於石家莊鐵道學院。姜兆東從98年2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至今已有八個年頭,和千百萬修煉者一樣,姜兆東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努力的做好人,同時也得到了身心的受益,人也變的能為他人著想,能寬容別人。就是這樣好的功法,卻在99年7.20後受到江氏集團的殘酷迫害。99年7 月22日姜兆東也因為堅持信仰被單位軟禁在辦公室三天,又有原段長朱平、書記楊長軍、原長鐵分局政法委書記和公安處政保科王××、趙向春找姜兆東談話,此後的幾年中姜兆東多次受到王、趙二人的騷擾、迫害。

2000年 姜兆東進京上訪中途被劫回,東廣派出所,一名年輕惡警給姜兆東戴上手銬並使勁勒,手銬嵌到肉裏,疼痛難忍,並在站台上無故將姜兆東打的嘴角流血,嘴唇腫起老高,姜兆東被非法拘留15天,出來後單位罰下崗一年,並讓家人帶回老家看管。2001年2月份姜兆東回長春辦事,單位得知後將姜兆東帶到公主嶺分段軟禁起來,在分段姜兆東因撕掉食堂牆上誹謗大法的宣傳畫而遭到支部書記李雷的毆打和多次辱罵。2001年4月份,單位將姜兆東派往農安工地工作(原本在段技術科工作),每月只有一百多元工資,扣掉公積金及養老金幾乎沒有收入。

2001年7月6日,姜兆東到天安門打橫幅,並喊出了心聲「法輪大法好」,被幾個兇惡的便衣撲倒在地,一頓拳打腳踢後推進警車,關押在東城區看守所。由於拒報姓名、地址,惡警高雲鵬將姜兆東帶到刑訊室,還未進去就已聽到被上刑的大法弟子的慘叫聲。幾個武警將姜兆東按倒在一張小床上,手腳按住,一個負責迫害大法弟子的獄醫用連著電線的鋼針扎入姜兆東的血管,電線另一端連在能放出高壓電的刑具上,隨著電壓升高,姜兆東頓時感到幾股電流在血管沖撞,那種感覺痛徹肺腑。後來一個警察做筆錄,非法判姜兆東刑拘一個月。回長春後朱平、楊長軍為了迫害姜兆東,派人去北京將未移交的筆錄材料及刑拘票子取了回來,非法判姜兆東勞教一年,先送入齊齊哈爾鐵路勞教所,後轉到長春葦子溝勞教所。

在勞教所,由於姜兆東未寫「五書」被分到環境最惡劣的二大隊迫害。該隊的車間專門生產捷亞床墊,勞教人員經常一天工作十幾個小時,完不成生產任務還要挨打。由於長時間超負荷勞動,很多勞教人員幾乎沒有時間洗衣服,不少人生了蝨子,再加上接觸劇毒物氰化鉀炷火的彈簧和營養不良,很多人出現浮腫,有的人得了肺結核。就是病危勞教所也不放人,不准保外就醫,快嚥氣才通知家屬接人。吃的發糕有時全是發黃的鹼塊,有時發粘,都是用比玉米麵還便宜的陳化糧做出來的。喝的湯也可以說是鹽水,裏面漂著幾根蘿蔔條和海帶絲。開始姜兆東也被強迫勞動並受到勞教人員的呵斥辱罵。後來姜兆東受到大法弟子魏修山(魏修山由於參加3.05有線電視插播被邪惡迫害致死)的鼓勵幫助,不再幹活,不再接受勞教所奴役。惡警隊長趙衛東指使吸毒犯人毛廣奇、大宏打姜兆東。大宏將姜兆東嘴唇打腫,下門牙根被打折,魏修山也被趙衛東毆打。

2002年1月趙衛東將姜兆東和兩個不幹活的勞教人員轉到三隊。在三隊幾個月,每天要坐十幾個小時的小板凳,叫「坐板」,除吃飯、上廁所外都要坐在上面。姜兆東曾坐的臀部長瘡化膿,也不讓下來。2002 年4月因擦地板的事,小偷勞教人員班傑用拳猛擊姜兆東的胸部、胃部,打的姜兆東喘不上氣來。事後班傑將此事上報隊長韓某,韓不但沒有懲罰它,還為其撐腰,並告知下次要狠打。韓某又將此事上報所長清格勒(此人曾將學員王明立打的昏死過去)。4月11日他們將姜兆東轉回二隊迫害。

二隊當時的隊長是朝陽溝來的惡警楊金成,此人非常邪惡。姜兆東到二隊當天,他便命令勞教惡人劉理門、柴福對姜兆東進行毒打,楊在旁問話,每問一句便命打手打一通,專往面部打。姜兆東被打的鮮血從嘴裏、鼻子裏淌到地上,並濺到兩個惡人身上,面部變形腫的像倭瓜,眼部腫的幾乎遮住了眼睛。後來姜兆東想應該窒息邪惡,便高喊:「法正乾坤 邪惡全滅」。楊又用電棍電姜兆東,扒下褲子,用警棍打腿,打的腿部青紫,不能坐下。它打累了又讓惡警侯凱打。當晚楊在給勞教人員開會時讓他們喊「打倒××功」那些不明真相的勞教人員便跟著喊起來。姜兆東當時高喊「法正乾坤 邪惡全滅」。楊金成命令勞教人員用馬夾和襪子堵姜兆東的嘴。此後一個多月中姜兆東被多次用襪子堵嘴。

第二天惡警所長清格勒在喝完酒後領著幾個惡警用電棍電了姜兆東一個來小時。清格勒多次將電棍插入姜兆東口中,還電鼻子、面部、頸部(過後姜兆東嘴唇、嘴裏全是水泡,舌頭腫脹麻木,不能吞咽,說話困難),屋內充滿電棍電到身體而發出的刺鼻的焦糊味。聽到電棍的劈啪聲,電棍電到身上像被毒蛇噬咬般難受,心跳加速,渾身痙攣。後來他們又將姜兆東手背到後面用手銬銬上,推坐在地上繼續電姜兆東。

姜兆東絕食十天。惡警隊長楊金成多次灌濃鹽水和玉米麵,渴的姜兆東嘴裏、嘴唇乾的起皮。灌食中楊還故意將導管插入再拔出,以此折磨姜兆東(連與其一丘之貉的黃姓獄醫都說他太狠了),楊還指使勞教犯人折磨姜兆東。陳大可用煙頭燙手背,手上至今還留有一塊傷疤,姜兆東感覺幾乎每分鐘都在受著痛苦的煎熬。大約半個月後,姜兆東下樓吃飯時有三隊管教調侃說:瞧,兆東還活著呢?可見勞教所迫害死大法弟子就當作家常便飯。

惡警楊金成還曾宣揚他在朝陽溝迫害「法輪功」的「豐富經驗」,要對葦子溝的大法弟子挨個「轉化」,先「轉化」完姜兆東再整別人。後來楊在車間的管教室讓勞教人員將姜兆東頭按在桌子上,兩個人按住胳膊,扒下褲子用警棍使勁打腿部、臀部,打的小腿腫起老粗,瘸了一個多月,很長時間也未恢復正常。過後又讓勞教人員將姜兆東綁在床上,強行輸液,以此迫害修煉者的正信,達到轉化的目的。他們還將嘴用襪子、泥塊堵上,讓勞教惡人周學偉、劉雲念誹謗大法的書、報紙。在臀部疼痛難忍的情況下,姜兆東還被逼晝夜坐在小硬板凳上,由勞教人員看管。有十幾天每晚只許睡兩、三個小時,折磨的姜兆東身體極度虛弱,曾兩次昏死過去。楊還多次指使勞教人員迫害姜兆東。小偷勞教人員李豐用鐵絲做的衣服掛猛打姜兆東手指,打的鮮血直流,手上一片青紫,鑽心的痛。新疆小偷阿迪力將姜兆東打的眼冒金星,眼睛、鼻孔、喉嚨全是淤血。那段時間幾乎每天都受到惡警和惡人的毒打迫害。六月份在腿傷未癒,身體虛弱的情況下又強迫姜兆東到車間幹活。後來家人看望姜兆東時發現腿瘸,楊欺騙家人說是長疥,並將家人給存的200元錢揣入腰包,只買了兩雙鞋和洗漱用品給姜兆東。

由於未轉化,姜兆東被葦子溝超期關押了十天,出來後又被單位領導配合6.10送至興隆山洗腦班繼續迫害。保衛科張敏將三千元錢交給洗腦班作為一個月的伙食費。單位領導用職工的血汗錢迫害職工,真是邪惡至極。

希望大陸所有遭受過迫害的大法弟子們能把自己所經歷的、看到的、聽到的迫害,衝過重重阻力詳細的揭露出來。讓人們能真正的看清中共惡黨的邪惡本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