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衡好家庭是我必須面對的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三日】看了第三屆大陸大法弟子心得交流會的文章後,心情起伏,因為我看到了自己太多人心和與同修之間的差距,我決心好好學法,跟上同修們的修煉步伐,跟上正法進程。

我得法較晚,當時並不知道甚麼是修煉,只覺的煉功的人多,我當時也沒啥事就想煉煉看吧。抱著這樣的心,似煉非煉的到了九九年。七二零後,當看到報紙、電視那些誹謗大法和師尊的惡毒謠言後,覺的那不是真的,儘管當時學法不深,法理認識不清,但是還是知道大法好,他是教人怎樣做一個好人的,當時就這麼一點認識。

後來,爸和媽做真相時被迫害,我去幫媽照顧她的生意,丈夫害怕就燒了我的書,而我當時有怕被迫害的心,處於不修煉的狀態。直到二零零三年媽結束了生意,在他們的幫助下我又想要從新修煉。我知道師尊沒有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在師尊慈悲的引導下我又捧起《轉法輪》和他們一起修煉了。

隨著學法的深入和看師尊後期的講法,明白了修煉的內涵,為甚麼人要修煉和我們今天真正的使命是救度那些被謊言毒害了的眾生。在《明慧網》提出資料點遍地開花時,我有了要做資料的願望。有了這一念師尊就安排了有經驗的同修到我們學法小組。我買回了電腦等必需品,在同修的幫助下學會了上網、下載、打印等。在做的過程中也有不少干擾,都能在師尊的呵護下解決。

丈夫是常人,怕我做資料被迫害,成天說一些壞話,我忙於做事,學法少,心不靜,沒有從正面否定他說的一切,也沒有引導他看真相資料或耐心的給他講真相,而是和他賭氣。今年五月,我的電腦出了一點問題,就請同修到家來看看是甚麼問題。同修來時丈夫不在家,等他回來後就很不高興,同修一走他便開始罵我。我就和他論理,沒有了大法弟子應有的善和忍,忘記了出了問題向內找自己,只認為我做的事是最好的事,你不能干擾我。他很生氣的要我把電腦搬回娘家。我想那更好,在父母家做事還沒有干擾。沒有用法來衡量一下這個想法對不對,就賭氣把電腦搬回了娘家,同時還想,很好,現在有了好環境,把做資料當成了常人的工作,依然沒有靜心學法。

我的不正確狀態被舊勢力鑽了空子。五月十九日這天我照常回娘家,可到家門口看見有警察帶了人在那裏,我知道出事了。原來是被人出賣。家被抄,電腦、打印機、光盤、大法書、「九評」等東西全被抄走。其實出事前師尊曾點化過我--電腦上不了網、打印機出毛病,可自己就是不悟,直到出事。

在看守所裏靜思這次的教訓,就是學法太少,把這麼嚴肅的事當成常人的事做。在看守所想到家裏被抄出那麼多東西,女兒又要升學考試了,甚麼人心都出來了。就在這樣的狀態下做了大法弟子絕不能做的事,向邪惡妥協,給自己的修煉留下了污點。想起這些真是愧對救度我的恩師。回家後發現丈夫把我的書和經文燒了,我心痛極了,是我沒有修好沒有保護好大法書,還讓丈夫造了更大的業了。

同修知道我們回來了及時送來了書和師尊的經文,我反覆學了師尊《二零零六年加拿大講法》:「而你在實修自己的時候,你所接觸的社會就是你的修煉環境。你所接觸的工作環境、家庭環境那都是你的修煉環境,都是你必須要走的路,必須面對的、必須正確面對的,哪一件都不能敷衍。」明白了法理後我對丈夫沒有了恨,因為這一切都是自己沒有學好法造成的。平衡好自己的家庭也是師尊給我安排的修煉之路,想到他也是被舊勢力操控,受惡黨謊言毒害的生命對他生出慈悲心來,每天近距離對他發正念,讓他明白的一面早日醒悟過來,現在他改變了很多,我在家學法、煉功、發正念他也不說了,有了一個好的開始,我相信在恩師的佛恩浩蕩下他會很快明白的。

今天有幸參加了一個小型法會,聽了同修們在現在怎樣做好三件事,對我的幫助很大,和同修們學了師尊的新經文《致澳洲法會》。師尊在法中再次告訴我們學好法的重要。我就是因為沒有重視學法才犯了那麼大的錯,這真是沉重的教訓。

我知道我離師尊的要求還差得很遠,我會在以後的學法中牢牢記住師父的話,在師尊法理的指導下修掉自己的私心和執著,「完成好三件事」,走好走正最後的路。

層次有限寫得有些零亂,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