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北京女子監獄對大法弟子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北京女子監獄是中共惡黨迫害法輪功的黑窩之一。它以「人性化文明管理」欺騙國內外輿論,混淆視聽。實際上,為了完成惡黨「轉化」法輪功的任務,嚴重侵犯人權,以肉體摧殘虐待、精神高壓迫害及其謊言矇騙等手段,軟硬兼施的實行中共惡黨對法輪功學員(大法弟子)的集體滅絕。

一、2001─2004年北京女子監獄對大法弟子赤裸裸的肉體摧殘

2001─2004年,北京女子監獄用赤裸裸的肉體摧殘來迫害大法弟子,以完成中共上層下達的「轉化」指標。具體方法是:不許睡覺,不許坐、不許上廁所、不許洗漱,各種姿勢的「蹲」、「飛」等體罰,用束縛帶捆綁、強制雙盤,強行反覆劈叉,搧耳光、群毆,二十四小時輪番車輪戰「座談」……這些方法被反覆交叉使用。

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有:雷曉婷、伍丹、項桂蘭、龐金英、劉淑霞、陳淑霞、裴雲彤、董延紅、鄭燕萍、黃孝紅、吳蘭蘭、龔瑞平、許那、袁林、劉秀芹、趙志生、毛秀麗、趙秀環、張國蘭、趙貴敏、周孜、李麗、岳昌智、李關花等等。其中,宮桂平被多次迫害,遭受性虐待,腿因劈叉被掰傷,神經一度錯亂;袁林耳朵被打殘;岳昌智腰被打傷;董翠被活活毆打致死。

參與迫害的監獄頭頭和幹警有:監獄長張書順、周英,教育科張國芳,獄政科高雲起,監區長田風清,幹警陳靜、席學全、陳雲、張華、張小羽、董小慶等。

女子監獄的這些惡行被曝光後,女監頭頭將其歸咎為個別幹警的個別行為,調離了田風清、席學會、陳靜的工作崗位,逃避其包庇、縱容犯罪的責任,至今無一人受到應有的刑事追究。

二、2004年以後的北京女子監獄對大法弟子凶殘的精神滅絕

2004年北京女子監獄搬進新女監後,迫於國際上的人權壓力,開始打造所謂「人文化管理」的「新氣象」,標榜所謂「春風化雨」的「親情感化」,其實是以更加隱蔽、狡猾的方式欺世盜名,更加陰險的摧殘大法弟子。

現在北京女子監獄分四個監區關押法輪功學員,各監區情況簡述如下:

十分監區(關押大法學員40人左右)

原監區長田風清被調離後,由鄭玉梅接任監區長。鄭玉梅繼續折磨大法弟子,手段更加隱蔽、陰險。她繼續利用過去曾殘酷折磨大法弟子的李小妹、靳衛紅、黃孝紅等猶大,出謀劃策的想出各種邪招來整治堅定不轉化的大法學員。採用不讓人睡覺、苦肉計及其它卑鄙下流手法折磨李麗、岳昌智、張國蘭、周孜等人。李麗被「熬」得幾次昏死過去。目前監區其他幹警有:付怡、肖蕊、侯華、許晨陽等。

八分監區(關押大法學員50餘人)

監區長黃清華。當老女監以赤裸裸的肉體折磨迫害大法弟子時,黃清華以所謂的「親情感化」樹立了幾個「轉化」典型,如姚潔、滕春燕、李淑英等,並製作誣蔑「法輪功」和美化惡警的宣傳片和文藝節目,通過媒體大肆宣傳,掩蓋了女子監獄殘害大法弟子的罪惡;肉麻的為惡黨歌功頌德,粉飾太平,為「轉化」大唱讚歌。

八分監區的「轉化」具有極強的欺騙性和迷惑性。黃清華搞心理攻勢,用栽贓陷害的謊言迷惑、哄騙大法學員。她封鎖外部真實信息,控制輿論,讓人反覆看《焦點訪談》等已經失去新聞公正性的污衊報導,「學習」惡黨一言堂的「新聞聯播」,渲染「形勢一片大好」,散布謊言;慣用邪黨的思維模式和思維角度,混淆國家、政府、政黨概念的內涵與外延,搞政治宣傳,用政治運動中整人的陰謀伎倆,誣蔑堅定的法輪功學員「不愛國」、「反華」、「反人類」、「反人民」,煽動虛假的「愛國主義」,歪曲愛國的真正內涵;從心理上,她一方面對堅定的大法弟子施以偽善,倍顯關心照顧,甚至小恩小惠,另一方面又用株連方式,如:限制包夾、「幫教」看電視的文藝節目、限制全體被關押學員放風、娛樂,甚至不讓同組的「幫教」或同監舍的人正常洗漱、睡覺,攻堅時還要她們陪著不許睡覺,以此來加大堅定者的精神壓力。八分監區經常搞「親情呼喚會」,實質上是強迫學員發言的批鬥會。用搞階級鬥爭、路線鬥爭的辦法煽動對未轉化者的仇恨,製造矛盾與事端,以孤立醜化堅定者。

黃清華慫恿、縱容邪悟者姚潔、史秀芬、沈俊蘭等人編造斷章取義的歪理邪說,濫用宗教詞彙歪曲歷史上正教的內涵,她自己也鑽研這些,然後用此去哄騙、引誘大法學員邪悟。她親自給堅定者念師父經文,誘其「反著悟」,哄騙說「你們的師父都要你轉化,你不轉化就跟不上正法進程,只有轉化了才能圓滿」等等。對於長期不「轉化」的大法弟子,八分監區就會反覆暗示其精神不正常,是亂法者,是「破壞大法的鬼」,是「舊勢力」,企圖搞亂學員判別善惡的能力。總之,八分監區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更多的是精神高壓下的心理摧殘。黃清華如此為惡黨賣力而立功受獎,多次獲得「全國勞模」、「先進工作者」稱號。但很多經她洗腦的學員一旦走出封閉環境,清醒過來,就能認識到其偽善的本質。她對大法弟子生活上、感情上、政策上的「關心」都是一種謀略,目地是使人放棄正信,甚至成為亂法、破壞法的魔鬼,這比肉體摧殘更加隱蔽和可怕。

曾在八分監區遭受精神迫害的有:翟鳳英、劉玉英、項桂蘭、滕春燕、王春英、姚月、褚彤、旦玲、李桂平、龔瑞平、許那、趙華、李雪賓、何桂蘭、李淑英、趙曉傑、虞培玲、郭琰等。

四分監區(關押大法學員40餘人)

四分監區是女監在2004年新成立的「法輪功」隊,監區長劉迎春。劉曾將袁林非法集訓,慫恿縱容普通罪犯(普犯)對大法學員孫俊英虐待折磨,並於2005年找藉口將大法學員梁戰勝集訓。劉迎春汲取「親情感化」中最迷惑人的表面一套,講「人性化管理」,監區裏又養魚又種花,還准許養兔子、小烏龜,每天都放風,經常曬太陽,學練太極拳。實際上,她非常無人性的強化對法輪功學員的高壓與控制,在監區的浴室、心理諮詢室、庫房、圖書室分組隔離堅定者進行攻堅,名為「親情幫教」,實際是精神圍攻的「獄中獄」、「牢中牢」。這些小組實行單獨的起居時間,單獨上廁所、洗漱(因為要隔離不轉化的人,這個時間就不能讓其他人上廁所和洗漱)。

劉迎春利用這種生活的不便帶給監區的混亂,煽動其他普犯對堅定者的不滿與仇恨,製造事端搞集體圍攻與群體脅迫,醜化堅定者,慫恿縱容犯人對堅定者的人身攻擊、人格侮辱。劉迎春縱容包夾體罰堅定者,藉口「不認罪」,不寫「思想彙報」,就不許堅定者睡覺。整個監區表面祥和,實際上非常壓抑,樓道裏、浴室裏、晾衣房裏經常傳出謾罵聲,對堅定者的侮辱、挖苦、謾罵是四分監區的特色,隊長躲在監控器後面從不出來制止,劉迎春對很多違法違紀的「轉化」虐待行為佯裝不知。

劉迎春是惡黨邪惡政策的急先鋒。她昧著良心,善於歪曲事實、斷章取義、避重就輕的為迫害大法學員找藉口。她深知女監殘害大法弟子的事實,卻欺騙新關進來的大法弟子說「明慧網造謠」,「女監沒有迫害大法學員」。本來是因為惡黨非法關押迫害大法弟子,才使正常的家庭遭受摧殘和分裂,她卻用強盜邏輯污衊大法弟子破壞家庭。監區裏很多人原來重病纏身,正是煉功以後才有了健康的身體,被強行「轉化」不繼續煉功後,寫所謂的「揭批」材料造成病業重返,結果每天排隊等著吃藥在四分監區成為一景,四分監區幾乎成了病號區。本來是中共邪黨違反法律,四分監區卻搞所謂的「法制宣傳」,排練誣蔑大法的節目。劉迎春確實緊跟惡黨步伐。四分監區負責法輪功「轉化」的幹警還有:郝小蓮、李威。

在四分監區深受迫害的大法弟子有:劉冰、路淑敏、任貴敏、和同鵑,秦歡、杜鵑等。邪悟者寇桂環、徐若暉、杜筏軍等在做大法弟子的洗腦工作。

一分監區

一分監區是2005年新成立的「法輪功」出監隊,主要關押刑期較短,臨近出監的法輪功學員,監區長李小娜。她善於以邪悟矇騙大法學員,同時,善於用「親情」哄騙。副監區長張華,曾多次參與老女監迫害法輪功學員,另一副監區長牛娜,也曾參與虐待迫害大法弟子李麗等人。

三、所謂「人性化文明管理」的真相

北京女子監獄所謂「文明管理」「保障服刑人員的權益」是通過造假、掩蓋真相以避人耳目,通過打壓講真相者以封鎖消息,同時以謊言做秀來標榜自己。

在老女監,折磨大法弟子時經常是避開監控器,在沒有監控器的地方,如幹警休息室、監區長休息室、心理諮詢室、庫房的隱蔽處、車間庫房、幹警洗澡間等地。即使把人關入小號,虐待施肉刑時也把被害者拖入小號中唯一沒有監控器的隊長休息室;折磨毆打人的時候堵住人的嘴,放音樂以掩蓋喊叫聲。

新女監成立後,虐待大法弟子的方式更加隱蔽。岳昌智、趙貴敏、張國蘭、李麗就在新女監的電話室、諮詢室被虐待毆打的。當諮詢室的門口掛上床單時,大家都知道裏面在發生甚麼事情。2004年冬天鄭玉梅曾把李麗帶到遠離監區的一層樓裏「熬著」(不讓睡覺)。那兒原來是一層車間,「熬人」時,房間裏白天晚上都掛著窗簾。鄭玉梅將李麗熬的幾近崩潰,最後將李麗在神情恍惚下講的話作為「轉化成績」刻錄光盤,中間折磨的過程嚴密封鎖。

女子監獄最大的造假是對董翠被毆致死案的處理。在監獄長周英的包庇下,田風清、席學會夥同監獄醫院、教育科、獄政科及檢察院共同製造偽證,篡改「轉化」記錄,炮製假口供、假證據、假屍檢,最後完成假「正常死亡」報告,獄政科長高雲起用各種手段壓制董翠家屬上告並封鎖消息。到2005年,女監仍然號稱「九年監管安全無事故」。

為完成「轉化率」,女監幹警、攻堅隊還與教育科的張國芳玩弄小手段,虛報「轉化成績」和「攻堅成果」,杜撰編造「轉化」過程,欺上瞞下地邀功請賞。

北京女子監獄還打壓揭發檢舉其惡行的大法弟子,封鎖消息,掩蓋罪惡。2001年,大法弟子許那寫給監管局局長朱建華的揭發信被女監非法扣壓,監區竟付錢給徐少奇等三個惡人來女監以暴力整治許那。董翠死後,許那公開揭露董翠被毆打致死的真相,被監區誣為「誣蔑幹警」、「造謠」、「自心生魔」,後來經監獄長周英批准,被關進小號折磨,2004年又被轉入一個沒有「法輪功」的勞動隊,嚴管隔離。2003年,袁林、龔瑞平在女監的一次會上站出來揭露十分監區的打人現象,本來是高壓下抗議控告的維權行為,在監獄長周英、齊秀山的授意下,被劉迎春以「擾亂會場秩序」的罪名給予集訓處理。2001年,大法弟子董延紅因在電話中向上海同修講述自己被迫害的事實,也遭到監區打壓。

一方面打壓,另一方面女監又靠謊言在媒體上做秀進行自我標榜。2002年,中央電視台節目主持人徐滔以法律監督員的身份來訪女監,監區長田風清當眾保證自己要文明執法,還安排服刑人員附和發言,而在此之前,她已虐待折磨十幾名大法弟子。採訪的當天,許那就被關在離會議室只有一屋之隔的房間裏被虐待;這次採訪的幾個月後,董翠被活活毆打致死,監區幹警席學會、董小慶等竟然在毆打現場門口監督執行!董翠死後,女監還發放服刑人員權益保障的調查卡,讓被關押人違心填寫「女監無打罵犯人」的虛假聲明,再返發給其家屬。2002年,當時被「洗腦」的滕春燕在媒體上講,中國監獄如何如何好,在監獄裏如同住賓館,可與此同時,堅定的大法弟子被虐待、體罰、打殘、逼瘋,這就是在「中國人權最好時期」北京女監的真實寫照。

2004年以來,女監還邀請國內外各界人士、監獄同行來參觀、座談、交流,大談女監的「人性化管理」、「文明公正執法」及如何「保障服刑人員的權益」,事先安排好被採訪的監區當天改善伙食,安排放風。參加座談會的都是積極靠攏政府的普通犯人,甚至還有動手虐待「法輪功」的犯人,而真正想反映情況的大法弟子卻被嚴包嚴控,不能與外界接觸。

四、挾持警察、邪悟者、犯人共同作惡犯罪

北京女子監獄以利益誘惑、獎勵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幹警和犯人。惡警陳靜在「非典」時期,殘忍地虐待龔瑞平、袁林後火線入黨,黃清華、田風清因迫害「法輪功」多次獲獎立功,幹警李曉娜因「轉化」成績出眾,快速地由小隊長升為大隊長,凡是參與「攻堅」、「轉化」的小隊長比其它崗位上的人更容易得到升遷晉級的機會。

每年女監幹警的升遷、晉級、獎勵都以做「轉化」法輪功的惡警為主。2006年10月,女子監獄四個監區做「轉化」工作的主要幹警黃清華、鄭玉梅、劉迎春、李小娜、肖蕊、曹豔梅、安娜、郝小蓮等統統記三等功,坐飛機到廣西旅遊風光。參與迫害法輪功使這些人賺取了升遷晉級的政治資本,惡黨利用這些人的「使命感」、「事業心」、「上進心」等自私的名利心,挾持他們充當非法迫害法輪功的罪惡工具。

北京女子監獄還以「減刑」、「掙分」、「掙勞積」(勞動積極份子)、「接見」等利益誘惑,將「幫教」、包夾法輪功的犯人拉下水,誘使她們獻計獻策參與迫害。獄政科科長高雲起曾對犯人××說:「你不轉化××,就別想減刑。」時隔幾年之後,這個犯人一想起當初對大法弟子慘無人道的折磨,自己都不寒而慄,她因良心發現造成的精神痛苦,並不亞於被害者。普犯靳紅衛被多次利用殘害虐待大法弟子,是直接造成董翠死亡的主犯,卻得到監獄庇護,多次獲得監管局嘉獎,獲「改造積極分子」的稱號,享受新年回家等等優待。女監還利用被洗腦的李小兵、李小妹、朱寶蓮、吳月平、鄭燕萍、黃孝紅、伍丹等人,圍攻、虐待、毆打大法弟子,極盡虐待、誹謗、侮辱、造謠中傷等整治人之能事,人性中的惡被女監最大限度的調動出來。其實,這些參與者也是女監迫害的受害者,女監泯滅了她們原本向善的人性與良知,把人變成了鬼。

相反,北京女子監獄打擊人的正直、善良與純真,無論這裏的幹警、邪悟者或犯人,都生活在政治恐懼的高壓中,被迫學會了自私,漠視他人的苦難,學會保護自己,怯懦的臣服於惡黨的「集體利益」,不再敢講出真相、維護正義;進而麻木不仁,直至認同、附和、默許、縱容、參與行惡,這其實是中共以國家機器為載體的恐怖主義對人最大的精神摧殘和人格扭曲。

結語:正告因參與迫害法輪功而獲獎晉級升遷的女監幹警:

北京女子監獄執行中共惡黨的邪惡政策,侵犯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的基本人權,強制洗腦,違背了憲法,也違反了《監獄法》等中共自己制定的現行法律,更違反了國際法。

北京女子監獄為了所謂「女監的集體利益」,為了一黨之私,混淆視聽,顛倒善惡,欺上瞞下掩蓋女監的罪惡,披著「法制、文明」的外衣,扮演了破壞社會正義的角色,這是身為警察職業的恥辱。你們知道嗎?你們為了一個多行不義必自斃的惡黨,為了你們個人升遷晉級的自私目地,正在對中華民族和民眾犯罪。

也許你們並不承認這一點,覺得自己只是為了完成任務,對工作盡力盡責,但是你們要明白,你們的工作是執行610組織殘害人民的政治任務(610是違背憲法第36、89條的非法組織)。因此,你們的工作非但不神聖,本身就是違法的。你們的「工作」是在封閉環境中以謊言來矇騙人,以利益、親情來威脅恐嚇人,以折磨來虐殺人,這不僅踐踏了警察的職業道德,而且違背天理人倫。你們要知道,人的精神被虐殺的痛苦遠遠大於肉體的死亡。被你們洗腦的人一旦清醒過來,就會看清你們所有偽善的背後竟然都是為了讓人放棄正信、泯滅良知。所有正信正教的歷史都證明:逼迫走在神路上的人放棄正信必遭天報!非法的上級指示和命令不能成為你們將來為自己開脫罪責的藉口!

如果你們真的愛崗敬業,真的為民族的前途著想,你們應該看到:世界上越來越多的正義之士都認清了邪黨,迫害法輪功是逆世界潮流,國內外已形成了千萬退黨大潮,天滅中共是歷史必然,不要只盯著自己的飯碗,不要充當被惡黨挾持迫害大法的「黨棍」、對惡黨的犯罪推波助瀾,今天你們戴著大紅花上台領獎,明天這一段「風光」就將成為生命中抹不去的罪業。佛法慈悲與威嚴同在,不要因一時私利而毀掉自己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