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四平石嶺監獄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實(圖)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八日】自九九年全面鎮壓法輪功以來,中國大陸監獄的職能開始了根本的改變,一群以真善忍為人生指導,修心健體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進各地監獄。邪惡的中共對這群良知復甦的人群發出了「殺無赦」的密令,電視、電台、廣播、報紙、軍、警、特務、統統上陣,全民參與,人人表態,鎮壓鋪天蓋地,要達到「肉體上消滅,經濟上截斷,精神上搞垮」,「在三個月內消滅法輪功」。一時間華夏大地陰霾四起,似千年前基督遭難,如記憶中「文革」再現。法輪功學員做好人權利被強權剝奪,一個「煉」字即可判刑入監,飽受精神上肉體上的摧殘迫害,甚至失去寶貴的生命。更為殘忍的活摘大法弟子的人體器官。

在這種鋪天蓋地的血腥鎮壓下,吉林省四平石嶺監獄也如中國大陸其它監獄一樣,參與了對善良的法輪功群體的迫害,吉林省四平石嶺監獄是省屬監獄,其迫害手段隱蔽、毒辣。

邪惡對法輪功迫害的手段及程度不斷被國際社會曝光,尤其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謀利一事曝光,讓邪惡膽寒。但四平石嶺監獄的惡人不是收斂了作惡的行為,而是吸取了其它監獄的「教訓」,採取嚴密封鎖消息的辦法,在欺騙上大做文章,對外極力營造一種看似「寬鬆、溫暖」的監獄生活,實則迫害手段極為惡毒。雖然惡人極力封鎖,但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四平監獄的邪惡之徒一切所為,那三尺頭上的神靈都會記錄在案,只是上天在給你們悔過的機會,待到真相大顯之時,你們報應之日即到。

儘管我們掌握的資料不是很完全,但從以下冰山一角足可以讓世人看到四平石嶺監獄的邪惡至極。我們從兩個方面來記錄四平石嶺監獄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一、肉體摧殘

為了讓法輪功學員們放棄信仰,為邪惡所利用,四平石嶺監獄的惡徒們在「肉體上消滅」上大做文章,不遺餘力,使出渾身的解數使得迫害尤為邪惡。他們表面一套背後一套,先給一個假相,當法輪功學員剛從別的監獄轉監到此時,感覺不像別的監獄那樣殘酷,好像真有些人性的「溫柔」,其實暗地裏是一樣的血腥。只要你不「轉化」,不跟著邪惡走,他們立即兇相畢露,大打出手,而且各種迫害手段也相繼出籠,直奔「肉體上消滅」而去。白臉黑臉都是迫害,蛇蠍之性永不會變。

1.強制轉化

當發現法輪功學員識破惡人的伎倆,不為強權利益所動,仍然堅守信仰時,強制「轉化」便開始了。

強制「轉化」秘密進行,他們首先將長春學員封閉在教育監區的三間牢房裏,企圖以長春地區的法輪功學員為突破口洗腦「轉化」,對監獄內外都嚴密封鎖消息,使得我們不能詳知迫害程度,但從強制「轉化」不久,就有二十多名曾幾經生死闖過大關大難的學員被迫「轉化」的情況來看,我們可以得出這樣的結論:邪惡之人使用了超過人承受能力的迫害手段,在學員們與極限挑戰時,又擺出一副偽善的面孔,迷惑學員,學員在生不如死,又求死不能中被迫妥協,違心的順從了邪惡。但這除了能證明邪惡之邪之惡之外,還能說明甚麼呢?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日,去四平監獄探望大法弟子的家屬得知,吉林省四平石嶺監獄對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開始新一輪的迫害,邪惡之徒利用各種卑鄙的手段迫害大法弟子。目前被非法關押在十二監區即教育監區的吉林省松原市大法弟子劉大鵬被迫害的極其嚴重,坐立都非常吃力,得靠手把著東西才能坐立,腰部極其疼痛。

2.包夾

「包夾」是中國大陸各監獄對法輪功學員普遍採用的迫害手段,是最不人道的行為。參與包夾者即參與了對善良人的迫害,參與了對真善忍信仰群體的摧殘,參與了對人性良知的踐踏。是監獄惡警挾持犯人幹著罪上加罪的勾當,讓那些本已有罪的犯人迷中無度行惡,可憐的幾天減期,招致生生世世的償還,包夾們啊,那一點點的刑期真的比你的人性、良知、比你的生命永遠更重要麼?惡警啊,你亦為人身,其心真如蛇蠍嗎?

四平監獄為了蠱惑包夾犯人迫害法輪功學員,對包夾犯人實行每月多得六分的獎勵(用來減刑的積分),逼迫法輪功學員寫出五書可得到更多的積分。為了能當上包夾,許多不明真相的犯人不惜花錢找關係。有的包夾犯人為了得到積分對法輪功學員殘酷迫害。每個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都有多名犯人「包夾」,二十四小時輪流監視。

姜全德(農安縣法輪功學員):被多名犯人包夾,二十四小時輪流監視,他每天一言一行都被做了記錄,服刑人員說這是管教強迫他們這樣做的,所做的記錄監區管教和監獄的獄政科及攻堅辦(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監督「轉化」辦公室)都要定期檢查。法輪功學員被強迫勞動,見面打個招呼,負責包夾的刑事犯就嚇的不行,馬上前來制止,因為他們怕被管教看到而遭到處罰,看管的刑事犯就像影子一樣每時每刻跟隨在法輪功學員身邊。

二零零五年大年三十晚上,姜全德要與一同被非法關押於四監區的法輪功學員侯慶華一起吃年夜飯,遭到包夾犯人制止,姜全德抗議此事,年夜飯都沒吃。

幾天後,姜全德向侯慶華借鞋刷子,又遭到包夾犯人的惡意阻撓,姜全德據理力爭,包夾犯人出手傷人,四監區管教又將姜全德押入小號。

在教育監區,從各監區專門調集了一些犯人,免除勞動任務,專職包夾法輪功學員。在那裏每天法輪功學員被強迫坐板凳洗腦,不能隨便上廁所,統一上廁所時由包夾犯人跟隨,時常將法輪功學員拉到室外練習走隊列和跑步體罰,年老的法輪功學員也被強迫體罰。

3.小號

用蹲「小號」的方式迫害堅守信仰的學員,被四平石嶺監獄廣泛使用,每個不「轉化」的學員幾乎都有蹲小號的經歷。小號裏有著更為隱蔽的迫害手段,有著更慘無人道的摧殘方法,在別人看不到的情況下肆意折磨,足令受刑者不求生但求死。雖然我們至今還沒有一例蹲小號後所受迫害程度的詳細報導,但天理昭昭,行惡者終有惡報。

法輪功學員姜全德因抵制邪惡迫害被四名包夾犯人當著教育監區一名管教的面打倒在地,被押小號的途中,高呼「法輪大法好」,在小號內他又被上了死人床進一步迫害。


小號

法輪功學員付紅偉(吉林省舒蘭市人):二零零五年被非法關押在十二監區,付紅偉因不參與點號報數,「攻堅辦」主任尹首東找他談話,後將他押入小號,在小號內警察用幾把電棍迫害他一個多小時,他絕食抗議,後被弄到獄內醫院被強行灌食迫害。

法輪功學員鄒機華(吉林省長春市人):被非法關押在八監區,二零零五年五月份被翻出了經文,被押小號一個月,在小號內每頓飯給的是一小勺玉米粥,後來他的母親去接見,才將他放回。

法輪功學員金學哲(吉林省長春市人):二零零四年六月份被翻出經文後被押小號一天。

法輪功學員王貴明(吉林省通化市人):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三日,吉林監獄轉到四平監獄,被非法關押在十一監區,二零零六年三月份被翻出經文而被押小號,在小號內遭到警察用4把電棍的迫害,臉都被打變了形,後王貴明絕食抗議,邪惡的警察將他弄到獄內醫院灌食,迫害了近一個月。

法輪功學員鄭國民(農安縣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五年因躲避犯人的毆打跑到了監舍走廊的鐵門外(此門不許犯人更不許法輪功學員隨便出入),之後說他私闖鐵門被押小號半個月。

4.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在四平石嶺監獄打法輪功學員像吃飯睡覺一樣,太平常了,誰讓上頭有令「打死算自殺」呢。上有尚方寶劍,下有獄卒撐腰,那些被判了大刑的罪犯,在獄裏呆久了,憋悶了,對法輪功學員毒打最能消遣了,同時打好了,打轉化了還能減期,一舉兩得,何樂而不為呢。他們卻不知道這樂的背後是無盡無休的償還,無邊無際的地獄之苦。

有一個刑事犯家屬說:「我剛接見完我兒子,我兒子就是專管法輪功的號長,聽我兒子說法輪功在裏邊集體煉功、絕食,不少都上大掛了,上大刑的。法輪功在裏邊很遭罪。」

法輪功學員張克山(吉林省松原市人):被非法關押在十三監區,二零零五年大年初二,因與被非法關押於同一監區的法輪功學員說話而被包夾的刑事犯張仁華毆打。張仁華將張克山的頭往床沿上猛撞,而當時張克山一直高燒不止,身體很虛弱。

法輪功學員郭志仁(吉林省白山市撫松縣人):二零零六年三月三十日,從長春鐵北監獄轉至四平監獄,被非法關押在八監區,四月份因郭志仁告訴其他同修不要出工(法輪功學員被強制出工)而被八監區教導員高偉(前任監獄長高平的弟弟)的拳打腳踢。

法輪功學員劉濱因喊「大法好」被犯人毆打。法輪功學員黃雪林被帶到水房毒打。

法輪功姜全德,骨瘦如柴,滿口牙被打碎,有幾顆牙是被攔腰打斷。

法輪功學員梁振興,十二日在四平醫院家屬見到他時發現他被戴著腳鐐,他說監獄裏面不讓任何人和他說話,就是別人瞅他一個眼神都不行,瞅他、和他說話的人都會招來瘋狂毆打。

5.電棍


酷刑演示:電棍電

法輪功學員們的真誠善良讓那些行惡之人感到莫名的恐懼,所以他們迫害起學員來極盡瘋狂。電棍就是他們發狂時最得心應手的工具,電起人來魔性大發,有多少法輪功學員在電棍下九死一生。惡警不分時間、場合、地點隨意電,吱吱叫響的電光帶著人肉的焦糊味。

法輪功學員李文波(吉林省梅河口市人)絕食抗議,被警察弄到看守隊的辦公室用電棍迫害。

法輪功學員劉曉勇(吉林省白城人):被非法關押在四監區,因被翻出經文被押小號,遭電棍迫害。

法輪功學員王貴明,被惡警拿電棍迫害三天,身體憔悴。

6.灌食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對那些抗議迫害而絕食的法輪功學員,監獄採取灌食,這裏僅僅名詞是灌食,內涵早已發生了本質的改變,灌食只是邪惡用來摧毀學員意志,加重迫害學員的一個招牌,而實質它是邪惡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最惡毒、最殘忍、也最具欺騙性的迫害工具。

遭受灌食迫害的法輪功學員被灌食後,口腔、食道、內臟完好無損的幾乎沒有。人被多次灌食後,那種無休止的來自體內的疼痛,撕心裂肺感覺,苦不堪言。而且這樣的內傷不是短期內能康復的,長期的灌食,每時每刻的痛楚,沒有堅定的信念,人真的無法忍受,有的學員就因承受不了而被迫進食。

法輪功學員王貴明(吉林省通化市人):從吉林監獄被轉到四平監獄,王貴明寫了申訴書,監獄不給轉交,他絕食抗議被強行灌食。後又因被翻出經文而被押小號,在小號內遭到警察用四把電棍的迫害,臉都被打變了形,後王貴明絕食抗議,邪惡的警察將他弄到獄內醫院灌食,迫害了近一個月。

法輪功學員梁振興(吉林省長春市人):從長春鐵北監獄轉到四平監獄下車就被押入小號,後被非法關押在教育監區。二零零六年五一期間,獄內醫院將他強行插管灌食,腳戴著腳鐐,手用手銬銬在床上,在床上大小便,胃管不拔出,迫害時間很長。二零零六年六月五日,親屬再次去接見,梁振興的身體極其虛弱,由兩個獄警架著出來的,插著鼻管(野蠻灌食用),剛剛說的每天給靜脈注射高級營養藥品說法不攻自破!既然靜脈注射還用野蠻灌食嗎?

法輪功學員付紅偉(吉林省舒蘭市人):二零零五年被非法關押在十二監區,付紅偉因不參與點號報數,「攻堅辦」主任尹首東找他談話,後將他押入小號,在小號內警察用幾把電棍迫害他一個多小時,他絕食抗議,後被弄到獄內醫院被強行灌食迫害。

法輪功學員王洪革在四平石嶺子監獄十一監區,因不配合邪惡,遭到野蠻灌食。

種種酷刑,樁樁案例,記載著法輪功學員的不盡承受與付出,書寫著法輪功學員的堅韌與偉大。四平石嶺監獄迫害大法弟子犯下的滔天大罪雖沒有詳實的披露,但我們堅信,在法輪功學員和各界正義人士的努力下,覺醒了的中國人不會容忍這樣的迫害繼續發生,看清了中共本質的全世界善良人不會袖手這樣的殘暴在文明社會進行,總有一天真相大白,那些參與蹂躪人性良知的暴徒終將被送上歷史的審判台,法輪功學員巨大的付出將萬古流芳。而且這一天已近在咫尺。

遺憾的是,現今四平石嶺監獄的惡警已完全喪失人性,他們自知末日來臨,恐懼使他們更加無理智,更加瘋狂。他們把轉化法輪功學員作為生存動力,把維繫虐殺視作生命的一部份,看到肉體上的摧殘達不到目地,精神上虐殺就緊鑼密鼓的開始了。

二、精神虐殺

迫害尤以精神虐殺最為邪惡,為了讓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放棄真善忍的理念,順從邪惡,成為邪惡的幫兇與工具,四平監獄的邪惡之徒機關算盡,從剝奪人的基本生存權入手,採用攻心、洗腦等手段,妄圖把法輪功學員們覺醒後善良本性從內心根除,把法輪功學員復甦了先天純真徹底滅盡。事實證明,這些小丑的行徑只能是螳臂擋車,覺悟了修煉人豈能被邪惡所左右,用真善忍來衡量好壞,邪惡自敗。

1.基本人權的剝奪

上天給了人生命,同時也給了人維繫生存的最基本權利,衣食住行上天所賜,父母親情,人之所依。然而在四平監獄裏,法輪功學員的最基本人權都被強制剝奪,為了心中的信念,為了永恆的真理,為了人類那片純善的天空,法輪功學員在這所人間地獄裏不能自由說話,不能自由行走,不能與親人相見,甚至家人送來的生活用品都不能自主所用,吃飯,睡覺,郵信,申訴等等權利都被剝奪,進到四平石嶺監獄就是進了人間地獄。層層高牆道道鬼門關。

剝奪接見權

四平石嶺監獄為了標榜自己,偽裝自己,給社會公眾以「春風化雨」的假面具,也規定了法輪功學員的接見日,每月一次或兩次。在接見日學員的親屬可與學員隔著玻璃窗看上幾眼,可用那部接見專用電話講幾句親情的話,就這麼一點點權利也被監獄的邪惡之人作為用來要挾、欺詐法輪功學員及親人的手段,你順從邪惡,答應他們的要求就允許你接見,否則不予接見。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又推出新邪惡規定:從下次接見開始,家屬必須持接見人所在地派出所的證明,證明本人不是修煉法輪功的。如果家屬也是修煉法輪功的,派出所必須證明家屬已經轉化。沒有以上內容的,一律不允許接見,即使是夫妻、父母兄弟也不例外。更有甚者,用綁架法輪功學員家屬的邪惡手段來恐嚇其他學員的親人,大耍淫威,以達到其迫害學員的目地。

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八日是法輪功學員王貴明的接見日,雖然有四平平東檢察院職務犯罪偵查科李毅以人格擔保一定能見到,但四平石嶺監獄仍拒不讓見。檢察院李毅親臨四平石嶺監獄協商,監獄仍然不讓家屬接見。王貴明絕食抗議迫害,生命垂危。妻子韓鳳霞多次前去探望,但惡警不准相見,並與吉林省「六一零」和通化市公安局相互勾結,於二零零六年四月四日,將韓鳳霞強行綁架。

二零零五年三月二日晚,法輪功學員姜全德的家屬連夜趕赴四平,想在八點之前到達石嶺子,能見上親人一面。不料獄方以非接見日為名拒絕接見。

二零零六年七月三十一日,是吉林省四平石嶺監獄教育監區家屬接見日,當天有多位法輪功學員家屬被剝奪見親人的機會,接見室門口登記處由原來一人增至三人。

二零零六年七月十七日、十八日,吉林省四平石嶺監獄無理拒絕家屬接見大法弟子王鵬,劉志軍,王洪革,家屬找到監獄,警號2211165的門衛無理阻攔,拒絕打電話找相關領導,並說明是領導的指示,不許接待法輪功家屬。

被非法關押在吉林省四平石嶺子監獄的大法弟子楊佔久已被迫害致殘。二零零五年四月份,楊佔久七十多歲的母親、六十多歲的岳母及親屬又去監獄要人,監獄長蘭立君就是不讓接見,楊佔久親屬和收發室負責人說了半天,才讓楊佔久的岳母和一個親屬到五樓找到獄政科科長,獄政科長一看到楊佔久岳母就大發雷霆,手指著她說:「你還敢來,說啥也不能讓你見。」楊佔久岳母說:「我來接他回家。」楊佔久親屬則問:「楊佔久在別處怎麼沒跳樓,那不是你們迫害的嗎?」惡警科長叫囂:「別跟我說這個,我一律不接見,你願意上哪兒告上哪兒告。」楊佔久岳母說:「你們惡警甚麼事幹不出來,楊佔久的媳婦(李淑花)就是被榆樹市公安局(僅十三天)迫害死的。」楊佔久親屬要惡警科長把剛才說的話寫下來簽個字。惡警科長一愣,然後咆哮問楊佔久親屬是不是煉功的,威脅要馬上打電話跟當地聯繫。楊佔久親屬不怕,並要求:「我們接回家治療,馬上放人,辦保外就醫。」惡警科長置之不理,走了。

二零零六年七月二十一日,楊佔久七十多歲的母親領著兩個十幾歲的孫子,冒著大雨去四平市石嶺子監獄探監,忍著一路顛簸和嘔吐,好不容易到了監獄,希望見到親人,結果門衛說不允許接見,稱長春610在這做洗腦,不讓進院,等一個月後用電話聯繫讓接見再來。

電話監聽

大法弟子家屬接見時,總是用邊上的一部專為大法弟子接見有用的電話,聲音很小,並且有錄音監聽,監聽人為警號是2211426號主任,這邊說甚麼那邊聽得清清楚楚,在小賣店買東西時也有人監視監聽。監獄接待室主任,神經質似的無論說甚麼只要她聽著就說是暗語,並以不讓接見威脅家屬,有的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只因說一句讓營救的話就被停止接見。

縮短接見時間

只有人想不出來的事,卻沒有邪惡做不來的事。就那一個月半小時的接見時間,惡徒們也能變成迫害工具,這些惡警徒然披著一身人皮,同是炎黃子孫,同為華夏兒女,人性,良知在這裏早已泯滅。惡人有中共背後撐腰,甚麼法律、規定、制度一律為己所用,本來規定半小時接見時間,卻在惡人的淫威下逐漸在減少,在縮短。有的接見時間非常短,最後一位只能有十幾分鐘。也不知道法輪功學員接見時間長他們能失去甚麼,接見時間短他們能得到甚麼。

為了見親人一面,有的家屬從早八點等到中午十一點,每人接見時只有十分鐘左右,監獄方只允許所有接見的大法弟子家屬排隊使用一部電話,到中午十一點十五分就催促家屬快點結束接見。接見室主任任麗芳竟然無恥的說:「院內下班更早(指監獄內的工作人員),就這樣。」

剝奪申述權

對於法輪功學員的申訴監獄採取扣押的辦法,根本不轉給相關部門,而且口出狂言,咄咄逼人。學員金學哲曾寫過申訴材料,四平石嶺監獄不予理睬,不給上傳,無理扣押。學員王洪革申訴材料被扣,家屬和刑罰科科長孫豔清通電話,孫說:「申訴材料被扣,是上級主管部門規定的,關於法輪功的申訴材料一律不能轉給檢察機關。」

剝奪生活用品使用權

四平石嶺獄監自始至終都是外鬆內緊,實際上對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的迫害是非常邪惡的,他們禁止大法弟子家屬帶東西。別的真正有罪的人都可以家屬帶水果和真空包裝的食品,而法輪功學員家屬卻甚麼都不可以帶。讓拿出法律條文也一概沒有。

在監獄內,大法弟子和普通的刑事犯所享受到的「待遇」都是不同的,犯人的家屬可以和親人合餐、可以送水果、衣物等。而法輪功學員就不可以,甚至接見時家屬隨身攜帶的包還要放在很遠的地方,遠離接見電話。當家屬提出異議時,獄警態度極其惡劣說:監獄有規定,不許你們帶「包」接見,否則你們就別接見。家屬提出看規定時,他們又拿不出來,其實根本就沒有所謂的「規定」。

法輪功學員王鵬已被非法關押一年多,衣物幾乎都破舊不能用,並且在四平石嶺監獄沒有被褥,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一日,王鵬從監獄給家人打來電話說需要被褥。家人買來軍用被褥幾經換車背著行李來到四平石嶺鎮。獄警卻說:法輪功不讓送被褥,家屬說:那王鵬用甚麼?獄警說:那我們不管。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一年多的王鵬,所用的衣物幾乎都破舊不能用了,王鵬已被折磨的面容消瘦,身體很虛弱,說話聲音很小。在寒冷的日子裏不知道王鵬他是怎麼熬過來的。

家人在帶去物品無法送給王鵬的情況下,提出要在監獄的小賣店給王鵬買點生活用品(小賣點裏沒有被褥),只見一名獄警(看守)跑到小賣店跟賣貨的警察說了些甚麼?當家人買東西的時候,賣貨的警察對家人就像對犯人一樣,家人剛買完一樣物品,不容家人細想該給孩子再買點甚麼?就提高嗓門大喊的催促著,下一個(即下一種物品)?下一個?下一個?家人被追著只買了幾種物品後,那個警察就催著說結帳了。就這樣,如果想給王鵬再買點甚麼?那就得下一次再見面時買了,而且買的幾種物品比外面賣的要貴的很多。

剝奪就醫權

每一個法輪功學員在入獄前通過修煉都使自身道德水準得到提高,身體健康得到改善,無論年老還是年少,無論心靈還是肉體,他們都是一個健康的人,法輪功去病健身有奇效是連邪惡也不否認的事實。但經過長期精神與肉體上的雙重迫害,很多學員重病纏身,有的整日在病痛中煎熬,有的生命危在旦夕,在這種情況下學員的親人要求監獄以救人性命為重,將學員送入條件好些的醫院或保外就醫,可這要求對法輪功學員來說太過「奢侈了」,怎麼能讓這些素以草菅人命為榮的邪惡之徒發出慈悲來呢?

吉林省榆樹市大法弟子劉志軍從榆樹轉到四平石嶺監獄已經關押三年多了,身體出現高血壓(160)、心臟病,站一會兒腿都直哆嗦。劉志軍家屬找到獄政科李志強,他說有事,家屬一直跟到五樓,他才讓家屬找刑罰科,家屬到刑罰科要求保外就醫,刑罰科長說給檢察院打電話,讓家屬回去等消息。可半個多月了,也沒來電話,當時在場的11監區的監區長,態度惡劣的說:「沒事,死不了。」

長春大法弟子王洪革二零零二年六月三日被長春市南關法院非法判刑十三年,目前已被非法關押五年多。五年多的殘酷迫害,使王洪革身心受到嚴重傷害,從今年一月傳出王洪革出現持續發燒,小便便不出來、胸痛、腰痛(腎囊腫所致),心率有時達128次/分,最嚴重的時候出現休克等病症,被關到監獄醫院住院。王洪革的家人一直要求辦理保外就醫,遭獄方一次次拒絕。監獄有位工作人員說:「如果能走,那還不重,要喪失生活自理能力的情況下才能保外。」言外之意:出來的人能不能活命都很難說。當時有旁觀者對家人說:辦保外很難,即使辦出來十個裏有八個都夠嗆了

2. 利用親情軟硬兼施

四平石嶺監獄的惡徒為了讓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極盡邪惡之能事,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手段,利誘、威脅、軟硬兼施,做出了人想都想不出的一切邪惡勾當。

法輪功學員黃玉鑫被非法判九年,關押在吉林省四平石嶺監獄,監獄夥同吉林省「六一零」的邪惡之徒利用黃玉鑫家的困難處境,對其強行轉化,並利用其妻子去接見的機會對其妻進行利誘、威脅、軟硬兼施,企圖給他們攝像拍照。

法輪功學員梁振興因長春3.05電視插播事件被非法重判十九年,曾被轉至多個監獄遭迫害。自零五年的下半年由長春的鐵北監獄被轉到四平監獄非法關押至今,監獄一直無理拒絕其家人的探望。由於自五月六日開始,梁振興絕食抗議監獄對大法弟子的非法迫害,監獄方做賊心虛,於五月十一至十二日找到梁的妻子前去監獄看望,十二日在四平醫院見到梁時發現他被戴著腳鐐,梁說監獄裏面不讓任何人和他說話,就是別人瞅他一個眼神都不行,瞅他、和他說話的人都會招來瘋狂毆打;我絕食就是抗議這場迫害!要求無條件釋放所有大法弟子!當時獄方在接見時欲錄像,被梁的妻子嚴厲拒絕,邪惡的陰謀沒有得逞。

3.邪惡的攻心術

四平石嶺監獄的邪惡之徒絞盡腦汁想出無數邪惡招數,迫害善良,摧毀正信,他們常常總結「經驗」,變化手法,發現毒打不行,就上酷刑,酷刑不管用就改偽善,強制不好使就研究心理戰術,可謂煞費苦心。

吉林監獄十一名大法弟子被轉移到四平石嶺監獄。四平石嶺監獄對大法弟子主要採取邪惡偽善的心理戰術。這裏的管教都看過《轉法輪》,但他們帶著惡意去看書,當然不了解其中內涵。大法弟子在這裏生活條件有所改善,目地只有一個,就是叫你放棄信仰。如果一段時間內達不到目地,惡人就會原形畢露,凶殘無比。

4.利用「猶大」謗佛謗法

利用那些出賣良知,背信棄義的「猶大」們來「轉化」學員,是邪惡的一貫伎倆,這些人曾經學過法輪功,對法輪功有一定的了解,但他們沒有按著法輪功所提出來的標準要求自己,沒有提高心性,更不講道德,他們滿嘴荒唐言論,扭曲事實,歪曲佛法,謗佛謗法,他們根本就不是甚麼煉功人。他們在邪惡面前卑躬屈膝,以出賣良心為代價換取一時一世的快樂,幹出了許多邪惡都幹不來的事,他們甘願與邪惡為伍,自掘墳墓,人體雖在世間遊蕩,魂靈早已在地獄之火上焚燒。

以長春的祝加輝(男)、張靜旭(女),王明利(男)為代表的六、七個亂法之徒,每月由吉林省「六一零」發工資。從二零零六年七月五日開始,由吉林省「六一零」帶隊,來到四平石嶺監獄做洗腦迫害。

5.醫院迫害

四平監獄也設有醫院,但對法輪功學員來講,監獄的醫院只不過是個酷刑場所,比起小號這裏還要殘忍邪惡,因為有醫院做幌子它就具足了欺騙性。從下面這些斷斷續續的資料中,我們能夠看到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嚴重程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八日報導,大法弟子梁振興在吉林監獄被迫害時,正念很強,不配合邪惡,於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九日從吉林監獄轉到長春鐵北監獄第二十二監區迫害,因一直不配合邪惡的一切要求和指使,同時也不承認邪惡對他的非法迫害,於二零零五年八月又轉到吉林省四平石嶺監獄加劇迫害,至今已絕食三個多月,邪惡將他關在監獄醫院利用犯人輪流看管現在四平監獄醫院被迫害。

法輪功學員楊佔久目前仍在監獄醫院,他已下身癱瘓生活不能自理,度日如年。
法輪功學員劉志軍、王洪革等被迫害的住進醫院。

法輪功學員金學哲,被非法關押已三年之久,三年來家屬不知道金學哲被迫害的具體情況。目前,只得知金學哲已被迫害的住進醫院。由於監獄接見時有監聽,不許說迫害,至於病到甚麼程度家屬不得而知。

6.成立大隊專門實施迫害

二零零六年下半年,新一輪的迫害又開始了,監獄成立了一個所謂的教育大隊,集中關押五十多名大法弟子(原來是分散在各個大隊)。室內有監控設施,大法弟子被體罰坐小板凳,不許隨便說話及走動。不知道他們要把這群提高道德,修心向善的好人教育到哪一邊去,如果是要教育成好人,他們修煉法輪功就是要做好人,而且已經實踐之,要是把他們教育成與惡人一般,那人間還有正道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八日報導:二零零六年七月二十五日下午三點鐘左右,吉林省四平石嶺監獄把大部份大法弟子都集中到所謂的「教育監區」(攻堅辦),把十多名大法弟子分別分到一號監舍、二號監舍、三號監舍開始加重迫害。首先不許和任何人說話,與同室人互相多看幾眼就遭到惡人大罵,稍有解釋就會遭到管事的惡人野蠻的訓罵,與其論理就會被警察慫恿的刑事犯暴打。

二十六日上午在二號監舍,劉志軍因不配合邪惡的犯人指使和命令(讓坐板凳學習),當眾被犯人李文軍毒打後,又被拖到惡警辦公室(小黑屋),被惡警楊鐵軍和張思行一起用高壓電棍在臉部、頭上、脖子上、身上等處電擊個遍。劉志軍被兩個犯人架回來時,已經是神志不清,身體多處被電焦,很長時間皮肉還是黑一塊的、青一塊的。

二號監舍犯人李文軍、韓景軍被惡警收買當他們的打手,二人揚言:你們知不知道為甚麼把你們集中到一起,我們告訴你們,就是對你們加大力度懲治,「行政」(惡警)說又恢復到九九年時對你們的鎮壓。你們法輪功不聽話、不服從管的,就是打你們,打死也是白打死,就說你們是自然死亡,你們能怎麼的,到時候誰給你們作證。這二個惡警的打手時時的都在威逼和恐嚇大法弟子。

七月三十一日當天是打掃衛生日,下午三點多幾個犯人強行叫大家拖地和擦玻璃,一名大法弟子不配合邪惡的要求,這時惡人李文軍大罵一陣後去找惡警張思行彙報,回來後又和惡人韓景軍把大法弟子帶到水房裏邊一個死角,開始大打出手,一個打臉和頭部,一個打前胸和後背及兩肋。在當時有一群圍觀的其他犯人也參與了迫害。這個大法弟子被惡人打的口吐鮮血,被打倒在地昏死後,惡人們才罷手。當大法弟子清醒後看到衣服全是鮮血,惡人們把他夾到兩個大鐵桶中間,這時一號監舍的惡人宗彥龍過來問他還能不能幹活,他沒回答,宗彥龍惱羞成怒,用拳頭狠打大法弟子的喉嚨,當時這個大法弟子再次出現了昏迷的狀態。等他再次清醒時,幾個惡人打來一盆涼水,為了掩蓋他們的罪行,把他臉上和頭部的血跡洗淨後才叫回到監舍。之後惡警張思行把這個大法弟子叫去恐嚇說:他們打你這次是輕的,下次更狠。因這個大法弟子被惡人們打的傷勢很重,要求去醫檢,惡警張思行說不行;這個大法弟子要求見駐監檢察官,惡警和惡人極力阻止。

用暴力強行所謂的「轉化」,二零零六年九月九日晚上八點,尹首東(大隊長)耿明才(教導員)楊鐵軍、張思行等惡警,把在三號監舍的九個大法弟子一起叫到辦公室問寫不寫保證書?大法弟子不配合邪惡的命令,惡警對大法弟子用電刑進行殘酷迫害。大法弟子的慘叫聲,整個監獄院內都聽得見。惡警對大法弟子肆意迫害,酷刑折磨大法弟子放棄修煉。

惡警楊鐵軍、耿明才、惡人李文軍、高明龍等邪惡之徒,是四平石嶺監獄迫害大法弟子的首惡之徒,他們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極其殘忍,對不放棄修煉的大法弟子輕則毒打,再就是用電刑,他們先把地面洒上水,之後用電棍電擊大法弟子。惡警耿明才恐嚇大法弟子說:「你們認識不認識這是甚麼監區?認識不認識我?你們知道把我調到這裏來幹甚麼嗎?就是收拾你們大法弟子的。」

一名大法弟子(不知姓名)在四平石嶺監獄被迫害的全身癱瘓,不能自理,已有二年之久,現在仍被非法迫害。

二零零六年六月份,四平石嶺監獄配合長春市六一零到四平石嶺監獄對長春市或長春地區的大法弟子瘋狂迫害,七月二十五日邪惡之徒把大法弟子都集中到一起,開始對大法弟子採取卑鄙、殘忍的手段進行酷刑迫害。大法弟子謝飛,幾天早上八點,被兩三個犯人帶到接見室一個空屋子裏,把外面的大門關好之後,首先由惡警指使幾個惡人把謝飛毒打一陣,再把他拖到六一零邪惡之徒面前,由六一零邪惡之徒事先就準備好的污衊大法一些材料,開始灌輸。每天都利用這種殘酷的手段,逼迫折磨大法弟子。謝飛被酷刑迫害的臉變形,眼睛嚴重充血,很長時間都生活在一種痛苦之中。

劉曉勇在四監區先後兩次被四監區惡警杜國、赫、李等輪番用電棍迫害,身體的皮膚被電焦,並且強迫關小號。

大法弟子沈立新,家住吉林省四方坨子監獄家屬區,是吉林省鎮賚監獄第二監區獄警,因堅修法輪大法,曾被非法勞教;二零零四年在家中被邪惡之徒綁架,後被非法判刑七年,在四平石嶺監獄迫害。在關押期間,由於沈立新不配合邪惡的一切要求,不懼怕邪惡之徒和惡人的威逼和恐嚇,遭到了惡警的酷刑迫害。於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份被轉到長春鐵北監獄十二監區迫害,在那裏他仍是不配合邪惡的一切命令和指使,於二零零六年三月份轉到二十二監區迫害,沈立新以絕食抗議對他的無辜迫害,於三月底又轉到吉林監獄迫害。現情況待查。

三.迫害致殘案例

明慧網二零零五年元月十二日報導,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日左右,吉林省榆樹市法輪功學員楊佔久在吉林四平監獄被逼跳樓,生死不明。監獄方面為了推卸責任,謊稱楊佔久因寫了「決裂書」而後悔才跳樓的,其實楊佔久根本就沒寫決裂書,是因為被逼「轉化」跳樓的(具體迫害手段請知情人補充)。

四平監獄極力封鎖消息,怕他們的邪惡行徑被曝光,進一步推出新邪惡規定:家屬必須有派出所出具的不是修煉人的證明才可接見,這樣剝奪了大法弟子家屬合法的接見權利。當家屬要求看此通知的相關文件時四平監獄惡人卻拿不出,同時惡人給獄裏不轉化的大法弟子施加巨大的精神壓力,逼迫他們「轉化」,並且包夾人數增加一倍。

吉林省榆樹市大法弟子楊佔久,自二零零二年七月在街上被綁架後,在榆樹市看守所受盡各種酷刑,二零零四年三月被非法判刑七年,關押入吉林省四平石嶺監獄。不久四平監獄突然通知家屬說楊佔久墜樓,兩腳後跟骨頭粉碎,被送長春市一家醫院治療。雙腳腳後跟的骨頭被拿掉,雙腿的神經壞死,不能走路,生活不能自理。二零零六年二月下旬,楊佔久的哥哥在監獄的監視下領楊佔久到長春醫院檢查了楊佔久的身體,經老教授檢查說:楊佔久下半身已失去知覺,不能再做手術了,為避免被野蠻灌食,他每天只吃一頓飯,身體衰弱到極點。監獄為推脫責任,反覆告訴家屬,說手術完了,見好就放人。結果手術沒治好,楊佔久又被關押到監獄裏。楊佔久的親屬要人監獄也不放。大法弟子楊佔久的雙腳後跟的骨頭已被拿掉,雙腿的神經壞死,不能走路,生活不能自理,家人多次要求保外就醫,遭獄方無理推脫。

據悉,現在此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很多人被迫害的身體出現不同成度的傷殘,有的心臟不好、有的腎臟不好、有的血壓高頭暈,這些都是由於酷刑的折磨造成。
現在被非法關押在教育監區的大法弟子王聯書曾受多次酷刑折磨,多年的非法關押、強制洗腦使他身體受到極大損傷,連行走都困難。近來他一側面部青紫,都是迫害所致。

被非法關押在教育監區的大法弟子王洪革現已被非法關押了六年多,身體非常不好,由於酷刑迫害留下的後遺症,心臟時常難受、胃、肝、腎、脾、膽等器官都有不同程度損傷,近來明顯消瘦,症狀嚴重。


大法弟子姜全德

農安縣大法弟子姜全德,男,五十一歲。二零零二年在松原被綁架後送往長春迫害致雙臂殘疾,被非法判刑,目前姜全德在四平市石嶺子監獄遭受迫害。骨瘦如柴,滿口牙被打碎,有幾顆牙是被攔腰打斷。家人接到監獄通知,才知道失蹤了一年多的親人下落,可親人又被非法判了九年。姜全德曾被非法勞教並因拒不妥協而被非法延期,關押於長春朝陽溝勞教所,後來被送往奮進勞教所集中迫害,與劉成軍、梁振興、劉海波等三十六名大法弟子在各種殘酷迫害下都不向邪惡妥協,最後又被送回朝陽溝勞教所。為抵制迫害,姜全德在朝陽溝勞教所高呼「法輪大法好」等,並於二零零一年九月被無條件釋放。二零零二年冬天,姜全德與幾位同修在松原資料點被長春市公安一處非法逮捕,沒有通知家屬,就在長春市公安一處關押四天。惡警們對他施用各種酷刑,把姜全德的兩臂背在後面吊起來,使姜全德兩顆門牙折斷,雙臂骨折,至今雙臂處前面各有一條長約三、四寸的疤痕,雙臂殘疾。長春市公安一處為逃脫法律制裁,不顧姜全德死活把他送回農安縣。姜全德在農安看守所被非法關了2天,又被送往松原看守所非法關押半年左右,被轉送到大安看守所。大安看守所又非法關押姜全德半年,最後送到四平市石嶺子監獄繼續迫害。姜全德的兒子和兒媳婦領著孩子去看望他,他已經瘦得皮包骨頭。姜全德對家人講了自己被抓的一切經過,又說:「裏面太黑暗,不容你說話」。

二零零四年臘月二十八,姜全德的兒媳婦和他的妹妹姜曉茹再次來到四平市石嶺子監獄探親。監獄民警說:「今天星期日,全都放假,不能接見,明天星期一可以接見,你們先找個旅店住下吧。」兩個人只好在監獄附近的旅店住下。旅店老闆說:「這個監獄關不少法輪功,吉林省所有法輪功判刑長期的都在石嶺子監獄。具體人數不太清楚。監獄都非常害怕法輪功,因為前幾天監獄有一個煉法輪功的,三十七歲,爬上三樓從窗戶跳下,腿摔折三節,送往醫院。監獄損失十多萬元。獄警從上到下都挨擼(挨訓)了。」

臘月二十九,滿屋的刑事犯家屬快接見完,方才讓法輪功學員家屬接見。聽刑事犯家屬說:「我剛接見完我兒子,我兒子就是專管法輪功的號長,聽我兒子說法輪功在裏邊集體煉功、絕食,不少都上大掛了,上大刑的。法輪功在裏邊很遭罪。」姜全德的兒媳婦和姜全德的妹妹在小賣店拎了些水果來到監獄探親,從早晨7點多一直等到下午近2點,在監獄門衛和接見室兩次登記後才讓接見,當天還有農安縣法輪功學員鄭國民的哥哥接見了他,也都是下午二點鐘。姜全德前邊牙齒又少三顆。

四.迫害致死案例

張貴彪,法輪功學員,男,五十一歲,吉林省長春市朝陽區人,一九九八年得法修煉,二零零零年去北京上訪說明真相,被劫持勞教三年,在朝陽溝勞教所遭受迫害。

被非法勞教三年後,張貴彪於二零零四年四月再次被綁架,被非法判刑九年。在張貴彪被非法關押期間,他八十多歲高齡的老父親天天在盼望兒子能夠早日回到自己的身邊。

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二日,張貴彪做大法真相資料被市國保一局抓捕。後被帶上頭套,帶到不知道是甚麼地方酷刑迫害。手銬反扣背後,坐老虎凳,冷凍,後送到長春鐵北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年半。同時被抓捕的共五人,其中姜勇已於二零零四年七月在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五年二月三日,長春市朝陽區邪黨法院非法開庭,半個多小時後草草收場。張貴彪被非法判刑九年,被轉入四平石嶺監獄繼續關押迫害。原本非常健壯的張貴彪被迫害的像個年過六旬的老人,而且經醫院診斷已是肺癌晚期,「頂多還能活六個月」。但四平石嶺監獄仍然推托搪塞,拒不放人,把張貴彪轉至鐵北公安醫院迫害。二零零六年七月十二日,被迫害致肺癌晚期的張貴彪生命垂危,監獄為推卸責任,在家屬的強烈要求下,張貴彪才被「保外就醫」,暫時獲得自由。

張貴彪骨瘦如柴,連日臥床不起,幾乎沒有睡眠,無法正常進食、飲水,生活不能自理,整日在劇痛中煎熬,處於極度危險狀態,於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二日含冤去世。

五.後記

一九九九年七月,這個永載歷史恥辱的一頁,中華大地邪風狂飆,正邪不分,好壞難辨,一億修身、重德、向善的法輪功學員,只因當權者妒心大發,便慘遭迫害,數以千計的人被判重刑,十萬計人被勞改,無數奉公守法的公民因修煉真善忍而家破人亡,妻離子散,近三千人被酷刑折磨致死,很多失蹤大法弟子被活摘人體器官,中華古國冤魂飄盪。現代文明遮不住血腥,謊言掩不住真相,目前雖然對迫害真相的取得十分艱難,但四平監獄的邪惡之徒的所作所為已成事實,神目如電,這迫害法輪功學員,迫害正信,摧毀善念的群體滅絕罪非你們莫屬,如不放下屠刀,將功贖罪,一切參與迫害的邪惡之人都將在不久的將來,受到應有的懲罰。

法輪功學員的巨大付出,不只是為他們自己心中的信仰,真善忍是人類的源泉,是人類賴以生存的根,那麼他們實質上是為全人類而付出。在普世價值面前人人都要做出選擇,那不願與邪惡為伍的人,那心存善念的人,那正義尚在的人,為了我們的生活更美好,為了我們的世界更純潔,停止迫害!伸出你的雙手,給法輪功學員以幫助,盡你所能,那麼你的明天將光明永遠。

現已知有大法弟子一一零人被非法關押在該處,名單如下:(註﹕有個別人名稱不詳或不準確)

張春山、焦永春、胡大桅、賀儉秋、王偉、王慶文、劉斌、樸光哲、吳宜鳳、謝本志、劉小勇、張某、韓景軍、曲鴻傑、張世水、金學哲、楊小海、胡威、馬雲飛、鐘豔龍、王洪革、遲民寶、王洪貴、葛哲、楊喜臣、邸少權、楊春光、謝飛、李從光、張學東、孫立強、王亞中、樸洪權、朱國友、白守軍、丁樹中、高明龍、胡偉、黃文忠、江義舟、王豔雙、劉慶利、金玉國、王鵬、蔡科、劉中和、王軍成、石路、邢軍、邢大志、鄭成范、陳文波、鄭國民、劉達鵬、崔國和、周連發、王聯蘇、李陽、於鳳武、劉福權、馬文哲、楊永生、王國祥、黃少華、楊金生、王世敏、張河山、黃思顥、劉文軍、韓立斌、甘立軍、韓景輝、鄭煒東、姜有富、王貴明、呂強、桑維才、趙鳳武、黃玉鑫、郝賽龍、范玉群、李源浩、郭培俊、王恩國、陳彥生、袁友志、王慶生、朱志成、崔明文、劉志軍、席權、郭志仁、史興家、鄒積華、高守河、呂顯傑、沙春江、孫志學、王立波、劉長山、白明剛、李忠會、盧彥偉、牟秀軍、*亞坤。

四平石嶺監獄中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現在多數在教育監區內。教育監區邪黨支部組織機構如下:
書記:尹首東
組長:張業軍

成員:耿明才、吳鐵、楊鐵軍、李海峰、惡警郝玉林(參與迫害「轉化」大法弟子,在轉化一個獎金一百元的誘惑下,揚言錢不能讓外人(長春六一零及邪悟者)賺去,瘋狂的充當為邪黨陪葬的急先鋒。

以上是四平石嶺監獄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惡事實,這些只是冰山一角。在這裏我們正告四平石嶺監獄所有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之徒,立即停止迫害大法弟子!善惡有報是天理,不要助紂為虐,為自己生命的永遠留條生路。歷史上迫害正信的從來都沒有成功過,自古善惡終有報。

望國內外正義之士伸出援助之手,幫助被非法關押在吉林省四平石嶺監獄的大法弟子早日擺脫迫害,徹底解體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

附四平監獄相關人員及電話:
四平監獄電話總機:0434-5462364;5463712;5462211;5462212
郵信地址:吉林省四海線石嶺郵局135信箱,郵編:136505
監獄長:高平 手機: 13904341008 宅電:0434---5465001
監獄長李文棟 0434-5469002(辦)0434-3209787(宅)
紀檢書記:董寶貴 手機: 13843449038 宅電:0434---3622679
改造政委: 蘭立軍 手機: 13843433137 宅電:0434---6112116
監政科長: 李國軍 辦公室:5462211轉3206 宅電:0434---546999
李志強 手機: 13894451515 宅電:0434---5462562
教育改造辦公室: 陳國民 手機: 13944480566 宅電:0434---6166111
辦公室電話 :0434---5462211轉3547
辦公室電話:3218 教育大隊 :尹首東 總機轉9955(辦) 耿明材 總機轉9920(辦)
獄政科 總機轉9663 獄政科 李志強 總機轉9819 李國軍 總機轉9788
五 監 區:監區長: 於長利 手機: 13159625411 宅電:0434--- 5462880
副監區 長:何中彥 手機: 13944481038 宅電:0434--- 3236232
第十監區總機電話0434--5462211

十一監區區長,杜軍總機轉9667,9634,9668
管教 段光勝 13104341729
十一監區長 於立新 0434-6161569(宅)
監獄大樓負責人 劉向武0434-5469008(辦)0434-6167899(宅) 江新波 總機轉9866(辦)0434-5469005(辦)
四平平東檢察院職務犯罪科李毅電話:0434-5088810轉8010
四平石嶺監獄駐監檢察院費德洋:0434-5462212轉9725辦公室9726
醫院院長 姜新國 手機: 13944412501 宅電:0434---3242501
醫院副院長 計勝剛 0434-5469007(辦)0434-3626079(宅)

惡警郝玉林:手機:13843433159
妻:石嶺農業銀行,職員買斷在家無業
兒子:名不詳,十三歲,石嶺鎮二小學六年級學生,懂電腦,住址:石嶺火車站,站前監獄白樓
吉林省四平監獄教育關區
惡警監獄長:尹首東:手機:13596678668
妻:姜小豔:石嶺鎮醫院,護士

吉林省監獄管理局 李文才 局長(兼) 0431-2750002、 家電 0431-2763556
張振蘇 副局長 0431-2750004 、家電 0431-7919580
於廣勝 副局長 0431-2750005 、家電 0431-8586398
徐福民 副書記 0431-2750006、 家電 0431-2744928
趙憲德 副局長 0431-2750007 、家電 0431-2707063
吉林省司法廳 祝國治 廳長 0431-2750001、 0431-2750020 、家電 0431-8969266
馮明芳 副廳長 0431-2750199、 0431-2750169、 家電 0431-2700185
劉振宇 副廳長 0431-2750185 、 0431-2750205 、家電 0431-7630589
魯軍 副廳長 0431-2750181、 0431-2750208 、家電 0431-8588638
鞠萬洲 副廳長 0431-2750209、 0431-2750189、 家電 0431-8977918

長春市(電話區號0431)
吉林省委 長春市人民大街55號 郵編130055
總機88927512 值班室88927596
吉林省直機關工作委員會 長春市新發路11號 郵編130051
辦公室88902139 88902095
吉林省人民政府新聞辦公室 長春市新發路32號 郵編130051
88904006 88904004
長春市委 人民大街78號 郵編130056
查號台88991114 88992000
辦公廳秘書處88991514 88991516
長春市政法委 人民大街78號 郵編130056
辦公室88951465 88991227 88991018 88991023
吉林省人大常委會 人民大街4229號 郵編130021
總機85629983 85629980 85629981 85629982
辦公廳秘書處85627274 行政處值班室85626604 車隊85676818 食堂科85669622
人事處85625954 老幹部處85626001 接待處85626057 信訪處85620633信訪接待室85646933 保衛處85626172 代表聯絡處85626193 選舉任免處85625878月刊編輯部85676770 85626331 85674544
吉林省人民政府 長春市新發路11號 郵編130051
總機88919971
省人大常委會內務司法委員會 人民大街4229號 辦公室85626784 司法監督處85620095
省人大常委會民族僑務外事委員會 人民大街4229號 85626411
省人大常委會財政經濟委員會85626374

長春市(電話區號0431)
省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 人民大街4229號 85674524
長春市人大 長春市景陽大路873號 郵編130061
行政處87615705 秘書處87605878
長春市人民政府法制局 民康路40號 郵編130041
辦公室88619144 88616366行政覆議處88619209 行政法制處88619322經濟法制處88618936監督檢查處88618949 法制培訓中心88619169
吉林省人民政府 長春市新發路11號 郵編130051
總機88919971
長春2007年第六屆亞洲冬季運動會組織委員會 長春市人民大街103號郵編130061
88928881 88466678 88402007 88466667 88466606 88466676 88466638
88466616 88402008 88466600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