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的好人不應該失去工作

——致錦州鐵路供電段王國軒段長和尹書記的公開信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三日】

王段長、尹書記:

你們好!我們是你段職工吳俊德的同修。得知吳俊德去錦州找你們,希望恢復他的工作,因他沒有寫出使你們滿意的書面材料,你們沒有同意。就此事我們想與你們嘮點心裏話,希望你們能將此信看完。

尊敬的王段長、尹書記:吳俊德擁有怎樣的人品想必你們比我們了解得多,但由於領導工作的繁忙或多種原因,對每一位職工的淡忘也是自然,所以我們還是回憶一下他是如何為人和工作的。吳俊德是你段新民電力工區職工,男,47歲。1982年參加工作。早在1989年他不幸得了敗血症,錦州鐵路醫院判了他「死刑」,他又去了大虎山醫院和瀋陽光輝醫院,幾家醫院診斷的結果是一樣的。當時光輝醫院的翟院長對他妻子說:你丈夫愛吃甚麼就給他吃點甚麼,這病治不了了。吳俊德的妻子感到天就像塌了一樣,她經常暗自哭泣。後來為了治病吳俊德練起了武術氣功,他的病情得到了抑制,但沒有康復。1997年一個同事的父親向他介紹法輪功,說這個功法祛病健身效果神奇,他欣然接受。剛剛修煉,大法師父就給他淨化了身體,不久他身體完全康復,敗血症不翼而飛。全家人見證了大法的神奇,親朋好友無不稱讚法輪大法

健康的身體使吳俊德萬分珍惜法輪大法,他努力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處處為他人著想,在各種環境中努力做個好人。從此,在單位裏他服從領導,任勞任怨,髒活、累活、危險活他主動去幹,如挖溝等。在個人利益上從不與人計較。修煉前單位裏的螺絲他也經常往家拿,修煉後他堅決杜絕了此事。他還把自己以前拿家裏的螺絲都送回了班組。

修大法後有幾次吳俊德懷著極大的善心搭救了他人的性命。僅舉幾例:

1. 大約在1998年5月的一天早上,在三台車站的西道口,三台醫院的一名女醫生,(其丈夫人稱『高小客』)騎著摩托車,在路口處不慎摔在一淺溝旁邊,摩托車把人壓在底下。女醫生當時昏迷不醒,吳俊德當時在距她約300米處,一直到吳俊德走到她跟前,旁邊看熱鬧的人仍像沒看見此事一樣,誰也不管。他正要上前搭救,有人說,「你別動她,別給你訛上」。當時吳俊德甚麼也沒想,趕緊把女醫生托起,又截了一輛客車,把人抱到車上,正巧車主認識這位醫生,就把她拉到瀋陽去治療。後來她家人經多方打聽,找到吳的單位,對他表示感謝。

2. 1998年夏日的一天上午10點左右,在三台站台上,吳俊德看見一個40歲左右的男子突然抽搐,周圍人都看熱鬧,沒人上前,吳俊德立即拉起那男子的一隻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用另一隻手摟著他的腰,叫來一個趕毛驢車的人,把這男子送到光輝醫院救治。吳後來得知這人家住在馬三家,是來三台打工的。這男子病癒後要酬謝吳俊德,吳誠懇地對他說:「你打工挺不容易的,還得養家糊口,我和妻子兩人都上班,條件比你好,不用酬謝。」以後此人見到吳俊德就喊他:「恩人」。

3. 大約在1999年夏的一天午後4點左右,三台火車站侯站長突然喊吳俊德,說有個耍猴的,被火車撞到橋下去了,讓他去看看,處理一下。當時有人告訴老吳說此人是中午11點多鐘被撞的,估計已經沒氣了。吳俊德二話沒說,開著車就去了,一看,人還有氣,當時這人的側胯處血肉模糊。老吳用雙手將他托起,放到車上,送到光輝醫院,簡單包紮後,又將他送到三台火車站,後此人被送到了大虎山鐵路醫院,不久,這人脫險了。

4. 1999年夏的一天中午在三台車站,光輝農場職工萬合(音)的兒子,放學時把自行車塞進停著的貨車底下,想橫過鐵道,突然貨車啟動了,這孩子一著急,將車蹬子掛在了鐵道上,他欲將車子推出,可推不動,這孩子急得直喊。正巧吳俊德路過此處,聽到喊聲,急忙過去幫孩子將自行車快速拽出鐵道,把孩子拎了出來。

5. 大約2000年4、5月份的一天早上,在新民2站台頭上,許多人都在站台上等大虎山至瀋陽的通勤車,吳俊德也在等車。一個60歲左右的老太太和她的女兒晨練回來,來到鐵道邊,老太太上了鐵道,這時一輛火車疾駛而來,老人以為這是大家正在等候的進站車,馬上會停的。可這是通過車,進站後沒減速,大家見此情景驚慌地衝老人喊,老人一下傻了,想往站台上爬,由於著急爬不上去。這時吳俊德急忙撲過去,拽著老人的衣服,往上使勁一拎,拎出了鐵道,就在這一瞬間,火車飛馳而過,好險哪!過了一會兒,老人明白過來了,問:「拽我那個人哪去了?」吳俊德當時就站在老人身邊,沒有言語。

6. 2004年秋的一天下午4點,他正走在朱爾屯橋附近,一個三輪摩托車疾駛而來,在拐彎(90度彎)上橋時,突然三輪車直衝入橋下2米深的溝裏,車轂轤朝上,開車人頭部朝下,窩在車裏動彈不了,當即休克了。周圍有許多人看熱鬧,可是沒人管。吳俊德立即來到橋下,用衣服袖子把玻璃碎片撣開,他見車門打不開,便從車窗處把人拽出來,當時吳的手也劃破了。他先把人平放到溝邊,只見這人滿臉是血,噴出一股酒氣。吳又爬到溝坡上,一隻腳鉤住身邊的一個大石頭,身子探進溝裏,這時一個15、6歲的男孩子過來幫忙,小孩按住吳的腿,吳使勁兒抓住此人的雙肩衣服處,終於把這個人拽到坡上來。5、6分鐘後,此人清醒過來,他自稱是『老萬』,讓吳給他家人打電話,電話打通後,他家人來了,把他送進醫院,臨走時老萬向吳俊德要名片,老吳說:「你趕緊上醫院吧,我是煉法輪功的,你記住『法輪大法好』就行了」。就這樣老萬得救了。此時的吳俊德正在流離失所之中,沒有任何經濟來源,生活也很拮据,但他救人仍不圖任何回報,真正做到了古人所敬仰的「貧賤不能移」。

類似這樣的事老吳也記不得有多少次了。

吳俊德還特別孝敬老人,無論是自己的父母、年邁的奶奶,還是岳父岳母,他都關懷備至。他繼父病重時住院及平時看病的費用2萬多元,全部是他掏的;繼父去世時,他又拿出1萬元給辦喪事,事後老人的喪葬費下來了,他全部交給了生活困難的弟弟。他岳母臨終前十分想念他,說如果能看上姑爺一眼就知足了,可由於吳俊德正在被非法關押,老人留下了終生遺憾。吳俊德的母親沒有退休費,想辦低保又拿不出人情費,在吳俊德失去工作之前一直是他供養母親。還有吳俊德那97歲的奶奶現在天天盼著他能早日回單位上班。

1999年7月江氏由於妒忌利用中共鎮壓法輪功。迫害發生後,身心受益的吳俊德憑著做人的道義和良知,進京為大法上訪,被非法抓捕,先後被關押在大南遣送站、新民拘留所等地,長達1個月。

2003年3月18日由於惡人舉報,吳俊德的弟弟被非法抄家,牽連到吳俊德。當天下午,瀋陽國保一支隊、新民市公安局、新民鐵路派出所等部門警察來到吳俊德的工作單位,欲綁架他,他得知消息後,走脫了。從此他被迫流離失所。6天後,錦州鐵路供電段人事科科長朗顯明、保衛科科長高福安和工會主席張明春就逼迫他妻子簽字,同時欺騙新民市政法委,說他2002年就自動辭職了,便以此為理由開除了他的公職。後來他們見到吳俊德本人時,竟說他們等了吳俊德45天,認為他無故曠工,才將其開除的。吳俊德的弟弟被非法勞教二年。

2005年1月9日晚上,吳俊德被瀋陽平羅派出所非法抓捕,所長張太指使副所長陳紹卿和戶籍員王建等十幾名惡人對他進行群毆,將他的一顆牙打掉,其餘的牙齒也全部被打鬆動了。在吳俊德被非法綁架後,於洪區國保支隊、瀋陽國保一支隊的警察對他多次進行非法提審。最後平羅派出所非法判他1年半教養,1個月後又找藉口增加半年的勞教時間。在抓捕吳俊德的同時,警察又去吳的住處抄家,當場搶走吳俊德準備做買賣借來的現金5000元,至今未退。後來警察們謊稱用這錢給吳俊德治病了。(吳根本沒有病,是被他們打傷的。)按現行法律,拘留所最多只能關人1個月,但他們竟非法拘留吳5個多月。後來吳俊德被送入沈新勞教所,在那裏他遭到了強制灌鹽水的折磨,當時警察指使十幾個人犯人按著他,還用電棍電他。吳俊德被非法關押1年零9個月,才得以出獄。但目前他沒有工資來源,一家三口人的生活全靠妻子的工資維持。

王段長和尹書記:像吳俊德這樣的好人不應該失去工作呀!這是一份多麼值得呵護的善良啊。現在他已近50歲了,打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作為當年吳俊德的上級領導,你們當初對老吳的工作也是很滿意的,真的不願相信,一涉及到某層人士的身名利益就可以放棄真誠、道義和良知,抹掉善良的記憶!這裏沒有指責,中共建黨後的歷次政治運動還不都是挑動群眾鬥群眾嗎?這次迫害法輪功也不例外,它就是想達到人人自危,在善良的人民中搞起人整人的醜惡伎倆,當事人在不知不覺中坑害了他人,莫不知這也是在踐踏自己的良知。其實這次迫害法輪功的有關文件的政策比歷次政治運動都狠上加狠,可是在百姓中卻沒有達到邪惡政府所想像的程度,因此直接抓人、打人、殺人的「光榮」任務就落在了「職能」部門的邪惡人員身上了。與此同時,也真的矇騙了一些不明真相的個體,因此各種形式、程度不同的迫害時有發生。但在邪惡的政府面前,很多單位的領導對於如此敏感的問題,都採取了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的方法,面對要人命的惡黨,盡其所能地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既保護了自己,又捍衛了自己做人的尊嚴,使許多修佛向善之人免遭迫害,以息事寧人的高尚品格為自己乃至後人積了福份!自古以來被真正賢德之人所唾棄的就是投井下石。以你們的年齡,該是從「文革」中走過來的。以毛澤東的淫威和權力,那場荒唐的運動也只鬧了十年而已,待他一去世,也就結束了。「四人幫」的下場人們都看到了;而當年那些跟在後面搞「文攻武衛」、「打砸搶」的小丑們下場如何,人們也都看到了。報應的因果、歷史的教訓是深刻的,為甚麼很多中國人如此健忘呢?

今天,吳俊德只不過是講幾句真話,堅持自己的信仰而已。那麼,作為一個公民表達一下自己對某個事件的看法,這不很正常嗎?這是他善心的自然表露。我國《憲法》中明文規定公民有言論自由和宗教信仰自由。而那些直接或間接迫害老吳的人正是被凌駕於《憲法》之上的中共謊言所欺騙,而被這個惡黨利用的如此得心應手。這樣的政權靠的就是暴力和謊言,然而每次運動來時,總是有人被煽動得理智不清,盲目響應,歷次政治運動之所以成功都是人們的妥協、懦弱甚至是參與、呼應得以成全的。讓老吳這樣的好人失去工作無形中加重了這場迫害的殘酷。人的工作權利也是天賦人權哪!事實上你們的行為已經觸犯了我國《刑法》第14條、251條和397條,構成了故意犯罪、非法剝奪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罪和濫用職權罪。面對未來法制健全的社會,你們怎麼辦呢?我們指明這些,不是為了仇恨,同為中華兒女,何必互相傷害呢?中共不等於中國,愛國也不等於愛黨。中共在建政56年中,利用各種政治運動害死8千萬同胞的性命,特別是在這場鎮壓中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達到了登峰造極──活體摘取人體器官!這樣令人髮指的罪惡,如果有誰還對其維護和協從,無論他如何表現和表白,在好人的行列裏,就找不到他的影子……。回顧歷次政治運動,當權者總是把他對善良民眾的胡作非為解釋的冠冕堂皇。不明真相則矣,如果明知政府是在顛倒黑白,相信任何一個有正常思維的人都要做出「善」的抉擇,決不會與魔共舞。也許這樣做不是你們的本願,實際上在不同角度看來你我都是這場運動的受害者。

值得說明的是此篇文字,決不是對王段長和尹書記個人發難,之所以給二位寫信是因為您的地位對於事態的發展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真的是善惡一念間啊!請冷靜下來,往事也會令您思緒萬千。全世界有80多各國家對法輪功認可,崇尚「真、善、忍」,而唯獨中共惡黨如此懼怕這三個字,它強姦民意,「綁架」了所有的共產黨員,為它在不久的將來的覆滅而做殉葬品。《九評共產黨》一書揭露了共產黨的邪惡本質,讀過此書後,那些有遠見的良心人士紛紛找渠道,秘密退出了共產黨的一切組織,目前在大陸通過互聯網退出共產邪靈組織的人就有1600多萬……。

好人是高尚的,是應該受人尊敬的,而不應該是受迫害的。真正的好人在任何壓力面前都不會說假話,出賣良知。當歷史翻過這一頁的時候,善與惡的表現都終有結局。在此我們誠懇地希望王段長和尹書記,認真衡量一下我們的話,真正地為自己負責,也為他人負責,儘快恢復吳俊德的工作,請您以善凝結出的閃光點來襯托出您的正義,這樣不但會幫助老吳,也將給您的將來帶來大福份!

祝二位身體安康,工作順利,供電段的明天更美好!

新民大法弟子
2006年12月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