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養動物到殺生」想到的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六日】目前,在整體上大法弟子都緊跟師父正法進程,精進的做好三件事。但是,我們甘肅某地區存在一些與正法進程極不相符的現象,我們寫出來,旨在解體不好的因素,使同修能夠整體提高,走好最後的路。

一農村地區,大法弟子整體狀態不好,跟不上正法進程。周邊地區的同修想帶動那個地區的同修整體提高,做好三件事。組織集體學法,集體發正念,那個地區的同修找各種藉口,如沒有時間,住的太散,太顯眼,不安全等等。

一次,周邊地區的同修去那個地區一同修甲家交流,到整點一起發正念,他家裏養的貓趴到同修腿上。同修一立掌,貓就用爪子撕扯同修的胳膊。這個同修把它扒下來,它又趴到另一個同修身上。整個十五分鐘,它就在同修身上這麼跳來跳去,干擾的同修根本入不了靜,根本沒有起到發正念的作用。

周邊地區的同修問:「修煉人家裏養貓幹甚麼?」同修甲說:「好多同修家裏都養貓,同修乙(那個地區同修認為修的好的一個同修)家裏還養了兩隻。」為甚麼只看人,不按法的要求做?為甚麼集體學法,集體發正念很長時間組織不起來,養貓兩三個月的時間很快就都養上了?

農村中午十二點吃完午飯到下午四點上工,這四個小時都是空閒的,尤其冬天三四個月幾乎一整天都是空閒的,同修坐在一起,很少交流法上的事,嘮的都是常人嗑,白白浪費那麼多寶貴的時間,根本意識不到。這不明顯是另外空間的邪惡在操縱干擾嗎?

某城市一個同修,在其它方面都修的很不錯,可是近一年多以來,家裏養著一隻寵物狗。同修幾次指出,她都說:「是姑娘(即女兒)養的,這隻狗是姑娘的命根子。」師父講,人世間的一切其實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無論在任何環境,都是常人圍著修煉人轉,而不是修煉人圍著常人轉。家裏養著寵物狗,師父的法像在家裏供著,同修學法、煉功,其他同修去了,談論的大都是法上的事,狗在「汪汪」叫,這對師父、對法都很不敬。時間長了,它是會得靈氣的。

師父說:「那為甚麼這一期把人的形像造成了神的樣子哪?是因為大法將在那個歷史的一定時期洪傳,那時的生命得能夠配聽這個大法,一幫動物在這裏聽大法是絕對不行的,就因此神仿造自己的形像造了今天的人。」(《在北美大湖區法會上講法》)「動物是不允許修煉的,是不允許聽法的,修了也不得正果的,功高還要遭天殺。」(《轉法輪》)我們不經常說,師父怎麼說,我們就怎麼做嗎?大法弟子生死都能放的下,這點執著還放不下嗎?任何一個執著本身就是不能圓滿的關。

一些修煉人法理模糊,殺生。有的家裏來了客人,修煉人自己不殺,讓不修煉的家人殺。有的修煉人把家畜拉到屠宰場去殺,還自欺欺人的說,不是我殺的,是別人殺的。有的修煉人養豬賣,現在的豬都是三個月的速成豬,養的越多,殺的越多。同修給指出時,他卻反問:「那叫我怎麼生活?」師父在《轉法輪》中明確的講:「這個具體問題我不管,我是給煉功人講法,不是給常人隨隨便便講如何生活的。具體問題怎麼去做,那麼就用大法去衡量,你覺的怎麼做好,你就怎麼做。常人他想幹甚麼就幹甚麼,那是常人中的事情,人人都真修那是不可能的。而作為煉功人,就應該高標準要求了,所以這裏是給煉功人提出的條件。」

一個農村的同修,家裏養了很多羊,兒子準備結婚,預備殺幾隻。還沒殺,就發生了一起車禍。那天,她坐在拖拉機載著的垛的高高的玉米稈上,當時風很大,過一深溝時,車一擺動,她從高處大頭朝下栽下來,拖拉機後轂轤從她頭上碾過去。看見這一幕的人都驚呆了:「這人完了,腦漿可能都放了。」跑過去只見她血肉模糊,她自己還清醒著,說沒事。但整個半邊頭皮都被揭掉了,五個月後,有的地方還沒有長出頭髮來。幸虧是煉功人,有師父保護,要是常人,可真就沒命了。

但是看到這一幕的另一個同修,不知道對照法看清殺生是違背大法修煉原則的,卻帶著懷疑的眼神問其他同修:「為甚麼這樣的事偏偏都出在修煉人身上?」煉功人不按法的要求做,怎麼還能算是煉功人呢?邪魔能不趁機把你踢下去嗎?三件事一件事都沒有做好:每天早晨只煉一套靜功,為是的身體舒服,一天幹活不累,不重視學法,不發正念,不講清真相救度眾生。只掛著修煉人的名,不按照修煉人的心性標準去做,為了名利在常人中去爭去鬥。出了事,還埋怨師父。如果不是師父慈悲,承受一切,可能真的就一命嗚呼了。

寫到這,想起前一段時間明慧網上一篇文章,說南方某地區,常人撈魚曬魚乾,一個修煉人放不下執著,也去撈,結果得絕症去世。師父講的很清楚,殺生後出現的問題太大了。「修煉的事情,可不是一個兒戲,也不是常人中的技能,是個非常嚴肅的事情。你想不想修,你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的心性如何去提高了。」(《轉法輪》)

還有的同修執著時間,說:「師父每次講法都說快結束了,快結束了,幾年都過去了,怎麼還不結束?」如果真的結束了,應該把你擺到哪兒?你達到圓滿的標準了嗎?不用管修的好與不好就圓滿上天嗎?師父不想落下一個弟子,因為師父知道一個大法弟子一旦失去這次正法的機緣將意味著甚麼。

如果真的失去這一切,那時要你活,你也不想活了。就是因為大法弟子沒有整體達到圓滿的標準,師父才一再延長結束的時間,但是機會越來越少了。精進的同修一直在等待著這些同修趕快提高上來,獄中的同修還在承受著巨大的痛苦。就是因為自己的不精進拖了正法的後腿,怎麼還好意思問這樣的問題呢?上述種種,根本原因就是沒有重視學法,沒有從法上認識法。

層次有限,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