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仇恨心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三日】這個執著過了很久很久,久到了我真實的看到師父珍惜每個在世生命的過程,說我不配修煉的只有我自己,而沒有其他人這樣認為。思想中想的東西會成為真實,在另外空間裏,確實都是真真實實的存在的,想的事情,在另外空間裏就會以另一種方式真實的展現。

這是一個關於我和我累世仇人的故事,說他是仇人,其實在世間恩怨更久之前的天上,這個生命是我弟弟,當時我們都是小孩子形態存在的,只不過是落到了世間,因緣關係,我們成了仇人,對他的怨恨放不下,也是我修煉中最障礙的因素。師父讓我看見了與他結仇的過程,我反而更氣憤難耐。那是一個戰爭的年代,敵國的大軍勢如破竹,領軍之人有著常勝將軍的美譽,但卻在進攻到某個地方時,屠了一整個村莊,而我是那個村莊的唯一倖存者,約摸十四、五歲的女孩子。後來這女孩子被朝廷吸收,混入敵國的將軍府做婢女,實則是要找機會殺害常勝將軍,為保全我朝國土,也為報屠村之仇。

將軍很喜歡這個乖巧的女孩,卻沒想到她會在茶裏下毒,讓他死不瞑目。我成功殺害了敵國的將軍,自己也被處死在敵國,死時大概十六、七歲。

畢竟是犯了殺生之罪,逃不脫業力的輪報,於是,在後來的某一世,將軍是山大王,而我是被他打的半死的婢女。又有一世,將軍是員外,而我是他的妻(或妾),被推去撞牆而死。再來就是這一世,事事有苦,說不出的難解的怨緣。

我無法明白,明明當初是為了國家,為了我方的人民有個安泰的生活,也為了報仇,上天為甚麼記我的罪,且接連好幾世。

即使我在修,我還是不服,憤慨不平,而在仇恨心放不下的同時,我看到另外空間的我揮舞著拳頭,拿著利刃在攻擊,而師父卻擋在我怨恨的人的面前,即使是一次次的被打,被刺,還是一次次的擋在他面前面對著這被仇恨沖昏了頭的靈魂。

幾年下來的點化讓我漸漸釋懷,在社會工作中,我也接觸到了許多當初在戰爭中死去又轉世,活跳跳站在我面前的人們,他們卻不認的我了,也壓根兒不知道我為他們報過仇。在這時,我有點知道我錯在哪兒了。

而師父的慈悲,一次一次的磨去我的仇恨心。又有一次,我又在憤慨不平,我看到師父擋在那兒,也明白師父在幾年之中,因為不放棄任何一個弟子而無盡的承受,我的心放下了,我看到另外空間裏我手上的刀也放下了,刀尖碰觸地上,化成了各色的花朵開遍了滿山滿谷。這時,我看到仇恨這個生命,卻拿著刀向師父砍去,剎時心裏一慌,搶在它面前擋住師父大聲說:「別傷害我師父!」一個舉動讓我明白了大穹將圓容不破的一點道理。接下來,我看到一個山頭上擺著一副棺材,底下是無盡的深淵,棺材裏走出一個殭屍跳著向我走來。這真是再清楚不過的點化了,放不下仇恨心,底下就是無盡的深淵。也難怪自己在這幾年,有好幾次都夢到自己去了吸血鬼的世界,被眾鬼殺死或是夢到殭屍,因為,那就是自己最真實的心性所得到的位置。不管外表表現的怎麼樣,眾生的位置都是自己選擇的,師父一再的給機會,但也要自己願意昇華。

寫出這件事情,願大家別犯和我相同的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