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傳文化】恭敬 謙遜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二日】叔孫武叔是魯國的一位大夫,他有一天在朝廷上對大夫們說:「子貢比仲尼更賢德。」大夫子服景伯後來把這些話告訴了子貢。

子貢說:「拿圍牆來作比喻,我家的圍牆只有齊肩高,老師家的圍牆卻有幾仞高(古時八尺為仞),如果找不到門進去,你就看不見裏面宗廟的富麗堂皇,和房屋的絢麗多彩。能夠找到門進去的人並不多。叔孫武叔那麼講,不也是很自然嗎?」

叔孫武叔對仲尼誹謗。子貢說:「這樣做是沒有用的!仲尼是毀謗不了的。別人的賢德好比丘陵,還可超越過去;仲尼好比是太陽和月亮,是無法超越的。雖然有人要自絕於日月,對日月又有甚麼損害呢?只是表明他不自量力而已。」

陳子禽也對子貢說:「你是謙恭了,仲尼怎麼能比你更賢良呢?」

子貢說:「君子的一句話可以表現他的智識,也可以表現他的不智,所以說話不可以不慎重。夫子的高不可及,就像天是不能順著梯子爬上去一樣。夫子如果得國,那就會像人們說的那樣,教百姓立於禮,百姓就會立於禮,要引導百姓,百姓就會跟著走;安撫百姓,百姓就會歸順;動員百姓,百姓就會齊心協力。夫子其生也榮,其死也哀,我怎麼能趕得上他呢?」

子貢說的真好,他作為弟子在老師面前始終秉持著虔誠、恭敬和謙遜的本分,只有這樣才能不斷取得進步。況且要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一個人如果有了一點成就便自高自大、忘乎所以,那只是坐井觀天的「井底之蛙」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