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時國家電台就中共活摘器官暴行採訪法輪功學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日】自比利時參議員派崔克•萬可潤可斯文(Patrick Van krunkelsven)親自調查中共器官交易,並曝光了與加拿大獨立調查員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和大衛•馬塔斯(David Matas)一致的調查後,引起了比利時媒體、公眾以及各界的強烈關注,尤其對法輪功學員受到中共殘忍的迫害給予了關注。十一月二十七日中午,比利時國家電台一台,特意採訪了比利時法輪功學員,並在熱門話題節目(Lopende Zaken)中播出,以下是根據節目錄音整理。

記者:販賣死刑犯身上的器官能帶來豐厚的利潤,由於曝光這一消息,派崔克萬可潤可斯文成為昨天早晨的新聞焦點。參議員萬可潤可斯文親自去從網絡上尋找腎臟。通過中介他聽說器官來源於中國的囚犯。明天兩名加拿大人權活動家將在弗拉蒙議會做關於活體摘取器官的報告。他們說法輪功學員是中共的首選受害者。這裏我們請到了法輪功學員來到我們的演播室,尼古拉斯•斯霍斯先生(Nicolas Schols)。

下午好。(您能否告訴我們)法輪功到底是甚麼?

尼古拉斯•斯霍斯:法輪功是一種中國的打坐修煉方法,從九十年代開始普及。也正是因為太受歡迎了--人們是按照真、善、忍的準則修煉,所以對道德是十分有益的,同時那些修煉者也變得十分健康--就是因為法輪功如此普及,中共政權視其為對它控制人民意識形態的威脅。

記者:您說非常普及,那在中國有多少人修煉法輪功?

尼古拉斯•斯霍斯:按照中共的官方數字,到一九九八年,修煉人數已經超過八千萬。所以我們估計法輪功在中國開始被迫害的時候,已經有一億人煉功了。

記者:為甚麼在中共政府的眼裏這是一個威脅?

尼古拉斯•斯霍斯:您需要知道的是法輪功並沒有等級的組織結構,他沒有任何社會訴求和政治計劃。法輪功只是教人用健康的方式來生活,但正是法輪功所表現出的自由的精神信仰,被中共政權視為對其意識形態上的操控的威脅。

記者:是的,法輪功學員隨後被迫害,關進監獄甚至更糟。

尼古拉斯•斯霍斯:自從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開始以後,中共實際上動用了全部的宣傳機器、軍隊、警察等等,系統的迫害法輪功學員。據大致估計,零二年(他們)建立了專門關押法輪功修煉者的集中營,並從那時開始首次出現了關於法輪功修煉者被用作大型活體庫的傳聞。

記者:活體器官庫?

尼古拉斯•斯霍斯:是的,是活體器官庫。

記者:這也是那兩個加拿大人權活動家已經調查的。您已經大致看過報告了,他們在報告中寫了些甚麼?

尼古拉斯•斯霍斯:(他們的名字是)大衛•喬高和大衛•麥塔斯。大衛•喬高是加拿大前國會議員,大衛•麥塔斯是人權律師。他們都來自加拿大。他們將一些證據綜合到一起,非常強有力的證明器官交易的存在。想從中國獲得具體的證據是非常非常難的。一切都被嚴密控制著,沒有人敢說出來。他們組織了一些人給中國打電話,給醫院。

主:萬可潤可斯文這樣做了。

尼古拉斯•斯霍斯:的確如此,他們得到的結論是一致的。人們可以很快的訂到還活著的囚犯身上的器官。這裏有一個很重要的證據是:他們要求很健康、新鮮的器官,聽說法輪功學員的身體非常健康。

記者:是年輕人。

尼古拉斯•斯霍斯:他們不抽煙不喝酒等等。

記者:是的。

尼古拉斯•斯霍斯:另外一個是關於一個醫生的妻子。她逃到美國申請避難並居住在那裏。她的丈夫事實上精神崩潰了,因為他每天都必須做移植手術從活著的法輪功學員身上摘取器官,那些法輪功學員隨後就被焚屍。

記者:是的,所以那個人是親自參與,並公開講出來了。

尼古拉斯•斯霍斯:那人開始被惡夢所折磨,等等,他的社會生活一團糟。他的妻子到後來才發現他真正涉及的這些事,後來他與他的妻子離婚了。

記者:這個人是那兩個加拿大調查員找到的證人之一。剛才已經提到了,他們明天會到比利時來在弗勒芒議會陳述他們的報告。而我們今天下午就已經從尼古拉斯•斯霍斯這裏聽到了介紹。謝謝你斯霍斯先生。

尼古拉•斯霍斯:謝謝。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