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長沙譚香玉被迫流離失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一日】湖南長沙大法弟子譚香玉,因堅修大法被湖南女子監獄迫害的流離失所。

譚香玉今年六十歲。她九六年六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後,原來患有的多年醫治不癒的腰疼痛、風濕性關節炎,氣管炎、肺氣腫等疾病都奇蹟般的消失了。邪惡迫害大法開始後,因其堅信大法,不放棄修煉於二零零三年八月二十二日晚被長沙市天心區公安分局付勝文等惡警非法抓捕。在長達十幾個小時的刑訊逼供後,二十三日送往長沙市看守所,直到二零零四年四月八日才進行所謂的開庭審判,被非法判刑三年六個月。

在長沙市看守所,譚香玉為了抵制迫害開始絕食。二零零四年十月中旬,在譚香玉生命垂危時,家人要求探視,看守所謊稱:她不想見。家人多次到看守所要人、打電話要人,看守所推說要問長沙市中級法院,而長沙市中級法院「六一零」惡人歐陽寧要麼不予理睬,要麼就避而不見。後看守所告訴其家人說譚香玉十一月三日將送往湖南女子監獄。看守所一惡警曾狠毒的對譚香玉說:你死在裏面都行。

湖南省女子監獄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手段極其殘酷、毒辣。惡人們利用罪犯做包夾對大法弟子進行迫害,每個大法弟子至少兩個人包夾。他們還專門設立了攻堅班,攻堅班有七個房間,在接見室樓上。每個房間只能容一個床位,三人睡,大法弟子睡中間,二十四小時被包夾。七個房間必須滿數,如果哪個月送監獄的大法弟子少,就將原來進去不「轉化」的學員調上去。

在那裏對大法弟子強行洗腦,整天放攻擊大法的光碟,逼迫寫所謂的認識,不寫就不讓睡覺,從精神上折磨大法弟子。惡警還變著花樣,軟硬兼施,軟的不行就採用暴力,如關禁閉、坐獨腳凳、繁重的奴役勞動等。大法弟子譚香玉因絕食體力不支,不能完成規定的勞動任務,邪惡就讓全監房的人圍攻,不讓睡覺,然後邪惡就煽動說是法輪功弄的她們不能睡覺。譚香玉在那裏五個多月每天都是從早上六點鐘一直勞動到第二天的凌晨二-三點鐘,本來看守所送她入監的時候,體檢就有肺結核,而且血壓、心臟都有問題,監獄醫院拒收。而看守所專送人入監的一男一女卻又把她戴上手銬、腳鐐送去長沙市中醫院、一二一醫院檢查。在醫生怕負責拒簽字的情況下,這兩人找關係走後門,與湖南省女子監獄狼狽為奸硬是把譚香玉關進監獄。由於殘酷的精神的折磨與繁重的勞動奴役,譚香玉身體每況愈下。二零零五年八月,監獄為了創部優將包括譚香玉在內的十八名肺結核患者送到常德津市湖南總監獄醫院。這時譚香玉肺部已經穿孔,到總監獄後身體就更差了,不能行走,腳發腫,肝也出現嚴重問題,全身金黃,吐血,不能吃東西,天天抽血化驗,肝功能幾乎衰竭,生命處於垂危之中。兒女親人們到總監看望六十歲的媽媽,監獄卻不講實情、一再推托,不讓看望。經過同修的努力營救,被羈押近一個月的譚香玉才被保外就醫出來。當時,快四十歲的兒子見到母親時在總監獄都嚎啕大哭,人被折磨的不像樣了,一米五八的個頭只有五十多斤,是女兒背著走的。而女子監獄的警察還說:「如果你媽死了要通知監獄。」

現在事情已經過去一年多了,而監獄還要繼續迫害她,在到處找她,從長沙派出所、居委會,到她親戚家,一一搜尋,甚至還不遠千里驅車趕到她的原工作單位──湖南永州市雙牌縣南嶺化工廠去找人。造成她目前有家不能歸,過著顛沛流離的生活。

還有一些不知名的法輪功學員期滿後,監獄提前通知當地「六一零」辦公室,從監獄將人接到當地洗腦班,繼續迫害,家裏的親人眼巴巴的盼望親人早日回家,可到監獄卻見不到人影。在中國大陸的所有看守所、勞教所、監獄上演的一幕幕對修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輪功學員的血腥鎮壓和殘酷迫害,比法西斯還殘暴、還滅絕人性(如活體取法輪功學員器官)。希望那些被邪惡利用的人能立即懸崖勒馬、不要做那些沒良心的事,善惡有報是天理;希望各界正義之士關注法輪功學員遭受的迫害,並予以制止。同時請看到此消息的大法弟子齊發正念鏟除操控湖南省女子監獄的一切邪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