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六年十月,二十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案例得到證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八日】(明慧記者古安如綜合報導)二十位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案例在二零零六年十月得到證實,其中女性有八位,佔百分之四十;五十歲以上的老年人有十位,佔百分之五十。明慧網資料顯示,二零零六年一至十月期間,至少一百四十三位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案得到證實。

二十個迫害致死案例分布在全國十個省、市:黑龍江省八人,吉林省三人,山東省、湖南省各二人,遼寧省、河北省、河南省、甘肅省和天津市各一人。其中十五人被迫害致死於二零零六年一至十月間,五人被迫害致死在剛剛過去的二零零六年十月。

至此,中共及其江羅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七年來,共有二千九百八十四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案例突破中共嚴密封鎖、通過民間渠道得到證實。

二十位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中,有公司職員、退休幹部、工廠職工,及社區居民。他們都因為修煉法輪大法而受益,都在用「真善忍」標準要求自己、做好人,卻遭到了中共集團的迫害和虐殺。有中國的普通百姓感言:中共為甚麼就不容好人呢?!

大慶大法弟子張忠被哈爾濱公安局和公安醫院謀殺

黑龍江省大慶大法弟子張忠,男,三十五歲,大專學歷,大慶巴彥縣太平鎮紅光村人,大慶喇化職工,二零零六年十月十六日在哈爾濱市公安醫院被謀殺致死。


大慶大法弟子張忠生前照片

張忠修煉法輪功後,按真善忍標準做人,不抽煙、不喝酒、不賭博、不打人不罵人、不偷不搶、不貪不佔、語氣祥和、為人忠厚、生活簡樸、心地善良、處處事事為周圍的人、為同事著想。這樣一個好人就因為修煉法輪大法做好人,卻自99年7月20日江氏迫害法輪功後遭邪黨迫害,幾年來,婚後不到一年時間的張忠夫婦被分別關押在邪黨監獄被迫害著,失去人身自由。

二零零二年長春大法弟子電視插播真相成功後,張忠於同年四月被邪惡之徒綁架,後被判十二年重刑,從二零零二年到二零零四年七月被大慶監獄非法關押,經歷多次非人酷刑折磨,被迫害致全身器官衰竭、全身肌肉萎縮、部份神經癱瘓、離子紊亂、呼吸困難、心臟偷停、長期處於昏睡狀態,血壓經常處於四十至五十之間,只剩一副枯骨架、活人木乃伊,監獄在張忠瀕臨死亡的狀況下,才放他「保外就醫」。

遭受大慶監獄迫害,瘦骨嶙峋、生命垂危的張忠(二零零四年七月拍攝)

已生命垂危的張忠,在同修的幫助下,出獄後立即學法,繼而能煉功了,一個月後身體恢復正常,健康如初!張忠為了避免再度被迫害,被迫隻身流離他鄉。

二零零六年八月十日,張忠到哈爾濱市鴻朗花園小區會友,被動力區公安分局和南崗區哈西派出所的惡警綁架,非法關入南崗區公安分局看守所,期間遭到酷刑折磨。十幾天後,張忠被劫持到哈爾濱市公安醫院繼續迫害。

一個月後,張忠的朋友前去探視,惡警不讓見,負責接待的惡警辛某說,已在醫院門診檢查無病,並要了張忠父親的電話。後據內部人說,在該醫院裏,張忠由一名滿身紋著龍的膀大腰圓的刑事犯看著,這一切令人迷惑不解。

十幾天後,即二零零六年十月十六日上午九時左右,公安醫院突然通知大慶監獄轉告張忠家人,說張忠死亡。據說張忠父母親朋當日下午三時趕到,當時醫院沒有給出死因及死亡通知書,並拒絕親人見遺體,說屍檢時才讓見。而九天後,仍不讓親屬見遺體。

這一系列怪現象說明了甚麼?一、為甚麼不就近就醫?南崗區公安分局看守所到道裏區哈市公安醫院跨區,中間越過哈醫大。二、為甚麼不讓親友探視?無病怎麼還讓住院?三、住院為甚麼還用刑事犯看著?四、為甚麼「病危」時不通知單位或家人?五、死亡為甚麼不發死亡通知書?還遲遲不讓見遺體?六、十幾天前負責接待的辛某說檢查無病,為甚麼突然報死亡?

顯而易見,張忠的死亡是南崗區公安分局和哈爾濱市公安醫院等有關惡徒有組織、有計劃的共同作案謀殺。

張忠的妻子,也是大法弟子,目前被非法關押在黑龍江省女子勞教所(原哈爾濱戒毒所)。張忠往日溫馨的小家只有空房一座。據說他的媽媽在用打點滴維持著生命。

長春市雙陽區殘疾人大法弟子田園被迫害離世

田園,女,三十九歲,工作單位是吉林市兒童醫院,身體三分之二以上殘疾。她曾因修煉真善忍變得樂於助人,生活充滿了信心。然而,江氏政治流氓集團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使田園多次被非法拘留、並企圖非法起訴。她的家總是有人非法監視、跟蹤和騷擾。長期生活的不便和恐嚇,給田園造成精神傷害,二零零六年八月,田園身體出現不適,曾經被警察開槍打過的地方開始腐爛惡化,於二零零六年十月一日不幸離世。


田園生前照片

田園生前照片

田園大學畢業後,被分配到吉林省兒童醫院當一名醫生。一九九四年正月初二,田園二十四歲那年,一名非法持槍的警察(中國新年期間私自外出)因私事在與人發生口角時開了槍,子彈打在田園的脊柱上(當時田園正站在旁邊),當場造成胸部以下(從兩腋往下)高位截癱。因此,田園生活迷茫,前途喪失,幾次想自殺,情緒非常消沉。

九九年三月份,田園和母親喜得大法,如獲至寶,重新樹立了生活的信心,在身心上有了脫胎換骨的變化。原來田園是一個脾氣暴躁、一點虧不吃的人,很多人稱她為「小辣椒」,現在變成了一個熱情好客,樂於助人的好人,並對修煉、生活充滿了信心。雖然是殘疾,但無論學法、煉功,從未間斷過,嚴格要求自己,勇猛精進。

九九年「七二零」迫害開始,田園一家也未倖免於難,同時遭到了搜家,恐嚇。二零零零年二月份,懷著對大法說句公道話的心,克服了身體上的種種艱難和不便,一路上不吃不喝,以減少上廁所的不方便,進北京上訪。邪惡的中共即使殘疾人也不放過,把她抓回當地,非法拘留九天。

之後,她家一直有人非法監視,騷擾。零四年三月份,由於其他大法弟子的被抓,一位大法弟子的家人說出了田園煉法輪功,致使她家遭到非法搜查,損失也較大。田園被強行抬上警車,非法拘留。由於田園正念抵制,絕食不配合。五天後,田園被迫放回。

田園的母親(也修煉)被非法勞教,但由於身體的原因未勞教成。在之後的幾年的時間裏,警察也一直未放過對她家的騷擾,連去她家打針(她家開診所)的常人,警察都盤問和搜查。

零五年,雙陽區檢察院企圖非法起訴田園,田園正念抵制,加之全世界大法弟子打電話的營救,致使邪惡的陰謀沒有得逞。

在以後的日子裏,去她家的大法弟子多次遭非法抓捕、跟蹤,她本人經常受到恐嚇和追問,但儘管如此,她始終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努力做好三件事。

零六年八月份身體出現了不適,曾經被警察開槍打過的地方開始腐爛惡化,於零六年十月一日不幸離世。

*  *  *

在中共五十幾年的暴政統治中,有多少善良的百姓被蹂躪,有多少敢於說真話的人被殘殺;在七年迫害法輪功運動中,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們為了做更好的人,為了把「真、善、忍」的美好帶給人們,讓人們能夠有一個美好的未來,卻遭到中共滅絕人性的迫害。這是對人類道德的褻瀆,是對全世界人的迫害。讓我們冷靜理智的看清這場對善良無辜人的邪惡迫害的實質,用正義和良知,共同結束這場罪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