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刻想到救度眾生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四日】尊敬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好!

自從勸「三退」救眾生的正法進程一開始,我的思想壓力就很大,我想:讓人知道「大法好」好講,可再讓人退黨可就難了,誰敢退黨啊。

通過學法,看「九評」,我找出自己的人心,怕心太重。於是我先向親屬、朋友講,結果很順利。有的朋友不但自己退,還去外地給親屬退,一次就退出十四人。我每次買東西、賣破爛、坐車時我都講真相、勸「三退」,坐人力車一到上坡我就主動下來,一邊幫著推,一邊講真相,對方很受感動。有一次坐車,我幫拉車的退了隊,他感動的說:大姐呀,這錢我不能要了。我說:只要你明白真相,得救,我比甚麼都高興。

我有一個老鄉,當過兵,入過黨,五十多歲的人,妻子和兒子都沒了,給他講了好幾次真相就是不開竅。有一次,他領一老爺子去找房,他不知道那是我家,我把他們讓到屋裏,給老人講真相,給老人講「天要滅中共」、「退黨保平安」等。

老人好像早已明白,激動的說:「共產黨滅亡這是真的,真的是要改朝換代了。」我給老人一個護身符,幫他帶在脖子上,老人眼含熱淚伸出顫抖的手說:「姑娘啊,再給我兒子一個吧,那是我的親生骨肉啊。」老鄉見此情景也起身忙說:「給我也退黨吧。」看到兩個生命得救,我流下了高興的淚水。感謝師父安排這老人幫我講真相,使老鄉退出邪黨。

從此我更注意身邊的人,哪怕是一面之交,也想讓他知道真相,退出邪黨。很多有緣人真的是師父帶到我身邊,有時候心裏想見誰就能見到,包括幾十年不見面的同學、朋友,見面一講就退,有好幾個我給他起的小名都是他自己的小名,都說:你怎麼知道我的小名啊。其實真正在背後救人的是我們慈悲偉大的師父,我們只是做表面。

去年七月份,我和女兒回家鄉講真相。一進村,看有幾名男村民在那休息,我上前給他們講真相,講到「天安門自焚」偽案、共產黨騙人時,有一個人惡狠狠的說:「我就不相信你們那一套,有兩下子怎麼不白天發資料,看誰再往我家大門裏放資料,我把他腿給他打折了。」我沒有動心,善意的告訴他:「你不要啥都說,這樣對你沒好處。」他說:「我啥也不怕,死都不怕。」沒過幾天,聽我姐說:「那天晚上他過牆頭腿就折了,住進了醫院,遭了報應,很多人都知道那是他破壞大法,應得的下場。」

當保姆講真相

零五年一月份,我到一商家當保姆,第一次見到主人大姐,就告訴她我是煉法輪功的。她雖然沒說啥,也是不接受。由於受邪黨的謊言毒害,她說些對師父、對大法不敬的話。

因為大姐在常人中是個要強的人,爭鬥心很強,一時很難讓她接受,我心裏很著急。師父說:「我想再利用這個機會告訴大家,你們在救度眾生的時候啊,不要忘了修自己。三件事都要做。大家平時保持著正念,經常面對邪惡、面對一些情況的時候要發正念,要講清真相、要救度眾生,更要修好自己。如果大家修不好自己就沒有威德,講出的話不在法上,救度眾生那都談不上,講出的話沒有威德、沒有力量就不起作用,邪惡也會鑽空子。甚至於如果不修好自己啊,正念也不足,處理一些事情時就會流於一種常人的那種想法。那就起不到救度眾生的作用了。」(《2005年曼哈頓國際法會講法》)

通過學法,我找到自己的人心,操之過急。於是我多發正念,整天對著她發正念,同時多學法,修好自己。大姐身體不好,由於年輕時勞累過度,爭鬥心又強,滿身都是病,成天吃藥,有時一個月就得幾千元的醫藥費,全家人都為她愁眉苦臉。看到她那難過的樣子,我發自內心的關心她,給她講大法的神奇,祛病健身。告訴她我修煉後乳腺癌都好了,講生命返本歸真的道理,講共產黨編造謊言騙民眾,迫害死那麼多大法弟子。苦口婆心的破她後天的觀念。

她不愛吃油膩的東西,我就給她包素餡餃子,擀麵條,全家人都愛吃我做的菜飯,又香又可口。逢年過節、親屬串門做的菜飯都能讓他們滿意。其實我在家裏是最不會做菜的,我知道這是師父給我的智慧。在他們的眼裏,我是百裏挑一,從來沒有見過的大好人。在這正的因素的感染下,周圍的環境不斷的在改變,大姐那頑固的觀念漸漸的在溶化,全家人都對師父、對大法升起了敬仰之心,都在同化大法,並退出了邪黨。

因為她家有二十多畝農田,每當除草、掰玉米,我都主動去幹,不怕髒,不怕累,為的是講真相。幹活的人多,年輕人也沒我幹的快,鏟地他們鏟一條壟,我鏟兩條還在前面,既快又乾淨。這樣講起真相,大家都愛聽,都說:這煉法輪功的人可真了不得了。有的要小冊子,有的要護身符,多數都簽名「三退」。一年多後,全場工人、服務員、親朋好友「三退」的八十多人,現在大姐已走上了修煉之路,大哥也在看《轉法輪》

我現在又到了一個新的環境,女兒開的物業服務超市,接觸很多人,多數都簽名「三退」。我也經常到別人家打掃衛生,前幾天,給一縣領導家打掃衛生。

第一天,我給女主人的弟弟講真相,他說他同學給他資料和光盤,他全看了,就是沒在乎,今天聽我這麼一講,他說:給我簽上名(三退)吧,還高喊「法輪大法好」。到下午,他說:我每天幹點活就累,今天一點也不累,看來我也得修煉了。

第二天我又給女主人講了一個多小時,從「天安門自焚」偽案、「傅怡彬殺人」等謊言,天災人禍到共產黨殺害中國同胞八千萬;現在迫害大法弟子;「活摘大法弟子器官」;天滅中共;黨、團、隊必須退出來才能得救、有未來等等。聽我講完,她驚訝的說:原來是這麼回事呀,等他們爺倆回來商量商量。看來她聽進去了,只是還有怕心。

在講真相的過程中,我也遇到過挫折和嘲笑。有人說:現在抓的可緊了,你們還說。其實只要信師信法,正念足都能做好。

回想起自己走過的修煉路,有過不足,失去過機會,也留下過很多遺憾;在去人心這方面還差的很遠;由於自己性格急,和同修發資料配合不好,同修多次指出來我也不認錯。還有在家庭方面對兒女過份疼愛;對兒媳百般順從,使她養成的自私心理越來越大。這都是自己沒有理解好法,走極端造成的。

在今後的學法、背法、實修中,我一定會嚴格要求自己,在正法進程最後時刻,勇猛精進,做一名合格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謝謝師父的慈悲苦度。謝謝同修們的幫助。

(第三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