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正在印度成千上萬的學生中迅速傳播(圖)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三日】我於二零零一年一月一日從由新加坡來印度洪法的學員處得法。從修煉的一開始,我就能感受到師父引領著我修煉道路上的每一步。感謝師父的慈悲安排,目前大法正在印度南部成千上萬的學生中迅速傳播。

高精度圖片

高精度圖片

高精度圖片

高精度圖片
在我們和斯里蘭卡及加拿大學員走訪過的十三所學校中的一些學校教功。

高精度圖片
與校長坐下交談不到半小時,校長就組織了這所公立女子學校的全體一千兩百名學生,讓我們向她們教功。儘管人很多,天很熱,但除了煉功的音樂和師父的口令聲之外,聽不到任何其它的聲音。

高精度圖片
在我們和斯里蘭卡及加拿大的學員走訪這所學校前,這裏的學生煉功已經有兩個月了。我們讓一些學生分享他們的修煉心得。圖片中央的這位男孩子走上前說:「法輪大法使我變得很強壯。我訥於言辭,但是實際的改變非常巨大」 。

這一切是從一位我所在城市的教師「偶然」的去新加坡度假,又「偶然」的路過一些正在煉功的人身邊開始的。她問這些煉功人正在煉甚麼,很快,就得到了我在印度的聯繫電話。

她回到印度後,打電話給我並邀請我到她的學校介紹法輪大法。從那以後,學生們定時煉功,並且,校長把接踵而至的許多好運歸功於大法。例如,學校以前沒有電腦,但是突然間他們得到了十二台捐贈的電腦。

高精度圖片
天主教學校一名修女教師說:「佛祖來到了世間」 。

一年半後,校長邀請我參加她女兒的婚禮。在婚禮上,我遇到了她的一位同事,這位同事是一所大型寄宿學校的校長。這位寄宿學校的校長也邀請我到他的學校教功。從這一刻起,師父的安排迅速的展開。

在寄宿學校,我首先向三百名十年級的學生教功。煉功僅僅一個學期後,該校即有了神奇的經歷:百分之百的學生通過了他們的考試,而通常的合格率只有百分之五十左右。校長因此深信大法,自己也開始認真的煉功了。很快,折磨了他四十年的哮喘病不翼而飛。四年以來,該校每天早上和下午分別煉功三十分鐘。

這位校長隨後邀請我到他所在學校定期舉辦的教師研習營活動中傳播大法,我第一次參加研習營時的活動主題是:「如何通過身心修煉更好的生活」 。來自各學區的六十位老師參加了這次活動。

我到後與研習營的組織者交談,他是政府辦的教師學校的講師。他立即領悟了大法的宇宙真理並當場得法。他全盤改變了他的做法,認為他在研習營上想要通過其它方法教授的東西全部都在大法中。

三名斯里蘭卡學員來到印度幫助這第一次在教師研習營的洪法活動。這對他們來講有難度因為他們要湊錢買機票。這位活動組織者問學員,花這麼多錢只是為了這麼一天的活動是否值得。學員們回答說:「要遠比這機票有價值得多」 。這簡單的回答給人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直到今天還被人們提及,特別是這位組織者。也正是這一點使我領悟到了大法是如此的深奧。

一年之後,這位研習營的組織者已是一位精進的大法弟子。由於他在教師學校的地位以及人們對他的尊敬,他已經把大法傳播到他所在地區的大部份學校。現在他全家人都修煉,並在當地建立起了充滿活力的煉功點。

正當越來越多的學校邀請使我們難以安排時,師父給我們提供了答案:一位剛剛從大學畢業的同修決定搬到我們這兒來幫助我們。現在,這位同修能夠定期走訪更多的學校,幫助他們糾正煉功動作,並鼓勵他們學法。無論我們走到哪所學校,我們都會主動給圖書館留下煉功音樂和幾套大法書,並在他們的要求下提供更多資料。

在這期間發生了許多神奇的故事。例如,在前不久,第一所邀請我去洪法的學校的一位老師請我到她以前在家鄉時所就讀的一所天主教學院洪法。我到的那天下著瓢潑大雨。她和我在汽車站見面,她說他們當地已經有兩年沒有下過雨了。她接著告訴我說,當地的人們相信,當神降臨的時候就會下雨。

這所天主學校的校長起初很勉強,但另一位修女的熱情使校長最終同意了。大法的威力在我們教功的時候充份的展現出來。隨後,那位熱情的修女用她溫和的口吻和純淨的心說:「佛祖已經降臨世間」 。她現在也是一名大法弟子了,並在一所社區大學的她教授的關於生活應對技能的課堂上教授功法。

最近,一名斯里蘭卡的學員和一名加拿大的學員來幫助我們的洪法活動。在四天中我們走訪了四個城鎮的十三所學校。無論我們走到哪,大門和人心奇蹟式的向我們敞開。在很短的時間內,校長們就會安排上千名學生與我們見面。我們每個學員知道,只有師父才能夠為我們安排這一切。我們只是保持正念,走在師父為我們安排的路上。我們每個學員都感到無比的快樂,尤其是為了我們能夠和這些小孩子們分享真、善、忍的宇宙法理。在我們看來,他們就像是一朵朵小蓮花,能夠有機會在正途上開始他們的人生旅程。我們強烈的感受到,這一切就應該是這樣。

這期間,我也曾經歷過魔難,主要表現在身體上消業現象。經常是在我要去學校的前一天晚上,我會身體巨痛的讓我感到第二天根本不能去學校教功了。但是,每次在第二天醒來的時候我都會有一念:「只要你堅信師父,堅信大法,你就能夠做任何事」。隨著這一念,身體的疼痛消失了。這讓我非常清楚的感受到師父一直在保護我們。

我也曾有過許多心性考驗。我自己曾是一位教師,因此有時當我在學校時,我能夠意識到以前人的觀念時常在腦中出現,例如顯示心,或是想證實自己等等。但我隨後都會提醒自己,這一切不是我做的,都是師父做的。

到目前為止,我們已經向超過三十五所學校,大約一萬八千名學生、老師和家長介紹了大法。一所學校將我們引向下一所學校。當校長和老師們聽聞了宇宙的真理,他們知道他們必須與他人分享。我們收到的邀請源源不斷。我們只是人手和時間上不夠。但是,我們每走出一步,都會有新學員加入與我們一起繼續洪法。

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師父的慈悲安排。我甚至不需要自己去想,只需沿著師父慈悲為我鋪的路向前走。

謝謝師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