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統文化】君主的知命與不知命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歷史上有知命的君主,也有不知命的君主。他們各有不同的作為與表現,在歷史上的功過與是非,也有天壤之別。

先講一位知命的君主。公元前六一四年(魯文公十三年),邾文公根據當時政治、經濟發展的需要,想把都城遷到繹地,就讓史祝占卜。史祝是古代負責占卜吉凶禍福的官吏,是幫助朝廷釋疑解惑的。占卜的結果,史祝彙報說:這次遷都,有利於民,有利於國,但對君主不利。朝廷的官員們紛紛議論,多數主張不遷都,以免對君主不利。邾文公說:「遷都對民眾有利,對國家有利,從長遠來看也就是對我有利。上天生育了民眾,又為他們安排了君主,目的就是要有利於民眾。既然遷都於民有利,我一定會贊成的。」邾文公在位已有五十一年,年事已高。大臣們說:「根據占卜所示,如果暫緩幾年遷都,君王的壽命即可延長。您為甚麼不停止遷都呢?」邾文公說:「人生有命,人貴知命。君主真正的命,不在於壽命,而在於命份,就是使命。壽命的長短,人自己不知道,也控制不了。但遷都對民眾有利,我去做了,就是做了件大好事。也盡了我的責任,這是命份。」

果然遷都之後,於國於民,都很有利。邾文公也去世了。全國人民都悼念他、感戴他、敬仰他。當時的有識之士讚譽他是知命之君,就是說:他知道君主的使命是甚麼。

我們不妨設想一下:如果邾文公不遷都,或反對某大臣提出的遷都議題,他就在這個安樂窩里長住不動,他能夠永遠活下去嗎?他不遷都,不做有利於民眾的大好事,他遲早仍然會死。所以,一個常人,他想不死是不可能的。而死的價值或輕如鴻毛,或重於泰山;或遺臭萬年,或流芳百世,是可以努力去選擇的。邾文公作出了正確的選擇,他的死不僅為當時和後世所敬仰,而且為他不斷的輪迴轉世的未來生命,奠定了美好的基礎。

下面再講一個不知命的君主。公元前五八一年(晉景公十九年),晉景公因為濫殺無辜,夜夜惡夢纏身,心力交瘁,就請來相士桑田為他療治。桑田對他直言相告:「您吃不上新麥了,準備安排後事吧。」晉景公聽不進真言逆語,就把桑田趕走,另外再請名醫診治。眼看六月已到,新麥收割上來了。晉景公馬上把桑田叫來,說:「你看我今天就能吃上新麥了,等我吃了新麥以後,就殺死你!」可是,就在他要拿起筷子端起碗的時候,一陣腹痛,急著要上廁所。結果倒在廁所裏死掉了。最終還是沒吃到新麥子。

晉景公身為一國之君,其使命是為本國民眾謀福利,怎麼可以濫殺無辜?相士的話,忠言逆耳,聽之有益,不聽也罷。但君主不可與相士叫勁,並要置人死地而後快,實在是心胸狹於針孔,惡毒猶似虎狼。真是個不知君主使命是甚麼的君主啊!

無論是一國之君,還是一縣之長,凡是身為官員之人,都應該有使命感、責任心,都應該為老百姓做好事,不做壞事。現在,天要滅中共,傳九評、促三退,是利國利民之舉。一切大小官員,都應該發揚邾文公利民利國的精神,選擇自己美好的未來。切不可步晉景公的後塵,自私自利,妒忌殘忍,導致禍國害民,自毀前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