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四川中學生的修煉體會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我是一名中學生,學法輪大法已有好些年了,一直以來都想把這神奇的宇宙大法告訴我的每一位朋友、同學、老師,乃至所有我認識和不認識的善良的人們。

我家信大法、修大法,因此全家人精神飽滿,健健康康,過著那常人想過也過不了的幸福生活,為此不少人投來了羨慕的目光。

記的在以前沒有學大法時,我們一家人病怏怏的,生產上有點收穫,都被吃藥而榨走。母親以前身患多種疾病,在院子裏熬藥也常常含著眼淚,家境十分拮据。就在這百般無奈下,母親經人介紹,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從此精神一天天好了起來,多年的怪病一時間全好了。

家中人見原來已是骨瘦如柴的母親現在紅光滿面,以前吃藥的開銷也省下來了,不由得為之讚歎,走親訪友,便向他人提起大法的神奇。我開始見證了大法對家庭、對個人的重要性,我也更加進一步的了解大法,將師父在《轉法輪》中所講的理深入內心,給予我自身的約束。

以前在學校常同別的同學發生矛盾,自從學法後,我這才知道是一種失德的行為,師父說「修煉人要守德」,我漸漸以大忍之心去寬容他人,開始學會將心比心,學會處處為他人著想,遇到矛盾先找自己的原因,我逐漸站在了換一個角度看問題,「退一步海闊天空」嘛!我真正體會到「忍」的美好。

在學習上遇到不少煩惱,我想起師父所說「難行能行」,再大的困難只要你去克服它,就會有所進展,甚麼事能把修煉人難倒呢?在困難中一次次的有所突破,我要在這最複雜的環境中磨礪自己,俗話說:環境塑造人,這也是中國文化之精華。

就以近來一段時間的實例來說吧。在幾個月前,我們即將臨近中考,同學們紛紛為自己的目標而奮鬥,爭取一個自己理想的成績。在這段時間裏,我看見了班上的同學之間那種競爭意識之強烈,好多同學因為來自老師的各種壓力,為此都累的精疲力竭,不少同學常在早自習和晚自習上打瞌睡,有的甚至經常身體出現異常,我想這都是過於疲憊而引起。

同鋪上的同學他天天早睡晚起,也是整天精神不佳。唯獨我,一個大法小弟子,我精神之飽滿,精力之充沛,與原來沒甚麼兩樣。在學校一次體檢中,大多數同學因此都瘦了不少,我還是老樣子,沒有多大變化。

同寢室的室友常常問我,你怎麼一天好像精神相當充沛,而且身體狀況一向良好,不像我們時常得病,這是為甚麼呢?他們哪裏知道,我每天晚上在寢室關燈後,自己靜下心來打坐10-15分鐘,一天的疲勞就在神通加持下,不翼而飛,一點也感覺不到勞累,這短短十分鐘,相當於在給我充電,在給我加持,在給我消除不好的東西。這是我的親身體驗。

在我大拇指和食指之間偏上一點有一怪疤,別人說是「魚休子」,但又不像,它不傳播,我見其厭惡,天天拿刀割,時常割得流血不止,結果,越割怪疤越大。正如師父說「物極必反」,此後我不再管它,放下這顆執著心,用心的學法,不多久,怪疤不見了,皮膚恢復到原來的狀態。

以前我老是愛流鼻血,鼻子稍微一碰就會流,用手指掏掏鼻孔也會流,流血時就像一股溫泉來得相當猛烈,而且每次流血都是好幾毫升,這樣流法怎麼得了。後來我修了大法,明白了,這是我的業力造成的,從此後我堅定修大法。師父把我的業力在修煉中一點點的消去,鼻血就不再像以前那樣一碰就來。

記得有一回摘李子,摘完後,我拿著長梯子回家,在家門口由於沒有鑰匙,我把梯子放下,見其已穩,便坐在上面等母親回來開門。坐著開始都沒事,突然一下梯子倒了,我坐在了梯子旁邊一根木頭上,當時臀部很痛,一下子感到頭昏,要倒下了,我堅持住,很快撐著旁邊的牆壁,但還是想倒下,我硬撐著走進了屋,坐在掛有師父照片的屋子前面,叫著師父,心裏想沒事,默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此時身上熱乎乎的,一身冒滿了冷汗,把衣服都濕透了,我自己感覺到兩手泛白,沒有血色,麻木,而且發冷,臉色很難看。過了一會兒,我漸漸清醒過來,肌體恢復正常,唯獨臀部尾椎還有點痛,但沒過幾天便不知痛了。

我再次親身見證了大法的神奇。我深知這是師父的慈悲。我的命運是由師父在給我安排著,我謝謝普度眾生的師父。

特此把我的親身體驗寫出來,規勸那些被中共謊言所矇騙的所有同學們、老師們、朋友們,請相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無量大法也會給你帶來同樣的福音。大法佛恩浩蕩,定會迎來普天同慶。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