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退」中遇到的「無神論」問題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日】在勸「三退」中,有的同修遇到這樣的問題,就是一些受惡黨邪惡文化毒害較深的和一些固執的人,相信「無神論」。而同修一開始上來就從「天滅中共 退黨平安」的角度來講真相,勸「三退」,這些人就非常難理解,包括那些政府部門的工作人員、高級知識份子、年輕的既得利益者等,他們經常說的就是:考慮考慮吧,以後再說吧;有的甚至說,你們就像小孩過家家似的,很好笑;有的乾脆就說,天滅中共,天是誰呀?是神,神在哪兒?

有的同修就想,是否編輯些有神的資料和小冊子來給他們看,他們相信有神了,就會知道「天滅中共」,就會退出惡黨的邪惡組織了。

那天遇到了一對大法弟子,是夫婦,他們都是文化程度較高的人,在商場上曾經非常成功。他們接觸到的人,包括很多高級知識份子,大學的領導,甚至是惡黨的書記,在他們的勸說下,紛紛退出惡黨的組織,而且人數眾多。

還有的老年同修,自己的同事、同學現在很多都是級別非常高的省市級領導幹部,有的在職、有的退休了,而勸起「三退」來非常費勁,幾乎沒有退的,而且非常固執,非常難以突破。

可是大法度人不分級別高低、年齡大小、社會閱歷,是普度的,看眾生平等,沒有分別。

雖然有些人是不可度的,這些障礙也阻擋不住大法弟子救人的信心和步伐。而關鍵問題是,在講真相中、勸三退中遇到障礙時,如何能用修煉人的基點和角度來看問題,而不是再形成執著,向外求、向外找。

前幾天,與同修交談中,還感慨,現在中小城市、農村,三退的人數和規模越來越大,感覺上是超過大城市的,那就是那些地方的人比城市人單純、受惡黨文化的毒害較輕,而且那裏的邪惡因素也比大城市少,環境非常好了,也就容易講了。

現在回想起來,這不又形成新的執著了嗎?哪裏出現了問題,不就是我們修煉上還有要針對解決的問題嗎?不正是要修煉人從這裏修出來嗎?海外大法弟子的環境較好,可是他們修煉中也會遇到類似我們大陸這樣修煉中的問題,都沒有捷徑可走。

就像遇到的「無神論」問題,不相信有神不是關鍵,我們有《九評》,有大法賦予的智慧和能力,我們能讓人們認識到了惡黨的邪惡本質,揭開其偽裝的「畫皮」,讓人們知道惡黨的滔天罪惡,罪不容赦,有正義感的和有良知的民眾一定會唾棄它的,決不會與邪惡為伍的。當然如果有一些相關有神的資料給他們看也未嘗不可,但現有的條件下,也一樣可以做到。那裏出現了問題,那我們一定要向內找了。

而且面對面講三退,從修煉角度來講對修煉人也是一個綜合的檢驗,對大法的理解、從大法中修來的智慧、修煉人理智的心態、面對錯綜複雜的人心如何解開其心靈的桎梏等等,是修出來的,而不是做出來的。你看有的不怎麼識字的老年同修,每次都能勸退十個、八個的,而有知識文化的年富力強的也不一定能做到。

每個人修煉的路不同,機緣不同,遇到的人群不同,不一定都能像勸退最多的同修那樣勸退同樣數量的人數,但我們都會努力去做、去救度,遇到問題了多用大法來衡量,實在自己解決不了,還有周圍的同修呢?多學法、多交流這些問題都能解決。

一點個人認識,不當之處請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