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涿州城鎮鄉村部份大法學員揭露當地惡徒惡行(一)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日】以下是河北省涿州市城、鎮、鄉、村部份法輪大法學員在九九年七二零以後,遭當地邪黨政府惡人、公安局惡警迫害、被非法關押在拘留所、洗腦班,遭酷刑折磨、敲詐勒索的經歷。

1、東城坊鎮三城村村民張淑清(女,六十歲):九九年七二零以後,她曾被迫在東城坊鎮政府大禮堂參加洗腦班八天,並罰款五十元。

二零零零年五月份,又被迫到鎮政府參加洗腦班,去了一天,罰款五十元。二零零零年秋天,鎮政府又以辦洗腦班為名,讓她去了半天,罰款五十元。

二零零一年春天,又以照相為由,勒索她五十元。二零零一年三月份,一天晚上十點,她已睡下,東城坊派出所來了兩三個人,抄走她的大法書和磁帶,並把她帶到派出所,連夜又送到南馬洗腦班。洗腦班說名單上沒有,拒收,連夜又拉她回來,第二天吃完早飯又送往南馬洗腦班,因身體檢查不合格拒收,沒辦法,才把她放回來。

2、東城坊鎮展台村村民李書香(女,五十四歲):二零零零年八月底,東城坊鎮政府五、六個人來到她家,不由分說,東翻西翻,抄走一本《轉法輪》,勒索二百元錢。

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九日,原東城坊政法委書記王巍把她和另一名學員張銀一同送到南馬洗腦班,每人帶上五百元現金,交南洗腦班。在洗腦班每天軍訓,鋤地,晚上看誣蔑大法的光盤,並強迫寫誣蔑大法的文章。每頓飯一小碗粥,一個小饅頭,關押十三天後放回。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份,因鄰村資料點被抄,東城坊派出所和本村村幹部等六、七個人來她家搜查,因她沒在家抓不到她,他們便把她兒子(不修煉)和其他學員一起抓到鎮政府。逼迫她兒子交九百元押金,並予以停職,要求她兒子找回她才能退押金並讓正常上班。結果她回來後,只向他們要回四百元錢,五百元錢說算請他們吃飯了。

3、東城坊鎮三城村村民尹淑枝:二零零二年冬天,東城坊派出所三名警察和本村公安員郭祥、梁東、張旗等來她家搜查,一無所獲。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五日左右,村公安員趙俊祿帶領東城坊惡警王增軍和陳雲來她家搜查,又一無所獲。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下午四點多鐘,東城坊綜治辦主任柴玉橋和惡警王增軍、何雪健等四個人氣勢洶洶又來她家非法搜查,連頂棚,柴垛都翻了,大約折騰了一個多小時,仍然一無所獲。由於幾年來連續不斷的騷擾,帶給她和家人很大的精神壓力,她丈夫在外打工心裏都不能踏實,總是惦記家裏是不是又被惡人騷擾。

4、東城坊鎮三城村村民張成(男,五十二歲):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東城坊鎮派出所強行把他關入鎮政府洗腦班,關了八天,並罰款五十元。

二零零零年春天村治保主任郭祥又通知他到鎮政府洗腦班,關了兩天,又罰款五十元。二零零零年夏天,鎮政府通知他去保定「參觀」(其實是看誹謗大法的漫畫),每人勒索五十元。

二零零二年八月十七日,派出所所長周志懷帶領鎮政府五、六個人來到他家抄家,抄走了大法書籍,又讓他在派出所呆了一宿。

二零零三年春天,鎮政府以照相為名,又勒索五十元。二零零三年冬天,國保大隊三個人開車到他家亂翻一氣,沒翻到東西勸他不要再煉便走了。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五日左右,鎮政府司法所陳雲和王某又到他家抄家,抄走兩本大法書和資料,並把他綁架到鎮政府司法所,勒索三千五百元,於當天放回家。

5、東城坊鎮展台村村民張桂蘭(五十歲左右):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村委會通知她去東城坊鎮政府洗腦班,去了八天,勒索五十元錢。

二零零零年春天,村委會又通知她去洗腦班,去了兩天,罰款五十元。二零零零年夏天,鎮政府通知去保定「參觀」(實則是看誣蔑大法的漫畫),每人勒索五十元。

二零零二年春天,村委會通知去鎮政府參加洗腦班,勒索一百元錢,當天放回。

二零零三年春天,鎮政府以照相為名,每人勒索五十元。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十五日,晚上九點左右,宋小彬、柴玉橋、陳雲、王某等人翻牆而入,當時家裏沒人。此後每天都去她家一兩次,不斷騷擾,持續一個星期左右,無奈,她被迫離家出走。村支書高學志通過家人找到她之後恐嚇說如不回家,就給她判刑。到家後宋小彬找到她讓她交五千元錢到南馬洗腦班,不交就送去勞教。於是家人湊了五千元交給他們,柴玉橋、陳雲、侯某開車送她到洗腦班,在洗腦班每天晚上睡覺都銬在床上,五天後放回家。

6、東城坊鎮展台村村民張蘭婷(女,五十歲左右):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村委會通知她去東城坊鎮政府洗腦班,去了八天,勒索五十元錢。

二零零零年春天,村委會又通知她去參加洗腦班,去了兩天,罰款五十元。二零零零年夏天,鎮政府通知去保定「參觀」(實則是看誣蔑大法的漫畫),每人勒索五十元。

二零零二年春天,村委會通知去鎮政府參加洗腦班,勒索一百元錢,當天放回。

二零零三年春天,鎮政府以照相為名,每人勒索五十元。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二日,柴玉橋、陳雲、侯某等四、五個人開車來到她家,把她綁架到鎮政府,問她資料來源。她拒絕回答,柴玉橋和侯某便打她嘴巴,用大木棍打她,隨後送她到邪惡的南馬洗腦班,每天晚上銬在床上睡覺,前後勒索二千元錢,六天後放回。

7、東城坊鎮窯上村村民孫文香(女,五十二歲):九九年七月二十三日,村委會通知她到鎮政府大院的洗腦班,去了七天,罰款五十元。

九九年十二月十八日,村委會又通知她到鎮政府大院參加洗腦班,去了半天,罰款二十元。

二零零零年四月十八日,村委會讓交五十元錢去保定參觀(實則是看誣蔑大法的漫畫)。

二零零二年四月九日,村委會又通知她到鎮政府參加洗腦班,並罰款一百元。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十三日晚八點左右,柴玉橋等鎮政府人員伙同派出所等六、七個人到她家非法搜查,並把她和弟媳郭素霞一起帶走,帶到東城派出所,關了兩天,每人勒索二千元錢後放人。

8、東城坊鎮窯上村村民孫文奇(男,五十歲左右):九九年七月二十三日,孫文奇被強迫到鎮政府大院洗腦班,去了七天,罰款五十元。

九九年十二月十八日,又被強迫到鎮政府大院參加洗腦班,去了半天,罰款二十元。

二零零二年四月九日,村委會又通知他到鎮政府參加洗腦班,並罰款一百元。

9、東城坊鎮展台村村民張銀(男,五十八歲):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東城坊派出所張雷、任立泉等五、六個警察把他綁架到公安局,連夜轉送看守所,在看守所關押半個月後放回。

二零零零年夏天,政法委書記王巍帶領派出所七、八個人到他家把他綁架到南馬,惡人拿橡膠棒打他臀部,被南馬洗腦班勒索五百元現金,十五天後放回。

二零零零年冬天,政法委書記王巍帶領涿州國保大隊楊玉剛等人來到他家綁架他到公安局,勒索五千元現金後轉送拘留所,半個月後放回。

二零零四年冬天,東城坊鎮政府五、六個人到他家綁架他到鎮政府,王增軍打了他兩個嘴巴,拘禁十五個小時左右,第二天放回家。

10、東城坊鎮農大職工蔡甫(男,六十六歲):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份,單位保衛科沈建國把他叫到單位保衛科,國保大隊惡警謝玉寶、楊玉剛、張偉強為了追查一個電話號碼找到他,謝玉寶打了他兩個嘴巴,楊玉剛和張偉強把他打倒在地,並勒索了他三千元現金。

二零零一年二月份,單位保衛科張勇宏、楊祿、沈建國等人到他家把他們夫妻倆綁架到南馬洗腦班,洗腦班要求交一千元學習費。單位把他拉回家讓他借錢湊夠一千元又送他到洗腦班。因他妻子正念走脫,只交五百元就行,就在他數錢的時候,張勇宏從他手中搶走錢,交給洗腦班五百元,侵吞五百元。後來洗腦班又曾讓他交一千元押金,也未退還他。涿州政法委書記韓振山來洗腦班檢查,在會上揚言:「誰想辦一期、兩期班出去,農大的(指工蔡甫)也別想。」後來單位保衛科張勇宏、沈建國來洗腦班叫囂:「我想把你們家誰抓起來就把誰抓起來,想讓你們家嘩啦(整垮)了就讓你們家嘩啦了,我扣你的工資我想怎麼花就怎麼花。」在洗腦班關押四十天後放回家。

此後一直到二零零三年,前前後後一共扣了蔡甫十四個月的工資至今未發。二零零二年七月份,單位保衛科讓他去一趟,到那以後當場把他摩托車扣下至今未給。

11、東城坊鎮農大職工田月(女,六十二歲):二零零一年二月份,單位保衛科張勇宏,沈建國,楊碌等三人強行把她綁架到南馬洗腦班,後來她正念走脫,在外流離失所三個多月的時間。後來家人在邪惡的威脅下又把她送到洗腦班,洗腦班以收辦班費為名勒索一千元錢,二十多天後放回家。

二零零二年三月份,她因發真相資料被房山公安局送至房山拘留所拘留十五天,又轉送涿州看守所,在看守所早上讓他們喝用開水潑的玉米麵糊糊裏有蟲子,中午吃兩個小窩頭還是用發了的玉米麵做的,灰色,吃起來是苦的。二十天後送保定勞教所勞教兩年,在勞教所裏每天強行勞動十四個小時。

二零零四年六月八日,單位保衛科和東城坊派出所所長來家非法搜查,搜出幾份真相資料,當時就把她強行綁架至東城坊派出所,晚上轉至拘留所,交一百八十元生活費,半月後轉至看守所,二十天後轉至保定勞教所至今未放。從二零零一年到現在,期間只發過一年的工資,其餘一直扣押到現在。

12、孫莊鄉稅門村村民宋金枝(女,四十七歲):九九年七二零以後,村委會常林通知她去鄉政府辦洗腦班,綜治辦副主任張華拿電棍電她,她被當場電昏過去,兩三天後放回家。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綜治辦張華領著七、八個人在同修家強行把她綁架到孫莊鄉政府後轉至涿州拘留所,交飯費一百八十元,拘留十五天後放回。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二十日,宋金枝在淶水打工,淶水縣城關鎮派出所惡警把她和另一位學員非法抓捕送到拘留所,四天後轉至涿州南馬洗腦班。因沒陪教,拒收,又拉回孫莊鄉政府,銬在椅子上一天一夜,找好陪教接著送往南馬洗腦班,一週後轉送孫莊鄉敬老院,後她從敬老院走脫。

二零零二年五月三十日,她丈夫在村支書常林的慫恿下被迫和她離婚。村支書(丈夫的叔叔)常林一直佔用她的宅基地,把地裏的六十三棵樹砍掉,和當年的糧食收成一同歸為己有。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份,書記常林幾次到家裏威脅她,趕她走,她無處可去,沒有走,他利用人際關係找來派出所邢國平,郭芳,在他們事先擬好的協議書上強行讓宋金枝按手印(以表示她自己願意離開),並把她趕出家門。鄉政府派人到她娘家把她兩個宅基證翻走了,並把她從家裏趕出來,至今無家可歸。此後每逢敏感日便找到她進行騷擾。

13、孫莊鄉北橫岐村村民劉潤靜(四十歲):二零零零年冬天,劉潤靜去同修家串門,鄉政府四、五個人去同修家騷擾,說他們非法聚會,把他們拉到鄉政府,惡徒郭芳打了劉潤靜一個嘴巴,後因沒有證據,當天放回。沒隔多久,鄉政府的王瑞東和綜治辦的張華等四五個人把劉潤靜綁架到鄉政府。在綜治辦的辦公室,柴玉橋、肖立欣、某等四五個人對劉潤靜輪流打嘴巴,用電棍電劉潤靜,打完後又銬在樹上一個多小時。劉潤靜絕食抵制迫害,四天後放回。此後每逢「敏感日」便不斷上門騷擾。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