勸善之心化飛鴻──講真相信件彙編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七日】

  • 寫給天津市各級官員的公開信

  • 致公安幹警的一封信

  • 河北撫寧縣駐操營鄉親們,可要三思呀!

  • 寫給天津市各級官員的公開信

    我是一位普通老百姓,我愛我的家,愛我們的祖國,我想講一講老百姓的心聲,我希望能把這封信在你們辦公室念一念。

    我愛人是個多病纏身而且脾氣很壞的人,因此家裏經常吵架,鄰里,夫妻之間關係很不好,倆人雙雙下崗,經濟壓力使我們的家庭幾乎到了要分裂的地步。這時我愛人開始接觸了法輪功,在這之後不長時間,我愛人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首先身體好了,再也不用為頑固的失眠而苦惱了。而且脾氣變好了,對人總是樂呵呵的,對家人更是體貼忍讓,做事總是為別人著想,家庭和睦了,在單位被評為先進。我愛人的變化也影響著周圍的人,我們家度過了一段美好的時光,她說是真善忍從本質上改變了她的命運,讓她明白了做人的目的和意義。

    自99年鎮壓法輪功以來,警察上門騷擾,攪的我家氣氛很緊張,為了強制轉化把我們本來剛剛轉為幸福的家庭又給攪的面臨妻離子散。妻子因煉功受益了,所以她堅持說真話,不願改變信仰,致使被送進監牢。在那裏她被幾個男警察打成重傷,險些喪命,強迫在水泥地上睡覺長達一個月之久,造成嚴重風濕病,風濕關節炎,生活不能自理人也被折磨的變了形。我不明白這政府是人民政府還是強權暴力政府,警察是人民的公僕還是強權下的國家暴力機器,人的正義道德天良全被強權扭曲了。

    在現今中國社會裏,像我們這樣雙下崗家庭為了求的生存,我妻子的身心健康得益於法輪功。我們有良知不願說假話,我們也不該說假話,古人云:受人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為甚麼政府硬逼百姓不能說真話夾著尾巴做人?我們老百姓連選擇健康信仰說真話的權利都沒有了,人權何在?

    我的孩子受母親影響,從不與人爭鬥,謙讓別人,鄰里都誇他懂得事理。當母親被打成重傷後孩子一心想要為媽媽報仇,開始仇恨警察。這一切後果是你們造成的,是誰在害人,踐踏純真良知強行讓百姓夾尾巴做人,還說為我們百姓怕煉偏了。可我妻子煉功後身心健康了,卻被警察抓去打殘了,今後我們怎麼生活?我們百姓有冤無處申,有苦無處訴。雖然我為妻子安全擔心,但我從她堅持真理,純真善良不畏強暴看到了中國的希望,我想政府官員也有明白真相敢為百姓做主的也有鐵肩擔道義的忠義之士的父母官,但現今這樣的人在哪裏呢?

    現在越來越多的人已經明白,中國人只有崇尚真善忍才能使社會道德回升,人心向善,我們的國家才會有希望。而自私欺騙暴力最終只能隨著道德下滑,人類敗壞,走向毀滅。


    致公安幹警的一封信

    前些天,邪黨迫害法輪功的流氓集團首惡江澤民在電視上難得的露了一次臉,立即引起了人們的一片驚呼聲:怎麼成了這個樣了!簡直就像殭屍,一點笑容、一點表情也沒有。更有人形像的把江的這張面孔比作紀念堂裏的臉上塗了防腐劑的屍首。這就是幾年前權大遮天、不可一世,妄言「三個月消滅法輪功」的江××嗎?歷史無情,今非昔比,反差實在是太大了,實際以後的結局會更慘,請君拭目以待。還有那個在電視上一直陰沉著臉、眼睛就像毒蛇一樣的、江首惡迫害法輪功的第一幹將羅幹及江的外甥女婿周永康,這幾個人就是迫害大法弟子的總後台和幕後黑手。

    至今還在無理智的綁架大法弟子的公安警察,把自己的前途命運押在這幫人身上,到今天明知道是害善良的好人,卻昧著良心一意孤行,為了得到這些人的獎賞、提拔,妄想以迫害善良的好人作為自己向上爬的資本,一而再、再而三的綁架、勞教、勒索大法弟子。這不是被利益、權欲沖昏了頭嗎?這幾個人靠得住嗎?

    據高層消息來源,中共上層對法輪功有相當大的爭議,連中央的主要領導都知道法輪功是好的,恢復名譽是早一天晚一天的事。現在對大法弟子的非法抓捕只不過是公安系統的幾個江氏嫡系在暗中進行黑社會化操作,是見不得人的,怕見光的,甚至連中央高層都隱瞞著。所以基層的公安警察們執行的實際上就是羅、週的黑命令,你們就是羅、周黑幫的打手,是在為羅、周這兩個流氓賣命。你們冷靜的想一想,是不是這麼回事?

    目前凡是有關迫害法輪功的上級指示,都是甚麼所謂的「內部傳真」,沒有一份中央的正式文件,以前上面下發的有關這方面的文件也全部收回、銷毀了。到底為甚麼?用上面操縱者的話說,就是消掉證據,好把罪名往下推到具體的執行者身上:害人者是個人行為,不是上面指示幹的。目的是甚麼,不是再清楚不過了嗎?不就是要拿你們開刀問罪、當替罪羊嗎?

    昧著良心害好人是會遭惡報的。凡是迫害過法輪大法弟子的,都一定會有報應隨後發生,你得到的不義錢財會加倍的補償。不僅如此,更大的惡報還會發生,如疾病、車禍、橫事、災難都會降臨到你或你的家人身上。儘管你不想承認,也絲毫避免不了報應的發生。你只要回想一下你親身的經歷就會得到證實。你看一看你的身邊熟悉的同行中,凡是積極的迫害大法弟子的,有幾個不遭惡報的?或他自己或他的家人,有幾個有好下場的?

    遠的不說,光我們壽光市就有不下幾十例了。壽光市台頭鎮鎮委副書記隋明義、武裝部長張景玉,聖城街道北郭村書記王曉東,山東海化開發區原610主任徐慶雲等等。以及原山東濰坊市委副書記王立福,山東濰坊安丘公安局長聶作坤等。(詳見惡報事例傳單)這些遭惡報的事例在當地百姓中流傳很廣。

    這些人在迫害大法學員時做夢也沒有想到會有這樣的下場,不僅僅是人財兩空,而且留下了害人遭報的惡名,遺臭萬年,連子孫家人都會無臉見人。何止如此,每一次運動後期都會清算那些害過好人的惡人,到那一天你能倖免嗎?

    為了自己,為了家人,理智的想一想吧,改惡從善現在還來得及。因為你們中的很多人是被欺騙的,是在無知中犯罪,還是有救的。何去何從,請你自己選擇吧!


    河北撫寧縣駐操營鄉親們,可要三思呀!

    2006年11月1日晚10點鐘左右,河北省秦皇島市撫寧縣駐操營法輪功學員在魏莊發放真相資料,被村裏的不法青年王鋒、石二愣、宋某某等看見,他們向法輪功學員索要五百元錢,並說我們就是劫道的,給錢就放你們走。法輪功學員給他們講真相,王鋒等不但不聽,還破口大罵,接著打電話作惡舉報。魏莊大隊邪黨書記在村裏的大喇叭廣播了此事,鼓勵王鋒等人的行為,並讓各家把接到的真相交到大隊邪黨人員手裏。

    善良的百姓呀,世間有一個恆古不變的理就是善惡有報,人做了甚麼都會得到相應的報應,做好事得好報,做壞事得惡報。原駐操營派出所所長張守德,緊隨惡黨迫害法輪功,大法弟子給他講真相,他不但不聽,還到處污衊法輪功。現已遭報,得了一種莫名其妙的病,渾身無力,痛苦難忍,可是去醫院檢查還都查不出來,所以只能在萬分難受中艱難度日。

    石家莊鐵路機務段一職工舉報本單位的大法學員丁立紅,使得丁立紅被綁架到河北省會洗腦中心遭受洗腦迫害。舉報者得到了500元的賞金,但下場很可悲,很快就癱瘓在床,至今一直遭受無盡無休的病痛折磨。石家莊鐵路機務段的職工都知道他是給邪惡中共當幫兇、迫害善良大法弟子遭了惡報了。

    法輪功學員為甚麼發真相資料?因為法輪功是教人向善的高德大法,因為中共對法輪功的一切鎮壓理由都是藉口,中共邪黨放著貪污腐敗不管、搶劫偷盜不抓,卻用老百姓的血汗錢來鎮壓一群按「真善忍」做好人的百姓,這能行嗎?三尺頭上有神靈,對信神的人的迫害已經讓天怒人怨,各種天災人禍頻頻降臨,天滅中共在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不忍心看著受謊言矇騙的人們跟著中共一起滅亡,所以才發真相資料,揭露中共的謊言,讓你們從謊言中走出來,從而留下生命的永遠。法輪功學員是在救你們呀,如果你們把救你們的人舉報了,讓她們承受了痛苦,那麼會招來上天怎樣的懲罰呢?鄉親們,切不可追逐眼前的利益呀,由於消息的封鎖,你們還不知道,每天都有大量的惡報傳來。

    駐操營崔莊的許三,一向說對大法不敬的話、污衊大法、攻擊大法學員,一次罵大法學員說要把其抓住槍斃,在他騎摩托車時摔了,並且摔的很嚴重;他賭錢,把房子輸給了別人,只好住簡易房屋,有一天晚上刮大風,別人家小棚子都沒事,可他家的簡易房屋的房頂卻被風掀開了。

    駐操營電力水廠的會計的高貴民,反對大法、罵大法。有一次,高貴民和其他人一起去秦皇島辦事,路上汽車在躲車時顛簸一下,他的腰椎被顛折了三節兒,而汽車中其他四人都沒事。

    青龍縣三義河村,村民吳佔坡,蹲坑舉報法輪功學員,嘴經常想罵甚麼就罵甚麼,語言污穢不堪。2006年八月,吳佔坡得腰椎盤突出,走路不能直立。這個村的村長吳廷軒也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於今年8月遭惡報得肝癌死亡。

    鄉親們,可要三思呀,「人心生一念,天地盡皆知。善惡若無報,乾坤必有私。」

    撫寧縣610辦公室主任:王錦忠1301146528 0335-6682199(宅電)
    撫寧縣駐操營派出所:0335-6090024
    現任駐操營派出所所長:侯凱亭 13933963089
    駐操營鎮政府的通訊地址:秦皇島撫寧縣駐操營鎮郭莊村 郵編:066309
    駐操營鎮黨委書記:王少國

    其他參與迫害的人
    駐操營派出所前所長:勝世偉(現任撫寧縣茶朋派出所所長)
    駐操營派出所前所長:潘維興(現任撫寧縣杜莊鋼廠保衛科科長)
    駐操營派出所惡警:楊印龍、常英韋(此人是開車的,抓大法弟子都是他開車,此人也已遭報,妻子掉井裏淹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