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廣州洗腦班近期迫害法輪功黑幕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六日】位於廣州石井(鎮)槎頭西洲北路五十六號的「廣州市法制教育學校」成天緊閉大門,門前的小馬路通到珠江邊的一個小碼頭,小碼頭對面是槎頭小島,上面是臭名遠揚的「市女子勞教所」。窄窄馬路對面的小賣部的店主時常看到警車、麵包車往洗腦班裏面送人。

這所成立於二零零一年四月的「學校」,據說是在原公安部門舊辦公樓的基礎上再裝修的,系統內部稱廣州市法制教育管理所,不是甚麼學校,屬市勞教局編製,然而市司法局、市勞教局、市六一零都有人員參與其中,幹著見不得人的勾當,其實這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洗腦班」。

製造紅色恐怖氣氛

洗腦班一樓值班室對面寫著「機房」的門,還貼著「非工作人員勿進」的牌子,讓人感覺是電腦室,其實是監控室;一樓正門左側靠山的一溜房間,最早是辦公室,室內有很大的玻璃窗,改成單間後,又多改成禁閉室,惡人賴某、田麗輝等二零零五年夏天去武漢臭名遠揚的「洗腦班」學習後,就把一一零、一一二、一一四禁閉室搞得更加恐怖,禁閉室靠後山的窗戶不只是焊上鐵欄杆,鐵蓋板都封住,不讓裏面的人往外看,外面的人往裏看。整個房間黑黑的,只有排氣扇的孔透進一些光線。

二零零六年年初,洗腦班又安裝監控設備,其中一樓、二樓是迫害大法學員的地方,三、四樓是辦公室、會議室、檔案室。樓上也多次改裝,據說這次又報批五十萬元裝修費,拿百姓上交的錢,迫害有良知的百姓。

在洗腦班,監室都裝了監視器,房門的玻璃窗都貼上紙,只留下一個小孔可以看到室內的情況。洗腦班整天把學員關在房間裏的,飯是門外的保安送進來的。不寫三書就不讓家屬探訪,家裏的人送來了衣物時也不讓看望,並還騙學員說,你家裏沒有人來看你,或人不理你了,丟下給你帶來的衣物走了等。很多學員還得被迫每個月上交六百元的住宿費。

邪惡洗腦班不准煉功,不准自己出房門,逼看攻擊、歪曲法輪功的書、影視帶,逼寫揭批材料,在監室裏站、坐、上床都要聽安排,否則就是「違規」,多次「違規」就要關禁閉室,不寫揭批書也要禁閉迫害。

惡警賴鑑鋒喜歡晚上整人,他喜歡抬來超過1.6米高的血紅的代表惡黨專製的「國徽」來助陣, 作為他實行恐怖的道具,要學員面對血紅的徽章站著。

禁閉室沒有床,空空的房間,門後是當馬桶用的黑色塑料桶,牆壁上的四周、地下都貼著誣蔑大法的標語、相片,強迫學員去踩,不給床睡,要睡就給睡貼滿相片的板,學員被迫只好站著。房間內和走廊裏都前前後後都布上了監視器,它們記錄下了惡警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經過。

上邊來人檢查時,都不讓看禁閉室,有時還把被迫害得的精神疲憊的學員轉移到其他房間,把見不得陽光的床板、國徽也抬到其他雜物房內藏起來。等到來檢查的走後,就又恢復原狀,繼續迫害。調查學員時,只找一二個「轉化」的人違心的說一些違心話。

酷刑折磨逼寫三書

惡警賴鑑鋒、楊永成指揮幾個保安迫害學員,剛開始時每天只讓學員睡二、三個小時,幾天或一、二星期下來,就把好些人整得精神不振,面色憔悴,深夜了就私設公堂,指揮幾個保安來,把想煉功的大法學員的腳或手綁住、體罰學員。等學員身心疲憊時,召集幾個人深夜把學員的雙腿交叉疊放,捆綁與一起,脖子上套繩綁到腿上,這樣綁一陣,腰部、脖子、雙腿都劇烈的疼痛,難以忍受。很多學員承受不了疼痛就被迫違心地寫了「三書」,惡警還要學員交待經常和誰聯繫,煉功的歷史等,還要求揭發自己和他人。曾被捆綁迫害的學員有王鏗、汪宏發、鄧怡、李建忠、吳秀花、陳雪馨、張利等等。晚上深更半夜經常傳來慘叫聲。

大法學員李建忠煉功,不寫所謂的三書,惡人就晚上不讓他睡覺,一個星期下來,就把好些人整得精神不振,面色憔悴。保安龍某就叫來鄧新軍、李波、孫湧林等人,對李建忠拳打腳踢,打得 「咚咚」響,隔著房門站在走廊很遠的人都聽得到,都知道裏面在打人,外面值班的惡警鄧權、賴鑑鋒都不管。

惡警賴鑑鋒真是像鬼一樣,十一、十二點,大家都睡了,他就出來,睜著布滿血絲的眼,出來訓斥人。有時是深更半夜出來假惺惺跟人談心,其實是利誘,欺騙、恐嚇學員。

李建忠站了幾天腳都腫起來了,就不想再站了,孫湧林過來拳打腳踢,龍丁泊朝臉上打,打得李建忠鼻血直流。龍某叫來幾個保安用很寬的膠帶把李建忠的雙腿捆綁纏繞在一起,讓他不能彎腰和下蹲,只能被動地站著,李建忠站不住,差點就整個人摔在水泥地板上,這回把李建忠折磨了兩個星期多。

大法學員汪宏發和鄧怡被非法判勞教兩年,期滿後就又劫持到洗腦班。鄧怡不寫三書,絕食抗議,被惡警指揮「助教員」強制灌食,惡人楊永成領頭,用筷子、鋼勺等來撬鄧怡的牙齒,找人來捏鼻子,抓住手腳,緊摁兩頰,撬的鄧怡滿口是血,撬開後,就使勁灌,鄧怡絕食三、四個月,被灌食很多次,時常因為嗆,都被噴到脖子裏,衣服上,或順著脖子流進了身上,嘴裏的牙齒都撬鬆了,並忍受全身窒息般的痛苦。鄧怡有個五歲兒子,正需要父母的照顧,只好放在武漢老家中的讓老人來照顧了。

有幾位奶奶輩兒的大法學員如梁雪芳、陳雪馨、陳雪卿、陳愛玉、林秀金、徐賽英都過六十歲了,仍被劫持到洗腦班。李素珍奶奶已七十多歲,走路都有些不便,高低不平的路還要人扶著走,卻也被強行關入洗腦班。

誰向邪惡妥協了,就讓睡床鋪,睡有窗戶的房間,讓到室外活動,到外邊的食堂吃飯,讓見家人。

洗腦班有時偽善給寫了「三書」的人過生日,讓原單位領導或家屬來參加,吃水果,唱歌,關鍵是拍拍照片,向外宣傳,並把這些照片貼到宣傳欄上。

二零零五年至二零零六年被洗腦班迫害法輪功學員有:

男大法學員:潘燮飛、施雷、李建忠、范威、王鏗、李瓊光、汪宏發、周敏桐、趙敬安、馮璜。

女大法學員:趙睿宇、李俠、嚴槿、覃彩榮、梁雪芳、梁雪英、李紅霞、苑明、林秀金、盧慧敏、范海琴、陳愛玉、黃敏莊、 庾瑞君、張利、鄧怡、陳雪馨、陳雪卿、陸羨明、吳碧雲、李青、李素珍、李秀琳、張曉雲、陳穗玲、司兵、吳秀花、徐賽英。

唆使、操控保安參與迫害

洗腦班的惡警還招外地的無知打工者充當「保安」,訓練成幫兇。惡警賴鑑鋒、楊永成、鄧權、陳富民、李志強、 田麗輝等制定的迫害計劃,逼「保安」幫著實行。

洗腦班把這幫大部份從貧困地區來的文化程度較低的打工者稱為「助教員」,他們的任務是監視大法學員的一舉一動,三班倒的夾控大法學員,記錄學員幾點幾分在幹甚麼,幾時睡幾時起床,幾時上廁所,幾時「違規」。 惡警還向保安施壓,誰值班時,大法學員有違規的,就扣誰的工資。很多助教員為了‘工資’不受損。有的就積極協助惡警私設公堂,體罰、捆綁大法學員。這些「助教員」由於要時刻監視學員,不能隨便外出,很受約束,所以,很多幹了一年半載就走了。

破壞大法 現世現報

孫湧林,男,一九八二年生,自稱是湖北十堰市竹溪縣人,九九年去海南當了兩年兵,還混上個邪黨黨員,在家鄉找不到好工作,於二零零二年年上半年來到了洗腦班,為了一千元的工資,還希望有所晉升,只知聽從惡警賴鑑鋒的命令,卻不知自己成了老賴的幫兇,在洗腦班幹了一年,二零零三年其父親就突然爆病死亡,孫某不知是做了壞事的報應,不知醒悟, 就在社會上混了一年後,二零零四年八月又回到洗腦班,繼續為了自己一點收入而出賣良心。真是不值得。

劉丹紅,女,家住廣州沙河頂附近,原是居委會請她來夾控當地女學員的,其人潑辣,個大,積極參與洗腦班的迫害活動,被洗腦班留下來,後來招募為公務員,為了每月拿幾千元的工資,此悍婦幹了不少壞事,多次參與捆綁迫害學員的惡事,其人甚至還認為自己為人還不錯呢。直到家裏頭出了事,請了長假,不久就離開洗腦班。

龍丁泊,男,原來是男保安隊長,聽從惡警賴鑑鋒暗中指揮,積極參與迫害大法學員,在他迫害李建忠後沒幾個月,龍某玩籃球,沒走幾步就把一隻腳的踝關節給扭了,兩個月都沒好,拍x光片,結果腳部骨頭有裂紋,花費了兩千元還沒好,腳好一點後還不敢使勁,被人稱「龍拐」,才二十多歲,就留下病根,多不值得呀這回保安隊長也當不成了,還被同僚譏笑,年底就捲起鋪蓋走了。還是走了好,幹甚麼都比跟著邪惡作昧良心的事強啊。

李俊傑,男,保安隊長,陝西人,五十多歲,好色之徒。是陝西某煤礦企業的電工,五十多一點就退休了,本來是當門衛的,惡警深更半夜給學員灌食、捆綁學員他也來積極幫忙,還幫忙吆喝,龍某撤下,他就升任保安隊長了,本來腰就有點毛病好不了,這回每整完一個學員,腰就疼得要命,只好整天帶上寬寬的保健腰帶。不斷的幹壞事,這腰怎麼也好不了。

李雪珍,女,廣州洗腦班第一任政委,曾在廣州市槎頭勞教所任主管迫害法輪功的副所長,雙手沾滿大法弟子的鮮血,她本人和其女兒經常遭惡報,多次出車禍、遭搶劫。

「廣州市法制教育學校」地址:廣州石井(鎮)槎頭西洲北路56號 電話: 020-81730867 (註﹕其公函上地址是廣州市槎頭西洲北路48號,郵編是510435,都可以用)

廣州市法制教育學校參與迫害的部份人員名單(近期更新)

現任所長潘錦華020-81730648
政委丘陶標
副所長劉志雄
惡警教管部長賴鑑鋒,其子在市第四中學讀初二。020-81730646 13302213938
惡人楊永成,小靈通是020-81730322。
惡警:田麗輝(原槎頭小島女子勞教所的惡警)、鄧權、陳富民(原花都第一勞教所的)、李志強 、李凱華(女)、醫務室的惡警鄧梅青、醫生彭莉英、劉國壯、趙嘟嘟(司機)、張偉平、廖偉東、鄧錦偵、柯太清、龔淵文、李仲斌、鐘毅明、,唐勤恆、卓健敏、鄧順權、李忠斌、孫文輝(020-81730867)、李健偉(020-31787194)、楊柳(其夫是610的)、周麗(女)、周靜(女)、施文茵(女)、鄧權(男)、李東斌(男)、符某(李東斌之妻)、陳某(左立志丈夫的姐夫)、李志強(負責驗收)、孫某(男,負責驗收,拍照拍錄像)、李某(女,以前在槎頭勞教所當醫生)、鮮怡(女)、段月玲(女)、傅同英(女)、楊小惠(女)、王曉燕(女)、李景平(女)、吳芝蓮(女)、陳素蓮(女)、譚曦(女)、鄧昱(女)、周靜(女)、蘇敏(女)、黃琳(女)。

男保安:李俊傑(隊長,陝西人)、孫湧林(隊副,湖北人)、陳小殷、李波(湖北的)、張先展(潮汕口音)、鄧新軍(湖北的)、李建輝、魏金、甘志陽、呂芳、董金玉、王衡、(龍丁泊,彭飛勇已離開洗腦班)。

女保安:李婉霞(隊長)、梁美容(曾是隊副)、李海燕、李岩(湖北)、左立志、
田禮鵬、彭珍、鄭楚雲、黎敏娟、溫金雲、張偉平(客家人)、謝翠、龍飛娥、魯穎、黃晏莉、歐陽婷、李偉萍,陳佩佩、林清梅、劉丹紅(曾為隊長)、趙付花(湖北悍婦)、李軍霞(山東的)等已離開洗腦班)、王軍霞(020-33031105)、李妍(020-33565678)、田禮鵬(13450246228)。

電工蘇紹平、修草工郭環(女) 、食堂:龐雪萍(女)、朱雨霖(女)等。

目前,還有兩名女邪悟者長期在該洗腦班自甘墮落,領取邪惡工資,她們是:李淑婷、李紅伶。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16/1425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