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省酒泉監獄惡行曝光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二日】通過知情人初步調查了解,酒泉監獄先後非法關押三十五名法輪功學員,除十人已走出這個邪惡的魔窟外,目前尚有二十五名法輪功學員繼續遭受迫害。

酒泉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主要手段是:強迫法輪功學員寫「五書」,放棄真善忍信仰,強迫寫思想彙報,強迫看污衊法輪功的錄像、材料,不准法輪功學員之間互相說話和互相來往,每個法輪功學員有三個以上犯人實行包夾,對法輪功學員二十四小時活動情況實行監控,每天有詳細記錄,每週有詳細彙報,隨時交惡警簽閱,對不寫「五書」者,採取戴銬子、關禁閉、不許睡覺、任意毒打、強迫參加生產勞動,強迫完成生產任務等各種手段進行迫害。有一名叫王文忠的法輪功學員關禁閉期間,在惡警的殘酷迫害下跳樓將腿摔斷,至今仍有鋼板留在腿中。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一日,非法關押在武威監獄的二十名法輪功學員,被武威武警荷槍實彈押送,秘密轉移到酒泉監獄。在上車之前,法輪功學員管真元被武威監獄惡警打得頭破血流,昏迷不醒。上車一段時間,管真元甦醒後譴責惡警打人行為,車上法輪功學員一路高喊「法輪大法好」、「停止迫害法輪功」等口號,強烈抗議惡警暴行。汽車開到酒泉監獄後,酒泉監獄所屬六個監區的警察早已在監獄門口等候,法輪功學員一下車,各監區就立即將早已分配好的法輪功學員帶走。從此,一場慘無人道的血腥迫害就在各個監區開始了,幾天之內,各監區惡警軟硬兼施,利用各種邪惡手段,對法輪功學員身心實行野蠻摧殘。

這場迫害是酒泉監獄有計劃、有準備、蓄謀已久的迫害,早在法輪功學員轉移到酒泉監獄的十多天前,酒泉監獄就將法輪功學員名單分配到了各個監區、各個犯人小組。酒泉監獄召開多次會議研究迫害方案,自上而下設立了迫害機構,確定了迫害人員,將迫害任務層層落實承包到警察、犯人小組和犯人頭上。全監獄由監獄長梁秋明直接操縱,副監獄長馬佔明具體分管迫害,監獄還設了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邪教科,由惡警韓雪松為頭目實施迫害。二零零六年初,監獄長梁秋明爬到了甘肅省監獄企業集團公司副總經理位置上,省監獄局機關處室惡警韓全利被安插到酒泉監獄監獄長位置上。梁秋明、韓全利、馬佔明直接操縱和參與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同時,酒泉市政法委書記、「六一零」頭目張克勤經常竄到酒泉監獄,參加迫害法輪功的會議,教唆迫害法輪功學員和大肆污衊法輪功。在惡警頭目的指使教唆下,有的惡警迫害期間搬到監獄住宿,公然叫囂;「法輪功不轉化決不回家」。這些惡警為了強迫法輪功學員寫出 「五書」,達到他們邀功請賞的邪惡目的,挖空心思、不擇手段,殘酷的迫害法輪功學員。

據了解,酒泉監獄六監區是迫害法輪功最邪惡的監區,六監區監區長方向、監區教導員馬文相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首惡。其它監區堅定不轉化不寫「五書」的法輪功學員,都被秘密轉移到六監區實行迫害。六監區是一個農業監區,地點在城郊酒泉至金塔公路三公里處。六監區受到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有郝俊、王文忠、任玉年、齊加祥、申世勇、石進祥。指使操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主謀是惡警方向、馬文相,參與迫害的還有趙福英、楊浩軍、於學明等惡警。六監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邪惡手段是,堅定信仰不配合邪惡要求,不寫「五書」的不准睡覺,每天二十四小時「反省」,有的甚至被秘密關押到牲畜圈「反省」,所謂的「反省」就是採取任意邪惡手段進行迫害。 惡警指使犯人任意辱罵、任意拳打腳踢、多人圍攻暴打、「倒掛」、挖眼睛、煙頭燙、打火機燒、開水燙、爐鉤子燙、爐鉤子打、棍子打、繩子勒、捂鼻子捂嘴巴不讓喘氣、嘴裏塞襪子塞鞋墊不讓出聲音喊口號、兔子塞到懷裏褲襠裏讓兔子抓等等。另外,還有聳人聽聞的「108道菜」,如「冰糖肘子」(用胳膊肘猛擊前胸後背)、「爆炒腰花」 (在腰子部位用拳頭或胳膊肘暴打)、「穿心餃子」 (用腳在胸口部位猛踏)、「手抓羊肉」(在大腿軟肉上用手猛抓猛捏)……能報出「108道菜」菜名和具體「上菜」的是最邪惡最狠毒的名叫王鋒的犯人。迫害手段狠毒的犯人還有程平華、陳二勇、鄭力、譚龍、李冠偉、許生軍等。在迫害最嚴重期間,方向、馬文相始終在幕後指使操縱,犯人頭目隨時向方向、馬文相彙報迫害情況,方向還宣布全監區停止生產,全部力量放在法輪功轉化上,和法輪功作堅決鬥爭,轉化任務完不成不生產,哪個犯人小組完不成任務,個個株連,全組不准看電視,不准自由活動,不准接見親屬,追究責任的同時,將法輪功學員向下個組移交,對完成迫害任務的給予計分考核獎勵和物質獎勵。在邪惡野蠻殘暴的迫害下,法輪功學員的身心受到了極大的摧殘,有的被迫害得傷痕累累、血跡斑斑,慘不忍睹。善惡必報是天理。在江澤民對法輪功學員「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的煽動教唆下,惡警們面對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慘無人道的迫害,真是人性全無,天良喪盡,罪惡滔天,罄竹難書,人神共憤。不懲處邪惡,天理難容!

今年上半年,甘肅省監獄系統迫害法輪功現場經驗交流會在酒泉監獄召開,一些雙手沾滿法輪功學員鮮血的惡警在會上領了獎,惡警們編造謊言,在會上大談如何無微不至關心法輪功學員,如何親情感化法輪功學員,但對他們的殘暴行為卻隻字不提,因為惡警們知道這些殘暴行為是不能寫在紙上的,這個真話是不能說的,說了就拿不上獎,這是他們假、惡、鬥的本性所決定了的。這次邪惡的聚會,是甘肅省監獄系統繼續迫害法輪功的又一邪惡步驟,也是甘肅省監獄局迫害法輪功難逃懲罰的有力鐵證。

希望對酒泉監獄迫害法輪功的知情者和正義之士,勇敢地站出來揭露和曝光邪惡,呼籲國際社會和善良的人們譴責迫害法輪功的一切暴行,提請追查國際對甘肅省監獄局和酒泉監獄惡警惡行予以追查。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12/1422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