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理清晰才能走正路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日】我是九八年得法的。那時,丈夫拿家來一本書,並說這本書很好。我隨手拿起來,封面上寫著《轉法輪》,翻開看了起來,真是越看越愛看,一上午就看了一半,被這寶書的法理折服了。我以前看書或看電視時間一長就眼睛疼、頭疼。那天看《轉法輪》一點不難受,過後才明白是師父在管我。這樣我參加了煉功點的集體學法煉功。

以前,我有多種病,經常性的頭疼、肚子疼、腰疼,去醫院檢查還說不出個甚麼來,每日只能忍著這種種的痛苦照管家、幹農活。修煉不久後,這一切毛病都不見了,身體輕鬆,幹多少活都不累。

當我還沉浸在得法的喜悅時,九九年七二零到了,一夜之間鋪天蓋地的邪惡宣傳來了。當時心理很不平,因為明知道那些宣傳都是假的,法輪功讓我變成了一個好人。可是失去了學法煉功的環境,不知以後該怎麼做。一次在夢中,我看見我家屋頂都是和報紙一樣橫的豎的字。醒來後,我明白是師父讓我堅持學法,不要放棄。

那時我還不知道怎麼講真相,別人一提電視的造假宣傳時,我就不高興,和他們爭辯。後來隨著不斷的學法,知道怎麼講真相了,在生活中很自然的就可以講出真相來。每逢集日,我一般都會去,找機會講真相。

有一次,我去娘家,十二點發正念時,家人說外面警車來抓人啦(當時表面的目地是要抓家人同修的),家人同修說,我先藏起來!於是就走了。我沒當回事,依然立掌發正念,可是當時心並不能靜下來。一會兒闖進來五六個惡警,看我發正念,就叫我跟它們去,我不配合。它們強行把我往外拽,上衣都被拽掉了,我在大門外的水泥地上躺了半個小時後,被強行抬上車,帶到縣拘留所。

晚上我睡不著,心裏想著我怎麼到這裏來了呢?大法弟子到哪裏都要講真相呀。於是,我就給犯人們講真相。一個人手拿著撲克,排成半圓兒對我說:你走了彎路了。我知道是師父借他點化我,可是又不知道怎麼從法上去認識。後來,有家人代筆寫了「保證書」才回了家。

回來後,面對家人的不理解,心裏又抱怨家人不應該寫「保證」,一時間壓力非常大,後來通過學法才走過來。師父在《理性》中說:「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渡世人」。我沒有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執著顯示自己,人為的增加了魔難。

看了師父的《越最後越精進》之後,頭腦更加清醒了,我想我得抓緊一切機會證實大法,講真相救度眾生。我去地裏幹活,兩個婦女帶著兩個小孩走過來,一看就不像農村人的裝扮,她們問我有沒有花生之類的農產品,想買些給孩子。我說沒有,她們就很失望,要走。我想這些人讓我遇見,一定不是偶然呀,就叫住她們,從自家樹上摘了些蘋果送她們,說:「你們是不是很渴了?吃些蘋果吧。」她們非常感謝我,由於我藉機會講了講真相,最後她們都聲明了退出邪黨組織。

在外面講真相挺好,可是一到了家裏,就怎麼也做不好。丈夫也修煉,我卻無法和他配合,孩子們常常責怪我,現在我明白對丈夫我是用自己的標準來要求他了,沒有做到無私,對孩子有情,「你要想修煉,人的情就要往下放。當然,我們在常人社會中修煉,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應該的,在各種環境中都得對別人好,與人為善,何況你的親人。對誰也一樣,對父母、對兒女都好,處處考慮別人,這個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轉法輪》)當我意識到這一點時,家裏的環境也開始改變了。

最後以師父《回覆秘魯大法弟子》中的法共勉:「要走好各自的路就會有困難,面對困難而上是為了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破除舊勢力的安排和反迫害。這些事在過去的歷史修煉中沒有過,大法弟子是開創者,所以在修煉中有時會做的好,有時會不知如何做。有困難時大家坐下來多學學法,只要正念正行,就沒有過不去的關。」

層次有限,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