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接受關押 衝破牢籠

-- 內蒙學員九九年在北京上訪的一段經歷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一日】我老伴在一九九二年患食道癌,手術後吃飯非常困難,一九九七年在長春住院。聽說法輪功能治病,我們就煉了法輪功。那時長春煉功點多,參加集體煉功學法,因為學大法人多,每天晚上每人只能輪流讀一段大法。雖然每個人讀法不多,可是沒有遲到的,大家都很重視學法。得法後我深感大法的神奇和威力,我過去有腦神經頭痛,每次犯病都得住院治療,從修大法後一次也沒痛過。我老伴病太重,加之治病的心強,心裏總是放不下自己的病,在一九九八年四月份去世。他在死前說了一句話:說自己得法太晚。

老伴去世後,我每天都參加集體煉功、學法,越學越離不開,越學越感覺大法的神奇、奧妙。只要有時間就看書,就像師父說的,你要真修我就管你。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團開始攻擊法輪功,當天伊敏公安局就通知告訴說不讓煉功、學法,下午電視就開始攻擊法輪功,從電視裏知道同修們都到北京上訪,二十日我乘去北方的火車也準備進京找說理的地方。邪惡像瘋了一樣根本就不接待,誰去找,惡警就抓誰。我在北京下火車望洋興嘆,遇上了黑龍江省五大連池同修,他們人多,在當時沒有身份證也住不上旅店,在師父點化下我想起了帶他們到腫瘤醫院附近租房住,到那後很順利的就租到了房。在幾十天內我們先後換了幾個地方住,又搬燕郊,從燕郊搬到北京西路園,北京大法弟子聯繫租房,租門市樓房,一切費用都是北京同修幫助解決的。因為住的人太多,不長時間就被當地警察發現,我們四十多人全部都被帶到良鄉看守所。

在良鄉看守所呆了半個月,一天下午通知我們伊敏三個人出來等著,有人來接。我們出來後被沒收的包都讓惡警們檢查了無數遍,可我接過打開一看裏邊有一本《轉法輪》,我當時眼淚就下來了,知道是師父為咱留的,讓咱們好好學法,師父為我們做的太多了。

我們三人被內蒙古駐京辦事處負責人帶到辦事處,不讓我們出院,有專人看著,不能隨便走,等地方公安來接我們。我們一想,被他們劫持回去也是沒自由,肯定被非法關押在洗腦班看守所。三人一商量等夜裏看守睡了我們就走(當時我們都認為不能被關押,而不是關押了就絕食)。當時我說太晚上哪找車,有一位同修說:「你不用怕,想走,師父保證派車接我們。」

夜裏二點多鐘看守睡了,我們三人就從二樓陽台往下跳,我是第一個跳的,在當時往樓下一看就想這麼高能跳下去嗎?就說求師父幫助,我手拉著繩子一點也沒怕,很順利的就下了二樓。樓下有三道把關,門衛都睡著了,順利的通過三道關口,出了大門一輛出租車正在門口等著我們。

同修們,師父每時每刻都在看護著每個真修者。從那時起,我對大法堅信不疑,就像師父說的,只要你修,我就對你負責。真是千真萬確啊。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21/1406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