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高碑店市白溝鎮富強路派出所入屋綁架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九日】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一日下午六點左右,四個不明身份的便衣開車突然闖入高碑店市法輪功修煉者崔鳳鑾家中,進屋像強盜一般到處亂翻。當時崔鳳鑾正在伙房和親戚張福珍說話,當時他倆並沒發現有人闖入屋中。崔鳳鑾的丈夫李增祥(不煉功)正在屋外哄著孫女玩兒,看到有人闖入屋中到處亂翻,急忙回到屋中,問他們幹甚麼到處亂翻?他們不但不理,反而又竄到二樓亂翻一氣,當時李增祥認為是強盜,上前阻擋他們。

兩個惡人就開始撕打李增祥,李增祥手腕被他們打傷,惡警用胳膊勒李增祥的脖子,差一點兒把人勒死,半天才緩過氣來。隨後惡人把李增祥硬綁架塞到汽車裏,這伙強盜,在李增祥的家中他們如此行兇,在多人的質問下,才知道他們這些便衣是白溝鎮富強路派出所的,說要搜查法輪功資料。不出示任何證件非法搜查,私入民宅,還動手行兇,真是無法無天。

這伙惡警翻了半天甚麼也沒找到,把崔鳳鑾家寫的「真、善、忍」鏡框抄走,在崔鳳鑾家串門的張福珍(法輪功修煉者),也被他們不由分說的塞進汽車,和李增祥一併抓到白溝鎮富強路派出所。

這時圍觀的群眾憤憤不平,說人都這樣了,你們還把人帶走?老百姓在自己家呆著,犯的是哪家的罪?都在指責惡警的行為,惡警又把110的人叫來說一會把崔鳳鑾也抓走。四五個惡警看著崔鳳鑾,崔鳳鑾不甘心遭到惡警的迫害,趁著惡警不注意擺脫了惡警的控制,現在仍不能回家。

崔鳳鑾的丈夫李增祥被非法關押到深夜,被惡警打的手和脖子都腫脹起來,在一旁訊問李增祥的警察找來創可貼讓李增祥貼上,對惡警的所為也心中不悅。李增祥家人怕遭到惡警的毒打,托人給派出所指導員鄭建濤送去2000元現金,才把人放回來。

而張福珍就因為是煉法輪功的,家人沒有送禮,十月十二日早上白溝鎮富強路派出所在孟凡良所長的淫威下把張福珍送往高碑店拘留所,企圖敲詐錢財。他把煉功的人當成發財敲詐錢財的手段,在高橋派出所任所長時就已經吃慣了甜頭。共產黨的警察在光天化日之下作惡,吃喝嫖賭,胡作非為,放著殺人放火的不管,專門欺負好人。迫害修「真、善、忍」的好人。這叫甚麼世道?不怪大夥說「過去的土匪在深山,現在的土匪在公安」。

在此,嚴正警告白溝鎮富強路派出所所長孟凡良、指導員鄭建濤和所有迫害法輪功的惡警們,必須停止對法輪功的迫害,無條件釋放法輪功修煉者張福珍,必須停止對大法弟子崔鳳鑾及其家人的騷擾,不要再為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賣命,停止對法輪功的打壓,否則天理不容。法輪功教人向善做好人,這是有目共睹的,你們也完全清楚,不要昧著良心幹壞事,不要把法輪功人的善,當作是對你們的懼怕,你們的所為是見不得人的,你們的行為是有罪的,你們的所為是骯髒可鄙的。不信咱們就擺一擺,看一看是你們的行為惡,還是法輪功的行為正。法輪功行的端,作的正,修「真、善、忍」何罪之有?

奉勸所有還對法輪功行惡之徒,趕快懸崖勒馬,擺脫邪黨的控制,不要認為上指下派就是對,做任何事都要對的起自己的良心,要同情善良,贊同「真、善、忍」,只有這樣才能免於被歷史淘汰的危險,爭取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