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九日】

師父,您好!
同修們好!

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大法弟子,由於對大法的認識跟不上正法的進程,不能從感性上的認識真正昇華到理性認識上來,跌跌撞撞的走到現在。回想自己走過的路,留下了很多遺憾和損失。從九九年七二零邪惡破壞大法開始,我多次被邪惡綁架,親身體驗到了舊勢力的邪惡至極,也深深的領會到修煉的嚴肅性。

「靜思幾多執著事 了卻人心惡自敗」(《洪吟》〈別哀〉)。我開始真正的審視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為甚麼總想否定舊勢力就是否定不了呢?比如:二零零三年大年初四,我在樓道發真相資料,被常人舉報了,兩個警察把我堵在了樓內,關鍵時刻,沒想到用神通把他們定住,而是用人的辦法哀求警察放了我,別抓我,結果被非法勞教三年。

痛定思痛,我為甚麼被綁架,三件事我每天都在做,為甚麼還破除不了舊勢力的安排?通過和同修切磋,看《明慧週刊》有關文章,結合法理我悟到,否定舊勢力的安排不是嘴上說說,或只是在表面模式的簡單表現,必須落實到實修上,比如:一思一念,一言一行,是否符合大法的要求,是否站在法上。當看到明慧上刊登的邪惡迫害大法弟子的消息、看到又綁架大法弟子時,這時應該正念更強,而我的第一念卻是怕,怕被抓、被迫害,怕吃苦,而且這種怕在凌晨表現嚴重,根本抑制不了,有時怕的不知如何是好,學法入不了心,發正念入不了靜,發真相資料也是膽突突的,好像到處都是邪惡,一不注意就會迫害我。

和同修切磋怎樣才能避免被迫害 ,也是就事論事,雖然自己也知道提高心性是根本的解決辦法,但是由於對大法的認識不夠,把多做三件事作為安全的保證,並沒有真正的從法中得到提高,由於心性跟不上正法的進程,故此做三件事也在強為之中,現在悟到提高心性的根本是多學法,學好法,時刻修心,修口,修意。大法弟子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都被舊勢力做了周密的安排,就要時刻在這些方面下功夫,破除舊勢力安排。要做到這些,就得多學法,學好法。

但是,如何能多學法,學好法,突破原來的學法狀態,也就成了關鍵,原來學法質量差,學法入不了心,靜不下心學,學法學的少,一天勉強學一講,還像完成任務一樣硬著頭皮看完。大法的真正內涵我很少看見,為了改變這種狀態,我主動找學法小組,集體學法,同修也主動的幫助我聯繫學法小組,幫助我提高,促進了整體提高。集體學法的好處實在太多了,如學法發睏時,當我一念法的時候睏意就消失了;當我惰性上來時,不想學法時,大家在一起學法時惰性全無;當我哪個字念錯時,大家一讀馬上就能糾正過來;我發現法中哪句話表面意思不明白時,說出來同修就能告訴我,甚至哪句法的內涵同修悟到說出時,對我也是個偏得,也是一個提高。特別是當我哪方面有漏,起執著心時,同修就會點給我,鼓勵我勇敢的突破它,我真的很感激同修對我的幫助。由於學法質量的提高,心性提高也就突飛猛進,對自己的一思一念,也有了新的認識。

比如:去年從勞教所剛回來時,由於怕心重,處處事事都多加小心,生怕再遭邪惡迫害,所以無形中,把免遭迫害當成做好三件事的目地了,自己並沒有意識到這種想法的可怕,當對法理的認識提高上來後,自己都震驚了,這不是把修煉當成了維護自己利益、保護自己安全的手段了嗎?多麼骯髒的一顆私心,同時,這也暴露出是以法為大,還是以自己為大,這不是根子上的問題嗎?師父領我們修成偉大的神,我卻固守著人的東西不放,師父說:「關鍵時我要叫你們決裂人時,你們卻不跟我走,每一次機會都不會再有。」(《精進要旨》〈挖根〉)師父一次又一次的給了我決裂人的機會,我卻意識不到,層次拉的越來越大,我被落的太遠了。我下定決心,必須在師父安排的修煉路上勇猛精進趕快跟上來,我決不能再被邪惡迫害到牢籠裏去了,我就是要在師父安排的在正常的社會生活環境中去修煉,去救度眾生,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

還有,從勞教所剛回來時,在睡夢中幾次夢見又被關進勞教所,在夢中我有正念往出走,往出闖,就是不在那呆;還有幾次夢中勞教所的惡警嚇唬我,我雖然在夢中沒發出正念鏟除 ,還是採取躲的這種常人的辦法,但醒後我馬上延長時間發正念,徹底解體干擾我的邪惡因素,否定舊勢力的安排。由於對法認識的提高 ,正念增強了,隨著正念越來越強,這樣的夢也就消失了。後來,我悟到大法弟子是主角,是未來宇宙不同天體的王和主,應該大法弟子說了算。而邪惡生命是要淘汰的生命,怎麼配干擾和迫害我呢!

由於這麼多年的牢籠生活,學法的時間太少,總覺的跟上正法進程還很吃力,心態還不是那麼穩,時不時有怕心和各種執著的干擾,同修看在眼裏,記在心上,主動找我,我又多參加了一個學法小組。這樣上午參加學法小組學法,下午又能參加另一個學法小組學法,一天最多能學三講,一般都能學兩講多。我現在雖然學法時很少有師父的明顯點化,但體會到在學法前不管心態多麼不好多麼不穩,學完法後頭腦清晰,心態平穩。由於學法的增強,怕心越來越少,正念越來越強。從而在講真相上也有了重大的突破。

我主要是以散發大法真相資料為主,以前一想出去做這些事之前,思想上總是有敢不敢去的鬥爭,目標只是停留在沒有安全門的樓道,因為那裏出入方便,覺的安全,後來由於學法的深入,我悟到越是難進的樓道,那裏發放的資料越少,那裏的世人更需要了解真相 ,我就要到那裏去多發真相資料。於是我就儘量找虛掩的安全門往裏進,開始時也想到遇到熟人怎麼辦?但是,很快我又從法理上理清,這些都是干擾,對正法的干擾都來自於舊勢力,師尊說:「講真相救度眾生, 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關鍵是做事時的心態別叫其鑽空子。」(《在2002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我是來救度眾生,別的甚麼也不想,邪惡就不敢來干擾,就不敢來迫害。這是我單獨散發資料心裏所悟。

可是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在開創當地證實法環境、揭露當地邪惡時,就需要整體配合,這又是一個境界的突破,因為我平時發資料是白天往樓道內發,我覺的很安全,可是集體揭露當地邪惡就必須在公共場所張貼效果好,震懾力大,這對我來講,又是行與不行的挑戰。同修看到我有怕心,就主動與我搭伴在公共場所粘貼資料 ,頭半宿我們兩人配合,我抹漿子她粘貼。開始在無人的小街上做,後來又到大道兩旁做,那時街上車輛很多,出租車來回走,出租摩托就停在各路口,街上有走路的、說話的,我有些緊張,心裏不停的發正念,眼睛不停的朝四週瞧,真怕碰上惡人和蹲坑的。同修看出來了,對我說:別緊張,來人咱倆就站著不動用身體擋著,誰也不知道咱倆在幹啥,同時發正念,咱們做這麼正的事怕甚麼呢!我一聽,心想也是這個理,但心裏仍在想,注意安全是沒有錯的,但礙於面子也就隨著她走。

這時走到法院、檢察院,門前有宣傳欄,同修叫我過去抹漿子,我也來不及想甚麼,抹就抹,用手幾下就把漿糊抹上了,她就一張一張的往上貼,這時我又開始東張西望,看見不遠的對面,一個出租摩托就站在路口,東張西望就是不往這瞧,路上的其他人也繞著這個宣傳欄在車道上走。我此時真是體驗到了慈悲之場的強大,邪惡根本就不敢靠近。這時我的心態穩多了,我倆貼完這個宣傳欄,又往公安局樓外的宣傳欄走去,這時,一個過路的中年女子,看見我們在貼東西,遠遠的就朝這邊一邊走一邊望,正好與我們擦肩而過,我倆微笑著瞧瞧她,她也善意的看看我們,走到我們剛貼完的宣傳欄前,藉著陰暗的燈光閱覽著。我們在這邊貼,她在那邊看,我瞧著她看的那麼認真,慈悲之心油然而生,眾生都在急著等著救度,從那一刻起,我再不怕集體粘貼資料。

還有一次,粘貼資料由於經常有人走動,而且離派出所不遠,我們幾個人一邊走一邊粘貼,有幾個同修快做完了,看見我們幾個才粘了幾張,他們就坐在道旁的石階上幫我們發正念,看著我們做,我們幾個一看還有甚麼怕的,那種慈悲之場又出現了,心裏很坦蕩,那一天我真的沒做夠。就這樣,每個邪惡認為的敏感日,我和當地的同修都敢於走出來。有時掛條幅,有時發資料,有時貼不乾膠等,震懾邪惡。

有一次,同修下鄉發資料問我去不去,同修說不要勉強,心性得到位,我沒吭聲,心裏呯呯直跳,怕心一下子又起來了。因為本地同修有兩次去農村發資料被綁架,我心裏對去農村發資料膽怯。回到家我思想開始鬥爭,是去還是不去,去覺的很危險,不去又覺的這是救度眾生的好機會,不想錯過。這時我心裏有一念,學法吧,如果學法後心態平穩我就去,心裏不穩就在家裏給他們發正念。

就這樣我學了一天法,並且每個整點都發正念,延長時間清理自身空間的邪惡干擾,清除外來干擾,清除怕心干擾,漸漸的我覺的我的心態越來越好,我覺的下農村去發資料沒有問題,我就去找同修,說我也去。同修說「心性到位了」,不過今天由於其它原因不去了,你有這一念師父一定會給你安排的。

果然,沒過幾天 ,又去同修家,同修說,你來的正好,你馬上準備一下,咱們打車去農村發資料,突然的決定並沒有使我產生動搖之心,毅然隨同修前往。只不過在走出家門時發出了強大的正念,我去那裏救度有緣人,絕不允許邪惡干擾與迫害的,即使有漏也是我在修煉中要修去的,也不是邪惡用以迫害的藉口,我就是要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邪惡安排,我就是走師父安排的修煉路。

在車上,我在一直發正念,清除所到鄉村在另外空間的一切邪惡。來到鄉下與這個鄉的同修分成幾組,到鄰村去發放《九評》和真相小冊子,我們這組拿的資料最多,我們順順利利的做完了,而其他幾組碰到了不明真相的人舉報,鄰村出來一夥人拿著大棒子追他們。但是找他們沒有找到,他們從莊稼地安全脫險。

回來後使我站在法上悟到,甚麼是最安全,那就是,正念要強,要發出神念,正念正行。我又一次感到了大法的神奇,師父的慈悲,體會到了境界的昇華,感受到修煉中的以苦為樂。又一次驗證了多學法、學好法的重要性。真的體會到了師尊教導我們的「學法不怠變在其中 堅信不動果正蓮成。」(《洪吟(二)》)法理的內涵。

前些日子,省公安廳派來我市二十多名惡警,蹲坑非法抓捕多名大法弟子,並揚言在二零零八年前轉化本市所有的大法弟子。邪惡來勢兇猛,不少同修又躲在家裏不敢出來了,而我們這兩個學法小組的同修正念都很強,就像沒發生甚麼事一樣,正常做著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同時把揭露本市邪惡的不乾膠貼在了公安場所和家屬樓道內,我們悟到,這是目前我們迫切要做的事,震懾邪惡。決不允許邪惡再這樣瘋狂下去,我們要加大密度發出強大的正念解體一切邪惡。

回首這一年多的修煉路,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在大法指導下,在同修的幫助鼓勵下,突破了怕心的干擾,突破了自我觀念的障礙,坦然的走到了現在,從中我悟到,一個修煉人,真正走好師父安排的修煉路,就要重視學法,多學法,學好法,最好是參加學法小組集體學法,注意自己平時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一舉一動是否在法上,這很關鍵,比如當邪惡氣氛壓下來的時候,我的第一念是甚麼?如果不是站在法上,那就趕快把它排斥掉,不能順著它想,這時如我的正念不足,心態不穩,解決的辦法就是學法,再一點就是重視發正念,我心態不穩時,起執著心時,馬上靜下心來延長時間發正念,效果非常好。這也是我體會到師尊講的:「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精進要旨》〈排除干擾〉)在我身上的真實展現。

這是我第一次往明慧網上投稿,也是我第一次在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上投稿,總覺的自己修的不好,沒啥可寫的,在同修的鼓勵下,突破了人的觀念的障礙,才寫出來。寫的比較亂,很多悟到的法理表達不出來,能否從破除邪惡中走出人來,千言萬語彙成一句話,那就是看信師信法的堅定成度,我今後一定要堅信師父,堅信大法,走好以後的修煉路,突破人的觀念修成神。

層次有限,不足之外,請同修慈悲指正。

(第三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