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身經歷的元神不滅的故事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十八日】一九七七年元月,我單位一個與我十分友好的朋友封應才,因患狂犬病去世。

幾天後的一個晚上,他居然同生前一樣到我家中找我敘談!當時約深夜兩三點,我在朦朧的睡眠中見他走進我的臥室,站到我的床邊叫我。我很清楚,吃驚的問道:「老封,你不是死了嗎?」他點頭答道:「死了,我們也是好朋友。」我問:「你死了怎麼能到陽世間來呢?」他說剛死的人有幾天假。我問他在陰間幹甚麼,他說當判官。我想起唐太宗遊地府的故事,問道:「不是只有一個崔判官嗎?你怎麼也當判官呢?」

他笑道:「有各種判官,就像陽間機關裏的辦事組一樣,崔判官是組長,我們是辦事員,但也叫判官。」原來如此!我又問:「有沒有工資?」

他搖搖頭。我說:「那你們吃飯伙食錢哪裏來?」他說他們不吃飯,接著說:「現在就是沒錢用。」我說那怎麼辦?他說:「你叫我家人燒點紙錢給我。」我說:「現在反封建迷信,哪裏去買紙錢呢?這樣吧,我在五七幹校做木工時,用過的半園鑿還在,駝鑽手鑽也有,我將一疊紙中央鑽眼,然後用圓鑿一邊鑿個半圓,就和紙錢一樣,燒給你好嗎?」

他笑著搖搖頭說:「那不行,那樣就像陽間的偽造人民幣一樣,查出來要下油鍋的。」我說那怎麼辦?他悄聲說:「我家有個錢鑿,我用麻袋包著,用尼龍繩捆著,放在舊的木大衣櫃頂上,只有我和內人知道。你叫她打些錢紙化給我。」我說記住了。接著他拉我到外面去玩。我說你已死了,我不同你玩了。他就來拖我說「去了!」我掙脫他的手大喊一聲「不去!」就醒來了。接著聽到一根撐門的木棍掉到地上。我醒後大叫「嚇死我也!」

第二天我到他家,他愛人是印刷廠工人。我把夢講給她聽,她開始不承認有錢鑿,顯然是怕傳出去挨批鬥。我便搬了張椅子到老封說的地方,爬上去一看果然有錢鑿。她說:「這錢鑿沒第三人知道,他居然告訴你了,讓我來吧!」

過了兩天,我和老封的家人去他墳前化錢給他,默念道:「老封,你可不要再來嚇我了!」自那以後,我再也沒有夢見過他了。

那時共產惡黨天天行惡,無神論橫行天下,宣揚此類「迷信」者,就是「殺,關,管,任你選」的處罰。我還是告訴了許多朋友,但他們也不過一笑置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