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榮心的教訓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二日】在生活中,我的虛榮心有時被隱藏的很深,甚至已經「習慣」了,感覺不出來了。包括每天「不化妝不出門」這種過份注意自己的言行和擔心自己給別人的印象,甚至很怕別人不喜歡自己,怕人說,怕聽不好聽的,等等。

剛進入大學時功課很忙,疏忽了學法,煉功。忙起來發正念都會溜號,其實這都是舊勢力製造的假相,利用「忙」阻撓我修煉。一開始,我覺得要盡力做好自己的工作,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狀態。但是其中加進了事業心,自己卻沒有察覺,甚至用師父的講法斷章取義的為自己開脫,這是個非常不好的心。上個週末,為了完成一個調查報告,由於是這個學期的第一個大作業,我做的很用心,沒日沒夜上網找資料,排版,連學法都忘了。這還不說,更糟糕的是我的出發點,我的心態沒在法上,不是想著盡力做好本職工作證實法,反而是為了爭第一,想引起教授重視,為了和其他華人同學拉開距離,證明他們不如我聰明,爭鬥心、虛榮心、妒嫉心等等亂七八糟甚麼心都有,現在想想對當時自己的狀態之差都覺得不可思議。

作業交上去了,我心裏覺的很有底。作業是我第一個完成。然而教授一看就說不行,底色不對,基調不對,排版錯了,好像甚麼都不對。反正這個我花了一整天功夫完成的作業得到的是「必須返工」。另一項作業共二十多份,我的作品放在中間,教授只翻了最上面做的比較粗糙的幾個,就十分不滿,很生氣,狠狠的把全班都教訓了一通,說的很重,說我們學習態度極其糟糕。其實通常,這個教授是出了名的和藹。

當時我就覺得不對勁。儘管這不是僅僅針對我一個人,感到「委屈」的也不僅我,然而,我想這決不是偶然的。修煉中碰到任何事情都是有原因的,這事就是對著我來的。為甚麼呢?我做作業時的心態和一個修煉人差了十萬八千里,結果能好嗎?

本來,修煉大法賦予我的智慧、理解能力是超常的。但是常人心一起,而且還是些非常不好的心,於是被鑽空子了,適得其反了。其實在做作業時心態不對,我自己也知道,但就是沒有去以強大的正念抵制,放鬆了自己。

我想起師父在《在澳大利亞法會上講法》中回答學員有關虛榮心的問題時說,虛榮心是情。「你喜歡別人說你好,你喜歡別人表揚你、誇你,你喜歡別人尊敬你,任何有損於你形像的事情你都怕,產生了這種心理狀態,就是虛榮心,執著嘛。人愛面子的心哪,也是很強的。其實放下心來,別帶有那麼多的包袱,修得會更快。」

甚至,我常常居高臨下,儘管還覺得自己很熱心,很盡力的幫助同學,但在講解時往往帶有顯示心,心裏有時會冒出看不起他們的念頭,覺得他們很幼稚。在矛盾中,我們是不該和常人一般見識,但決不等於看不起別人。我們修「真、善、忍」,我的善在哪裏?

師父在《法輪功(修訂本)》中講到嫉妒心時有這樣的描述:「有嫉妒心的人看不起別人,不允許別人超過自己,看到別人比他強他心裏就失去平衡,受不了,不服氣。」在《轉法輪》中師父說:「妒嫉心這個問題很嚴重,因為它直接牽扯到我們能不能夠修圓滿的問題。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煉的一切心都變的很脆弱。這有一個規定:人在修煉當中,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絕對不得正果的。」

所以儘管自以為一直在實修,其實心性上的漏洞還是相當的多。以前老是不當回事,覺得這些不重要。然而我們應該懷大志而拘小節,否則小漏就會被放大,從而影響整體。

在這個特殊的歷史時期,在正法的最後階段,我們是要在常人中各方面都做好,做個好人,但是卻要把握好。做好常人中的事,是展現大法的美好,給世人留下正確的道路,而不能被舊宇宙為私的理牽著,頭腦中一旦有邪念符合舊勢力的理,它們就會找理由鑽空子。

個人淺悟,不當之處,敬請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