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前拒收禮金


【明慧網2006年1月30日】在修煉前,我家的經濟一直很緊張,我視錢如命,省吃儉用,想方設法攢錢。1996年修煉法輪大法後,逐漸修去了利益之心,生活工作條件反而越來越好,使我有較好的經濟條件辦家庭資料點,講清真相,證實大法。

現在中國賄賂有權的官員、工作人員成風,在審批項目的工作崗位,想做一個清廉的人真難。每到逢年過節,申請到項目投資的單位,都要給政府審批項目的工作人員送禮金。據我所知,送給有權的普通工作人員多則500元,少則300元,對於像我這樣的工薪階層每年能收到3000元至6000元不等,是我月工資收入2到4倍。如果收下的話,近三四年也能收上萬元。但每年在工作非常繁忙的情況下,我卻為拒收禮金要做大量的解釋工作。

2002年前,由於沒有審批權,沒有人給我送禮金。2002年由於工作變動,我被安排到有審批項目權的工作崗位上。每到農曆新年前總有幾家單位送禮金,大多被我拒收退回。有一家基層單位領導怕我拒收他的錢,把現金卡放到我辦公桌上,一句話不說飛快的走了,卡上有500元現金。雖然我知道作為修煉的人不應該收,但一時難以退回,我就把卡上的錢用於消費,想以後有機會再退。當年把錢退回的單位,第二年就不再送了。當年沒有退回去,第二年就又送來了。師父對我要求很嚴,舊勢力也在虎視眈眈的盯著我,不久孩子的眼鏡就被同學打壞,反覆3次,每次配眼鏡都要花200元到300元,真是得不償失。我知道不該拿的東西、金錢,被迫拿了,遭到了報應。

當我學到師父《精進要旨﹒修者忌》:「執著於錢,乃求財假修,壞教、壞法,空度百年並非修佛。」時,我想:是自己執著於錢,才會有人送錢給我。雖然不是我索要的,我也不會因有審批權索要錢財,但我應該堅決退回去。

決心下定後,師父給我安排了下基層調研的機會,我把兩年送的1000元錢當面退給基層單位。該單位領導萬萬沒有想到有人會退錢,不想收回。我說:「這錢我不能要,不是我的錢,收下會倒霉的。」對方說:「你是不是不想支持我們」,我說:「不論你們送不送錢,一樣會支持你們的工作。」我打消了對方的顧慮。對方還是不往回收,我說:「你不收回,我會從郵局寄回去。」對方看我態度很堅決,終於把錢收回去了,從此以後再沒有給我送禮金。

由於每年支持的基層單位和企業不同,2005年農曆新年前,一家食品企業領導給我送來300元購物券。我當著他的面打開信封,他說是單位老總感謝我對企業發展的支持,讓我自己到食品店選取喜歡的食品。我感謝企業老總,我說:「心意領了,但購物券不能收。」他說:「你不收,我回去不好向老總交待。」我說:「如果我收下,我會把錢寄回去。」他說:「那我更不好向老總交待。」在交往中,他知道我是修大法的,問:「是不是因為修大法你不收?」我說:「你說對了,修大法的人,是講真、善、忍,不是僅僅說一說,而是實實在在要做到。有人無中生有,誣陷說我師父斂財,他的弟子做的很正,謠言就會不攻自破。如果你們老總不理解,你告訴她,我是修煉大法的不能收,她不會怪罪你。」這位企業領導經常出國,國外大法弟子送給他一本《轉法輪》,他不敢要。我告訴他,再有機會一定要看《轉法輪》,他高興而去。

2005年年底,我外出學習,不在單位,沒有審批項目,我心想終於不用再為拒收禮金而苦口婆心,但只要我在這個工作崗位,就會有人送禮金。有幾人分別把錢送到辦公室,我告訴他們不能收,讓他們拿回去,同時告訴和我在一起工作的新學員,我是如何拒收禮金的,讓新學員和我一起拒收禮金。

2006年農曆新年前,又有一基層單位領導利用開會,給我所在單位的領導和有權的工作人員一一打點送了禮金,把我叫到他們所住的房間,插上門,大有不收不讓出去之意,把一個信封遞給我,說:「過年了,一點心意。」我看也沒看信封,已經知道是送錢的,說:「心意領了,但不能收。」對方說:「你不收,是不是看不起我們?」我說:「不是。許多單位都送,我都退回去了。是我福薄,不該拿的東西拿上,會倒霉的,你不希望我倒霉吧?」對方說:「你既然這樣說,那就不勉強了。」

在工作中,我熱心為基層、為群眾服務,許多基層單位為了感謝我對基層工作的支持,借過年之機,給我送禮金,被我一一拒收。

又過了一兩天,一個企業總經理助理、法學碩士為了感謝我對企業發展的支持,給我送來了購物券。我還是看也沒看,就告訴他我不能收。和我在一起辦公的新學員見有人給我們送禮,明白不能收,也不想收,說有事迴避走了。總經理助理告訴我,許多人曾暗示或明示讓他送禮,不送就辦不了事。我說:「不管你送不送禮,該支持的一樣會支持,而且不收禮會做的更好。」他以為我不收小禮會給他找更多麻煩,說:「我們企業是開飯店的,如果要求打折,我只好自己支付,還得告訴你是給你打折。」意思是我要收下購物券,他就不用擔心我會要求打折了。我說:「暗室虧心,神目如電,我不能收。」他告訴我,「你們的上級單位長期在我們開的飯店吃喝。」他按他的社會經驗和邏輯猜測,我既不要購物券,也不打折,一定是要白吃白喝了。為了徹底打消他的顧慮,我告訴他:「我是修真、善、忍的,我不能收。」他不解的反問我:「國家不是不讓修真、善、忍?」我一邊發正念,清理他身上的邪惡因素,一邊說:「修真、善、忍有錯嗎?我認為對的,我就會堅持。」他終於明白了我不收禮金的原因是為了維護大法,他說:「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我說:「對,就是這意思。」他說:「你的境界真高!我過去也非常討厭送禮這一套,我也在政府部門工作過,不送禮就不能提拔。即使工作的再好,也沒有用,我一氣之下就考了研究生,畢業後就到私人企業工作。但是現在無論走到哪,如果不送禮,就辦不成事,各部門都是這樣。而你卻加班加點為我們服務,真讓人過意不去。」我說:「為企業、為百姓服務,是我的職責,我應該做好。社會環境不好,許多官員索賄,這我都知道。不過物極必反,否極泰來。從我做起,從現在做起,每個人都管好自己,就會化解惡緣。我身邊已有許多人在做好人,大家都能以善待人,把這種善由一個人傳遞給另一個人,就會越傳越廣,社會風氣就會好轉。」他忐忑不安的、高興的把購物券收回走了。

看著他遠去的背影,我想起了師父的《香蓮》:「淨蓮法中生 慈悲散香風 世上洒甘露 蓮開滿天庭」。是偉大的師父,讓我從一個沒錢愛錢的人修成一個小富而有德的人,並利用農曆新年拒收禮金,給常人講清真相,樹立大法弟子的威德,再一次感謝師父的慈悲苦度。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