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權強姦 沆瀣一氣

看中共如何應對曝光河北強暴案


【明慧網2006年1月20日】河北省涿州市東城坊鎮派出所警察強暴法輪功學員事件曝光後,受害人劉季芝女士、證人汪賀林先生和瞿文亭女士,勇敢的揭露事實真相。但是,中共不處置強姦犯,反而懸賞追捕受害者和證人,毫不掩飾的表現它的邪惡。

這些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居然在全世界注目之下發生。這到底說明了甚麼?

我們首先看看罪犯的表現。警察何雪健2005年11月25日連續強姦了法輪功女學員劉季芝和韓玉芝,他並不是像一般的強姦犯那樣背著人,而是大白天在公安派出所內,當著另一個警察王增軍的面大搖大擺、明目張膽、光天化日下行惡;在其行暴之後,他並沒有逃匿、自首、害怕等任何知罪的表現,而是照舊上班,「繼續他的日常工作」,甚至還要對受害者各罰款3000元之後才釋放她們!對這種令人髮指的罪惡,他毫無任何顧慮之心,說明他根本就沒把強姦法輪功學員當作犯罪,也絲毫不擔心將面臨甚麼法律懲辦。

另外,從目擊何某強姦的王增軍熟視無睹的情況看,絕對不是何某一個警察不把強姦法輪功學員當作犯罪,而是警察們的共識!如此,沒有中共從上到下對法輪功的滅絕政策,怎麼會有這樣一幫拿犯罪不當回事的禽獸警察?

我們再看看案子被曝光後中共當局的應對。在強大的國際輿論譴責的壓力下,強姦犯何雪健雖然被逮捕了,但始終看不到任何積極的進展。熟悉中共掩蓋自身罪惡的一貫手法的人們以為,中共又要故伎重演,拿何雪健當替罪羊,把嗜血成性的中共罪惡和其黨整體的犯罪歸咎成「個體行為」,從而掩蓋中共對法輪功無所不用其極的迫害。善良的人們不會想到:它放著罪犯不予懲處,卻在懸賞抓捕受害人和知情證人!這能說它有任何對侵害法輪功學員的案件做公正處理的誠意嗎?根本沒有!

其實,這種抓捕受害人和知情證人的做法,河北警察強暴案並不是第一例,而是中共過去幾年裏迫害法輪功的慣例,「廖元華案件」、「魏星豔案件」、「高蓉蓉案件」無不如此。

原湖北省武穴市農業局紀檢書記廖元華,在湖北沙洋范家台監獄遭受了近三十種毒辣殘忍的酷刑折磨:如火磚炮烙、架飛機、毛巾蘸屎封嘴、四肢吊銬推「盪秋千」、鞋底打面部抽耳光、辣椒糊塗眼睛、頭撞牆、不許上廁所、不讓睡覺、注射不明藥物、野蠻灌食、將藥瓶塞進肛門再踩出來等等。廖元華出來後,以模擬的方式再現自己所受的折磨,並把酷刑演示照片公布於世,揭露迫害。面對揭露的酷刑,中共沒有去調查兇手,而是一面以「假照片」的藉口百般抵賴,一面用更殘酷的酷刑再次折磨廖元華,並強制他公開承認「造假」。

重慶大學高壓直流輸電及仿真技術專業碩士研究生魏星豔女士,因為拒絕轉化,2003年5月被白鶴嶺看守所惡警當眾強姦。案件曝光之後,魏星豔本人失蹤,揭露案情者被判刑,魏星豔所住的重慶大學女生宿舍樓整個一層樓的女生全部不知去向,重慶大學的網站立即刪去與直流輸電及仿真技術專業相關的所有內容,官方拒絕承認魏星豔的存在。

瀋陽魯迅美術學院的高蓉蓉,在2004年9月被瀋陽龍山教養院惡警唐玉寶用電棍電擊臉部長達七小時,嚴重毀容。在善心人士幫助之下,她逃出虎口,公布了她那令人心碎的被毀容的照片。面對全世界一片譴責之聲,中共絲毫沒有收斂,卻由羅幹親自下令組成「專案組」,動用強大的資源,不惜代價重新綁架了高蓉蓉,重判幫助她的善心人士,並於2005年6月16日將高蓉蓉迫害致死。

這些案例表明,在邪惡暴行曝光之後,中共的第一反應就是報復,而無一例外的做法就是立即報復所有當事人、知情人,終止所有繼續揭露的可能,再更加隱秘的實施迫害,力求當事人、知情人改變說法。中共總在指望,一旦受害者身體或精神上無法承受更加殘酷的折磨,就可能成為中共抵賴惡行的工具。如果受害者堅定不移,邪惡無計可施,不能達到讓受害者為它們「消除影響」的話,它就會讓當事人失蹤、入獄,甚至殺人滅口,以求「死無對證」。

這次河北警察強暴案也是這樣。惡行曝光後,中共無意真正的懲辦兇手,因為惡警何雪健的強姦惡行,完全是其黨「對法輪功想怎麼整就怎麼整;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國家恐怖主義滅絕政策的表現;反之,中共懸賞抓捕受害者和知情證人,用意也是不言而喻的,那就是要封住所有人的口,繼續維持對法輪功的邪惡迫害。

但是這一次,中共掩蓋其打手罪行的卑鄙行徑沒有得逞。因為,受害者劉季芝女士,在痛不欲生的情況下,能夠堅定的活下去,連續在媒體上勇敢的揭露迫害,曝光中共及其打手的邪惡;同時,一起被非法抓捕的汪賀林先生和瞿文亭女士也公開作證,徹底曝光派出所裏惡警的暴行和中共繼續迫害受害人、試圖掩蓋強暴真相的行徑。

劉季芝女士2006年1月14日公開呼籲:「兇手不只是一個小小的何雪健,其它凶犯還逍遙法外。兇手不法辦,法輪功一日遭迫害,我就不可能平安回家。因此,我決心繼續揭露迫害,同時也希望曾經給我們支持和聲援的海內外朋友們繼續支持我們,在世人的注視和譴責下,壞人就不敢再繼續迫害好人,在持續不斷的嚴懲呼聲中,真兇才會最後歸案。只有還法輪功一個公道,我才能堂堂正正的回家!」

其實,只有還法輪功公道,嚴懲所有像何雪健這樣的邪惡打手,每個人才能安全。因為,由何雪健這樣的邪惡之徒充當社會安定的保護者,由東城坊鎮派出所這樣的警察群體負責社會的安全,誰能夠得到真正的安全?一個把公開強姦婦女不當回事的執法群體,隨時都可能對所有人犯罪,其實它就是個中共授權的犯罪團伙。而中共要想對法輪功學員這樣的善良者實施迫害,要想滅絕「真、善、忍」信仰,只有利用這樣的犯罪團伙。

從河北警察公開強暴法輪功學員一案可以看出:鑑於中共不擇手段的迫害善良的本性「需要」,它絕不會真正的清除直接迫害法輪功的邪惡打手們;公然強暴婦女已經成為中共授權的迫害手段之一;想方設法封住受害人和知情證人之口,是它迫害政策貫徹執行的一部份,為此,它可以不擇手段,甚至殺人滅口。

過去六年多的迫害歷史表明,中共無法無天的暴行,絕對不可能自行停止,甚至在該黨消失的最後一刻,它也不會表現出一絲一毫的善意。這是它的邪惡本性決定的。但是,對善良的迫害,傷害的絕不僅限於法輪功學員,殃及的是整個社會。為了每一個人的美好,人們必須明確的遠離邪惡,拋棄中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