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佳木斯市勞教所殘害大法弟子的罪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1月11日】我因堅定修煉法輪大法,兩次被非法勞教,各3年,一直被非法關押在佳木斯市勞教所女隊,親眼目睹並遭受共產惡黨的殘酷迫害。在中國只有暴力執政、腐敗、貪官和暴力使用權力,沒有和平,沒有人權,沒有法律,更沒有自由。

邪黨製造了這場舉世罕見、慘無人道的血腥鎮壓。惡警採取刑訊逼供,暴力取證,動用手銬、腳鐐、大背銬、電擊、警棒、坐鐵椅子、躺在床上銬、兩手一腳銬、蚊子咬、毒打、蹲踹腰、打大耳雷子、掐大腿裏子,電棍燙臉、坐小矮凳(一年、二年、三年的坐)、貫鞋底子、插鼻飼、打打笤帚疙瘩、看病、送精神病院、背警訓、碼床頭、喊操、曬太陽、走操、寫作業、寫週記、加期、搜身、搜經文、幹活、放天安門自焚影碟等等,每一個名詞都是一種刑罰和酷刑。惡黨製造了這萬古奇冤,犯下了滔天大罪。

下面是我親身經歷和親眼所見,揭露與世人,讓人認清惡黨真面目,儘快脫離其組織,走向光明。

曾和我被非法關押在一個監號裏的大法弟子中,有6名被迫害得離開人世,其中有:佳木斯市的王淑君,哈爾濱的劉桂華,七台河市的房翠芳,五九七農場的尹玲,佳木斯市的門小華、王東霞。同期還有男隊一個大法弟子因絕食插鼻飼、野蠻灌食,離開人世。還有一名30多歲的男大法弟子被迫害的奄奄一息,放回去以後,不久死亡。

一.奴工勞動 吃雞飼料 造假帳

1999年11月第一批大法弟子被非法關押進勞教所,看到的是陰森淒涼的勞教所。惡警用電棍強制大法弟子挑紅小豆,出口賣錢。200斤的大麻袋,4個人抬上案子,沒黑沒白的幹。早上不到7點,坐在大案子旁邊,一直幹到晚8點、10點、12點多,並伴隨著打罵,拳腳相加。

每頓吃的是「3215雞飼料」,渴了喝地表層機井大涼水。做的乾糧拿不成個兒,甚麼菜都沒有,連東北的鹹菜都沒有。吃飯時,喝的是清水湯,沒一滴油,放點鹽就不錯了。

當時,惡警劉洪光任女隊大隊長,惡警關德君任主管學員的副所長,惡警趙××任所長(現在任佳木斯政法委副書記)。他們不但給大法弟子吃雞飼料,劉洪光還告訴食堂的刑事犯編造假帳,登記每月用了多少油,多少大米,多少白麵,多少肉等等,那時每月每人連10元錢都花不上,劉說賣小豆給職工開資還不夠呢。

因吃那種雞飼料,沒營養,裏含添加劑,骨粉甚麼的,人面色蒼白,瘦弱無力,幹不動活,規定每人每天挑200斤小豆,實際每天連100斤也挑不完。

2000年某月,經劉洪光收進200袋發霉的麵粉,當時吃了18袋,吃的很多人拉肚子,吐,舌頭有辣味、發麻,頭暈。當時找到劉,他說不知道,後來怕出人命,怕曝光,拉走調換了。這種發霉的帶有黴菌的麵粉,白白送給誰,餵豬都沒人要,可惡警就給這些大法弟子吃。

二.毆打

大法弟子絕食、抵制奴役、學法煉功,遭到毒打。惡警將大法弟子所有的大法書全部搜走。因不能學法,大法弟子要求給書,絕食、拒絕幹活、背法煉功。惡警讓食堂做肉包子等引誘大家吃飯,不吃就打,不幹活打,煉功也打。

管理科的惡警科長徐××幾年來油水沒少撈,壞事沒少幹。他夥同關德君等十幾名惡警開始毒打,關身為副所長,大罵大法師父,瘋狂吼叫:給我打!徐××用皮帶,啪!啪!!猛抽伊春大法弟子付麗華的臉,連抽20、30次,直到他打累了,才放下了皮帶。在場的人都驚呆了。

還有一名可能是華川的大法弟子坐在水泥地上,冷不防被徐一腳踢在心口上,當時昏倒在地,抽搐了很長時間。衛生所的一個女的還說,她裝的!別管她!

管理科的惡警大偉一腳將代小玲從後面踹倒,然後一腳踩在她的脖子上,一腳踩著她的胳膊,大罵大法弟子,猖狂至極。

伊春市的程秀春被徐一腳將肋骨踢斷,當晚疼的不得了。第二天去佳木斯中興醫院拍片,明明是右肋骨折,報告卻寫的左肋未見異常。程整天痛的厲害,惡警不管大法弟子的死活,和中興醫院串通一氣,迫害大法弟子。

宋秀雲是雙鴨山的教師,被惡警用警棒將小臂打骨折後,不管,現宋已殘。

2000年3月絕食期間,一名華川的女教師,被7、8個男惡警毒打,並用電擊,揪頭髮,當場打昏死過去,後被惡警抬上車(佳市120車送的),整整搶救4個來小時,一直不省人事。待醒來後,一直雙眼看不清東西。幾個月的時間,吃、洗、上廁所都得有人照顧,她一聲不吱,只是絕食。

密山的大法弟子,原來是機關公務員,因不出賣他人而被非法勞教3年,慘遭惡警10來個人毒打,把她的頭髮揪下來一大把,有鴨蛋那麼大一塊,一根頭髮不剩,全露頭皮了。我親眼看見管理科惡警大偉告訴刑事犯說:「快把這頭髮扔了,別讓人家看見。」

(三)蹲小號

2000年11月,有幾名男大法弟子正念脫離了邪惡的勞教所,其中一人被抓回來,鎖在女隊一樓小號裏。那間小號身體站不起來,底下是溝槽式的便池,上面橫放一塊板,板上放一塊磚,人只能坐在磚上。該男大法弟子幾次被帶到專屋,專人審訊:讓他說出怎麼計劃的,出去和誰聯繫等,不說就用大電棍。淒慘的叫聲不堪入耳。後來網上出現了大法弟子越獄的消息,震動了惡黨中央和各省市,乃至全世界。勞教所想利用法輪功發財,騙取省裏撥款,想晉升為部級勞教所的美夢破滅了。

鄒賢寶是省勞教局副局長,他操控勞教所,想利用迫害法輪功青雲直上的幻想破滅了。他給勞教所出點子,下命令,向各地索要錢物。2000年鶴崗給佳所送過來15個男犯人,還有很多煤;雙鴨山每年都給一萬元現金;雞西也給現金和物品。這些迫害大法弟子的惡警從中利用迫害法輪功收斂財物,陸續遭到懲罰。

當年所長趙××、副所長關德軍、副所長侯××、紀檢書記張益鋒在迫害大法弟子時,從中大肆貪污,等等這些人早已被調離勞教所。

何強,男,47歲,手段毒辣,凶殘無度,任女隊大隊長。惡黨十六大之前,何到省裏開會回來說:「打死幾個法輪功沒事,省裏有指標,槍桿子裏出政權,全省各地都這麼幹的。」

劉亞東,女,37歲,是素質差又沒能力的惡警,當「轉化隊」隊長。所有進來的都經過她手戴扣子,沒人性。

四.大背銬

大背銬是一隻手在肩上往後拽,一隻手在腰部往後拽,兩手在後背對一塊,扣在鐵床裏邊的橫樑上,人不能坐、不能躺,只能半懸在地上。床距地面半米多高,身子向下滑,整個身子重量全擔在兩隻手上,一會汗水濕透了頭髮衣服。

胡啟力、費金榮、趙娟、程漢波、王玉紅等等都一直戴七八個小時,銬子銬得刺骨疼痛,身子下墜拽大臂大筋。

五.床上銬

劉亞東用繩子將馬曉華胸和腳脖子綁在床上,不能動,並將手腳都分別銬在床上,撤掉床板,只留下一塊板。後來馬曉華腰部損壞。

六.後背銬

將兩手背後,銬在鐵床邊。馬曉華、代麗霞、程漢波、費金榮等八人同時被毒打後,又被用後背銬。人坐在地上不換樣,不許動,23天不讓洗漱。費金榮被扣了31天,其他人25天。這些大法弟子日日夜夜都被扣著。惡警劉亞東、李秀錦把費金榮的耳朵打穿孔。

七.加期、搜經文

惡警不僅在肉體上折磨,平時每週搜一兩次經文:搜身、翻包、拆被褥、發現經文就加期。2004年平均每個人都加三個月左右,這是一種軟刑法。八中隊加期,是劉亞東、李秀錦、孫卉幹的。

八.抽血

2005年的一天突然宣布抽血。大隊找來了魏東等男院惡警,手拿電棍,不抽血就打。當時馬汝俊就是不抽,被魏東一頓打,拉出來,扣在鐵椅子裏,雙手鎖上,強制抽血。其他人不同意抽,都強制由衛生所劉樹彬、李雪娜抽血。

九.簽幫教協議

2005年3月2日,從男隊調來一部份惡警,拿電棍和扣子,由惡警張小丹、孫卉拿著事先準備好的協議書,不同意簽的就上扣子。

當時很多人受電擊,用警棍毒打。蘇豔華被警棍當場打昏,醒過來被劉亞東扣在鐵椅子裏。蘇絕食,劉將她扣在床上不給被子,將床板撤掉。

十.大聲放「天安門自焚」光盤

電視被大聲放「天安門自焚」光盤,大法弟子費金榮將電視關掉。當班惡警和刑事犯出手就打,費金榮喊「法輪大法好」。她們將費金榮強行戴扣子,用膠帶纏住費金榮的嘴。惡警張小丹和劉樹彬給費金榮灌食,使她上不來氣,差一點憋死。她們扣了費金榮5、6天。費金榮多次戴扣子,手腳不好使,腰椎間盤突出,這次扣完,腿更不能走了。

十一.穿囚服

大法弟子馬汝俊、費金榮因不穿囚服,被帶扣子20天。費金榮被五次毒打,費金榮兩次撕掉牆上污辱師父字塊,撕掉她倆身上的字條,惡警圍攻毒打。她倆不停地喊「法輪大法好!」惡警李秀錦嚇得哆嗦,告訴已經準備好針線縫字條的刑事犯劉華等:回去,不縫了。

十二.經濟迫害

在勞教所任何一種規定,都是一種刑罰,哪怕是看病,劉樹彬等都要從中撈錢。惡警們強行看病,到佳中星醫院,事先劉和做B超的醫生串通一氣,不開收據。費金榮、王玉紅等人向他要收據都不給。費金榮300元,佟麗300元,閆喜華180元等等都進入惡警們的口袋,分贓了。費金榮出所時,惡警還向家屬索要2000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